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禾

码字的 微博:初禾雨上
特会欺负鹤

【白起X周棋洛】与光 01

白哥X洛洛,虐洛虐白,慎入!!

接着14章开始写,八月份被打脸也顾不得了,就当平行世界

洛洛和女主是好友设定

主线副线约会等等等等记错的情节请提醒我谢谢!


1

周棋洛没想到自己还能睁开眼睛。

记忆中的最后一幕是自己随着那些黑衣人在崩塌的台阶一齐坠落,坚硬锋利的碎石砸在身上制造出大大小小的伤口,鲜血混着尘土让眼前的一切都看不真切,好像一切都随着坠落与他渐行渐远。

或许会就这么死去吧,周棋洛想。还好自己拥有那样一个隐藏evol——绝对命令,和主动吸引不同,前者是无意识发出,后者需要evoler主观控制。如果不是非常危急的时刻,周棋洛大概这辈子都不会使用。

周棋洛从没有一刻那么感谢这个能力,这让悠然暂时和危险隔离开来,那道门的后面,她能够没事的,她会没事的。

这是周棋洛最大的欣慰,他的好友悠然是坚强的女孩子,他从来都相信她,就算未来的道路上不再有周棋洛的陪伴,就算充满荆棘,女孩子也会坚定地向前走。

 

周棋洛缓了一会儿意识才逐渐清晰,暂且放下担忧,他快速的环视四周确定自己所处的位置。

这是一个昏暗阴冷的房间,灰黑的墙壁,大门紧锁,小小的窗户开在墙壁的高处,些微的光亮透过小窗投射进微弱的光柱,灰尘在光柱中跳舞,是这个房间唯一的鲜活。而自己此时坐在地上靠着背后的栏杆,双手被镣铐靠着高高地束缚在栏杆上面。

周棋洛试着动了动手臂,铁链碰触到栏杆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这一动也带动了原本麻木的神经,阵阵疼痛让周棋洛皱了皱眉眉头,他的衬衫和外套上都是血,黏在伤口上非常不舒服。

周棋洛是有点洁癖的,不过这时候他已经顾不得这些,这里熟悉的一切都告诉他,自己果然被带回了组织。

Black swan,从五岁开始就如噩梦般缠绕在生命中,早已和命运联系在一起的现实的梦魇,果然还不允许自己就这么死去。

不再是面对好友的带着笑意和纯粹善意的闪闪发亮,此时周棋洛湛蓝的眼睛里是少见的锐利和阴沉。手腕被铁链磨破,血顺着高举的手臂流进袖子里,殷红倒映在眼睛里,给冰蓝的眸子里映上嫣狞的颜色。那殷殷的鲜血犹如温暖的毒药,侵蚀着过往的那些温存的假象,恶意地提醒他。

提醒他周棋洛是逃不掉的。

 

沉闷阴冷的空气中,铁门被打开了,周棋洛闻声望去,一个身材高大,身披黑色外套的的男人出现在门口,男人在身后把门顺手带上,然后朝周棋洛走过来。

黑色的外套,黑色的手套和黑色的头发,好像男人浑身上下只有这一种颜色,加上他高大的身材,给人一种非常强烈的压迫感。

这是一个陌生的,却又分明存在于记忆中的人。到底是在哪里见过他,又是在什么时候呢?

鞋子踩在地上,在空旷的房间里格外突兀,周棋洛看着男人,精致漂亮的脸充满警惕,目光随着男人的逼近越来越阴冷。

男人在周棋洛面前停下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投下来的眼神冰冷没有任何温度。周棋洛疑惑不解,他不知道男人想做什么,他不喜欢这么被赤裸裸地看着,那种目光就好像在观察一个值得玩弄的动物,充满了对他人命运的藐视和主导。

周棋洛太敏感了,他太过在意周围的人和事,总是有意无意地留心,别人那些流露的或隐藏的情绪思虑,他都能够从些微细小的表情和举动中觉查出来。

他也不知道这样是好还是不好,正如现在,他感到一种及其危险的气息环绕在四周,而源头就是眼前这个人。

男人面无表情,刀削般的脸上笼罩着一层常年不见阳关的煞气与阴霾。好像欣赏周棋洛的表情是件非常有趣的事情,男人眯起眼睛,呵出一个气音。

好像悬崖边慢慢缩紧的绳子忽然绷直,周棋洛不由自主地握紧了头顶的栏杆。

他不知道这个人想要对他做什么。

男人蹲下来,朝周棋洛开口道:“周棋洛,很久不见了。”

周棋洛非常直接地说出自己的感觉和猜测:“可能我是见过你的吧,不过应该是很久以前了,那时候我多大?五岁吗?”

“聪明的孩子。”男人赞许地点点头,黑色的眼睛深且凌厉。他伸出手搁在周棋洛的头顶,抚摸他金色的头发,“这么多年过去,你都长这么大了。”

男人的语调同他的表情一样没有任何温度,低沉且平缓。周棋洛忍不住笑出来:“要不要说得好像离别多年的老朋友似的,难道这么多年,你不是一直在监视我吗?就算我从美国回到中国,你的监视也漂洋过海,无处不在。”

“果然被你发现了。”男人并不否认。

周棋洛不屑,“组织的伎俩太幼稚,三两下就露出马脚了,只是这些监视主体太多,就算我发现了也没有办法一个个击破,索性就不管了。”

“哦?”男人摇头,“难道那个网络黑客不是你么?”

 

偶尔,只是偶尔的情况下,周棋洛潜伏在暗地里,利用Key的身份击破BS组织的监视系统,就像一个恶作剧的小孩子,不造成什么威胁,却用这种方式告诉监视背后的组织,自己并不会坐以待毙。

很早以前周棋洛知道有人监视他,虽然那时候不清楚对方的目的,也不知道对方对自己有什么要期许,或是怕自己做出什么事来,但既然有人在他背后放了无数双眼睛,那他就有权利调查,这也是对自己的正当防护。

他不知道这种监视和十几年前的那个“孤儿院”有没有关系,在调查的过程中,他终于发现了其中的一些秘密,不过这些秘密对于现在的他来说都无关紧要,对他没有影响,也丝毫够不成威胁。他只要继续做他万众瞩目的明星就好。这些年他一直保持着不闻不问,偶尔提醒他们的状态,两方倒也相安无事。

只要不影响他,那么他就不在意。

只是前些日子的频繁的evoler暴走,让周棋洛知道这个组织终于要全方位展开行动了。

他做了一件足以让他万劫不复的决定——

他义无反顾地站在了好友悠然的身边,站在了监视者的对立面。

 

就像恶作剧的小孩子被发现,周棋洛的目光从男人身上移开,别过头去望着灰黑的地面抿着嘴,薄薄的唇角抑制不住地扬起笑容,湛蓝的眼睛里有一种别样的流光溢彩。

“被你发现啦。”

周棋洛语调轻快,他知道接下来自己会很危险,组织对于他这样公然的反抗的人是不会放过的。他的胳膊被铁链吊得逐渐麻痹,血液流通不畅让指尖微微颤抖。血已经凝固了,在胳膊和身上黏腻成红黑色的如毒蛇一般的印记,他知道他接下来还会更难受。

但是不要紧啊,只要他的好朋友没事,他爱的那些人没事,那他就不要紧。

 

周棋洛的笑容柔软,轻盈,就像一团阳光。高大的黑衣男人把手从周棋洛的头上移动到脸颊,就像抚摸着自己最杰出的艺术品。他说:“如果你没有公然背叛BS,那么你将继续你光彩夺目的人生,被鲜花簇拥,受万众喜爱,那样不好吗?”

“你是不会明白的。”周棋洛喃喃道。

他太容易感受到别人恶意,同样也太容易感受到别人的善意,有人对他好,那么他用尽全力地保护他们,这有什么不对呢?如果有人要反驳,那周棋洛肯定第一个不同意,他会肯定地说,无论再来几遍,他都会做出同样的决定。难道要他看着爱着自己的粉丝暴动,看着最好的朋友落入危险吗?

“我是不明白。”男人凑近他,低沉着嗓音:“1562,不,应当说是3684,你当真不是当年那个封闭自己的小朋友了啊。”

男人的话语在周棋洛耳边回响,就像最恐怖的诅咒。

周棋洛愣住。

压制在心底却如同利刃般的代码数字被人轻轻地带着绝对恶意地吐露,遥远的岁月里,那个封闭的屋子,那些死去的同伴,恐怖恶心的实验,喷着红色药水的针管,锋利的手术刀,破碎的布偶熊,布满墙壁的鲜血……

儿时的记忆就像永远不会被岁月抹去的噩梦,在一个人的深夜里爬满他的思绪,冷冽得让他想要拥抱阳光和温暖,却永远只是一片虚无。

周棋洛的表情逐渐变得冰冷且没有温度,眼睛里是冷冽的蓝,就像他刚刚醒来的时候一样。

“这就对了,这才是应有的表情。”男人冷酷地提醒着他。

 

沉默了一会儿,好像终于想明白了一些事情,又有很多事情想不明白,周棋洛望向男人:“你是BS的高层,你到底是谁?”

从这个人走进屋子里的时候,周棋洛就确信自己见过他,他一定见过他!

男人凑到周棋洛耳边,轻声说了几个字,之后周棋洛慢慢睁大眼睛,流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他的血液在那一刻好像完全停滞,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可抑制地颤抖。

好像周棋洛的表现完全在男人的意料之中,男人用两根手指捏住周棋洛的下巴强硬地将他的脸抬起来,迫使他望着自己。

“3684,你是BS最好的试验品,十几年间没有人再比你出色。”男人望着周棋洛逐渐流露出惊惧神情的蓝色眸子,冷硬的字句如果刀刃切入筋骨,皮开肉绽,凌厉且残忍。

“我不会让你轻易死去的,那岂不是太便宜你了。”



tbc

这个欺负洛洛的是bs的boss!!!私设万年冷酷面瘫男,致力于人类发展科学进步的偏执狂(???)

白哥竟然没混到第一章出场,默哀两秒=v=


 


评论(14)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