初禾

码字的 微博:初禾雨上
乙腐通吃,不接受ky,不喜欢请右上角,这里谢过了

邻居的秘密 part.8

8

话是这么说,其实从这段时间的相处中,鹤丸知道三日月这人看起来一副老好人的模样,实际上特别聪明,说不定真的能找到什么好方法,拐弯抹角地就把事情解决了。

其实照片被盗也就被盗了,赔偿数目虽然不小,但总归是可以解决的,如果真去讨说法,人家肯定会倒打一耙,到时候自己在摄影界的名声可就毁了,以后哪还有公司敢用他。

金钱事小,可持续发展才是大,不是鹤丸不敢,而是他深喑这其中的道理,自毁前程这事他肯定不干,人在社会混,很多时候都要把牙咬碎了往肚子里咽。

所以一旦决定要去追究,那必须得有十足的把握,稍有不慎就会满盘皆输,鹤丸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这么信任三日月,放任他去全权解决。

 

之后三日月还是跟没事人一样经常往鹤丸这里跑,鹤丸没主动“召见”,他都不请自来,非常恪守他的本职工作,称得上尽职尽责。

那天的承诺就好像变成一纸空文,只是在鹤丸的暗中观察下发现三日月打电话的次数多了很多,这才决定暂时稳住公司那边,继续等下去。

 

三日月的电话里说了什么鹤丸根本不知道,终于第三天的时候三日月决定出去了,鹤丸从三日月临走时的表情中,隐约就知道他要去干大事情了。

三日月仍然一副淡定从容的样子,甚至还给了鹤丸一个早安吻。

 

他这么淡定,鹤丸可淡定不起来,让他乖乖在家等消息?那可不是他的风格。

 

鹤丸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一副纯黑的墨镜把他的上半边脸遮挡住,只露出一张嘴巴;一顶白色男士礼帽遮住他微长的头发;一件白色的风衣更是从头到脚把他包了个严严实实。

恩,这样看起来自己还是很帅的,如果再加上个手杖,那就颇有中世纪英国绅士的风度了。

鹤丸非常满意,主要是,穿这一身出去,恐怕连他亲爸来了都认不出。

 

三日月前脚刚走,后脚鹤丸就偷偷跟上了。

他这人就是好奇心太重,倒要看看三日月宗近有什么能耐让对方公司束手就擒,不奢求商品下架公开道歉什么的,只要能赔偿一定金额就好。

 

三日月走得不紧不慢,深秋的还是有点凉意的,一直走在季节前沿的三日月穿着一身深色的大衣,领口的毛毛将他的脖子遮了个严严实实,一张脸埋在里面颇有些畏寒似的,手上竟然还带着款男士薄皮休闲手套,手腕的地方仍然有浓密的毛毛,风一吹抖得非常好看。

 

他到底行不行啊……

鹤丸安奈住上前盘问他是去交涉还是去赴宴的冲动,偷偷地在后面跟着他。

终于再走了没多久之后,三日月停下了脚步。

 

鹤丸躲在墙壁后面向外环视四周,这应该是一个废弃的停车场,空间非常大,到处都破破烂烂的,墙壁都有点蜕皮。

虽然离家不远,但这地方很偏僻,风一吹,更觉得荒凉。

鹤丸本来穿得就少,这下冻得直想打喷嚏,好在别看他这人非常跳跃洒脱,其实定力蛮好,拼着力气忍耐了下去。

 

三日月一个人清清冷冷地站在破旧停车场中间,虽然穿得很厚,但看上去还是有点单薄,很冷似的将手揣在袖子里面。

按理说这一动作很有些老年人的做派,但三日月做起来却很好看,鹤丸忽然有一种想上前抱抱他的冲动。

 

果然还是害怕三日月吃亏,如今这社会可不好说,他就这么一个人在这儿等对方,简直是太没安全意识了,他以为这是干什么呢,别说万一人家带了一批打手过来,就是单枪匹马,也能把三日月这养尊处优的撂倒啊。

 

虽然脱了衣服的三日月看上去也很“厉害”就是了,但还是……

 

鹤丸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关键时候想到三日月的rou体,连忙摇头屏蔽,专心留意各个方向,以备随时可能出现的敌人,把手伸进衣兜里握住事先准备好的小刀。

三日月是在为他办事,某种程度上来说,又是“他的人”,他可不能让三日月出什么意外啊。

 

正想着,就见门口走进来一众人,晃晃荡荡的大概有五六个,清一色的白衬衫黑西服,只有为首的那个穿了一身非常骚气的紫粉色衣服,头发是挑染成橘色的杀马特发型,浑身上下gay里gay气的。

这人的身形在一群人里非常出众,鹤丸被他目测两米+的身高和充满肌肉感的身躯震慑到了,不禁握紧了手中的小刀,手心都感觉到了一丝汗意。

 

眼见一众人气势汹汹地朝三日月走去,鹤丸无奈地捂脸。

完蛋了看来对方真的找打手来了,明知道有些道理是讲不通的啊自己就不应该轻易地答应三日月,这要是打起来就算自己和三日月加起来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啊三日月这么好看一定会被吃馍干净到连渣都不剩……

算了不管了,总不能看着三日月挨欺负!

 

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雄心壮志,大概是被盗图还要看着“自己人”吃亏,鹤丸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地冲了出去,以一股强硬的姿态将三日月护在身后。

鹤丸冲他们怒目:“你们不觉得太过分了吗!”

 

“鹤丸?”

明显没料到鹤丸会出现在这里,三日月睁大了眼睛。

鹤丸握紧了小刀,坚定道:“我绝不会让你受到伤害!”

三日月惊讶了一下,随即明白了鹤丸的用意,表情慢慢恢复平静,站在鹤丸后面,露出了一点笑意。

 

为首的男人显然也没想到会突然闯出个这么个人,看着鹤丸一脸惊奇:“哇哦,这不是那天点你的那个小哥么,这是怎么个情况啊三日月?”

鹤丸一愣,就觉得这男人特别面熟,忽然想到自己当初去Galant是有见过这么一个人的,但那时候灯光太暗,又只是那么一瞬间,根本没有看清楚这家伙的容貌,只是这身段实在让人印象深刻。

 

还以为他是和三日月一伙的,没想到是个叛徒!

鹤丸更是怒上加怒,比划着笑道气势一点也不输认:“赶紧滚开,我疯起来可是要命的!”

“哇好怕……”

“滚!”

 

正在叫喧中,忽然手腕被人轻轻握住,小刀顺势就脱离了掌心。同时耳边一痒,三日月在他耳边温柔道:“别拿这个,小心划伤。”

 

这声音简直与这一触即发的气氛格格不入,鹤丸被三日月从后用在怀里,有那么一瞬间恍惚,瞬间杀气全无,一颗心苏苏的。

三日月笑着解释:“这位是岩融,他带着后面那些人来给你道歉的。”



----------------

三日鹤同人小说本《敌对关系》TB地址:戳我

三日鹤同人小说本《囚鸟》TB地址:戳我


评论(18)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