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禾

码字的 微博:初禾雨上
特会欺负鹤

《敌对关系》(敌方爷x己方鹤) 第四十五章

45

同时支持这么多刀剑的出阵需要耗费巨大的灵力,审神者坐镇本丸中心,六支队伍同时从本丸出发,分别朝正北,正东,西北,西南,东南,东北六个方向挺近,绝不会让敌军靠近本丸!

 

加州清光这一支队伍负责迎击东南方向的敌人。六个人快速朝前奔跑,他们还是第一次在现世中出阵。

随着太阳被月亮阴影的遮挡,天空越来越暗,明明是盛夏时节,却连风都变得让人充满寒意。滚滚乌云以肉眼能看到的速度迅速铺满了天空,黑压压地压在头顶上方。房屋,树木,溪流,山川,熟悉的景致全都渐渐被蒙上一层阴霾,好像连同整个世界都要被这黑云所淹没。

 

“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一期望着这一切,忧心忡忡地说道。眼前的这些都太反常了,他很担心,更担心他的弟弟们,在这种混乱的当下,真希望他们不要有事。

“没关系的。”物吉安慰道,“一定没关系,我们出战那么多次,几乎每次都是获胜而归,这一次也一定可以。”

鹤丸就笑:“物吉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其实说的也是,不过就是这次敌军来得多一些,我们全力以赴就好了。”

 

清光是这支队伍的队长,他和他们的年纪比起来年轻太多,可他是第一个来到本丸的刀剑,资历可以说是最老,必要的时候又是难得的沉着有主见。

“不知道敌军是不是已经到达这里了,我觉得那种压抑的戾气感越来越重。”清光眉头微皱地边跑边道,指甲上涂抹的指甲油在这一片昏暗中有一点发亮,还是安定今天早上帮他涂抹的呢,此时此刻发出暗红色的微光。

 

“不愧是加州清光,你的感觉没有错。”三日月仰头望着乌云密布的天空,沉声道:“他们来了。”

话音刚落,只见极远处的天空瞬间炸裂出一道极长的口子,轰鸣声震耳欲聋,随即天空就像被巨大的镰刀割开了一样,一挥而就,裂口从天的这一边一直延伸到天际的另一边,长得几乎看不到尽头。伴着电闪雷鸣,黑金色的光芒从那裂口中倾泻而下,以一股势不可挡的气势堙没奔涌叫喧着。

 

几个人不约而同地停住了脚步,都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他们的世界竟然就这样被溯行军割裂开了!

甚至能够感觉到周身的空气中渐渐涌入了更多的煞气。三日月道:“我们得赶快了。”

清光点点头,几个人再次迈开脚步奔跑起来,一刻都不看停留。敌军的气息越来越重,如破碎的粒子环绕在周身。鹤丸不由自主地望了眼三日月,只见他表情凝重,气息尚且还很平稳,不由得放心下来。回神专心体察四周的动静。

 

眼前是一片不大的树林,正好给他们以隐蔽的场所。几人快速跑进去,在高大的树木间穿行。

雷声还在继续,闪电在天边的裂缝周围疯狂地肆虐,如同世界末日。一触即发之中,清光大叫:“小心!”

话音刚落,只见无数的骨骸从前方奔涌而来,形如枯骨的溯行军灵巧地避开树木的阻拦,更多的则是肆无忌惮地胡乱碰撞,龙形的骨骸口中叼着短刀剑,那样的冲力足以割开粗壮的树干。

他们果然是一门心思地往前冲。鹤丸皱下眉头,二话不说,飞身上前一刀将骨骸的脖颈割裂,下一瞬又是一个;其他人也同时分别拔刀阻拦,一时间血光飞溅,树林里充满了溯行军可怖的鬼哭狼嚎,如潮水般一波一波地倒下,后面又紧接着一波一波地赶到。

 

这些充当前锋的短刀和肋差数量之大令人惊讶,三日月不由想起刚踏上敌军阵营时那三千骨骸。心想果然不出所料,这一次溯行军真是倾巢而出了,这些还只是前长船在光编排的探路前锋,紧随其后的敌军可想而知会多么可怕,胜负就此一战,容不得半点犹豫。

他们只有六个人,不得不拼进全力,却还有漏网之鱼避开他们,朝本丸攻过去。三日月一直潜伏在敌军阵营摸清了他们的作战时间和方案,没有意外的话己方获胜的几率就特别大,但是敌军的数量实在太多了,比他们多出不知多少倍,在这方面己方有着不可调和的劣势,这就是三日月最担心的。

 

三日月沉下心来,四周都被乌压压的骨骸包围,已经看不到同伴,血光四溅,只听到骨骸凄厉的哀嚎声。另一边鹤丸和物吉碰在一起,迅速砍杀掉一些骨骸,却还是有漏网之鱼,以极快的速度朝前奔去。

“我去把他们砍光!”话音刚落物吉就一下子冲了出去。论速度他非常有自信,飞身越过,只瞬间就挡在了越过去的溯行军前面,眉头紧皱地握紧了刀剑。

大概没想到付丧神有这么快的速度,一时间溯行军都愣住了,随即红绿的眼睛迸发出可怖的光亮,铺天盖地地嘶吼着朝物吉奔过去。

物吉咬牙举刀砍过,向来随和天真的脸上沾满了敌方的血液,顺着脸颊滚落下来,挡在那里,似乎想用小小的身体阻拦下一切……

 

鹤丸心下了然,只靠物吉一个人的力量根本不行,拼了命地想要到物吉那里去。但是他的速度实在有限,又被成波的骨骸阻拦,几乎让他看不到那边的情形。

混战中忽然感到心头一紧,没来由地让他的心跳漏掉一拍。鹤丸沉下目光,金色的眼睛中迸发出凌厉的气息,挥动手臂将阻拦在身前的溯行军全部砍光,一点点地向物吉那边靠近。

 

挥手再次砍掉一个敌军,物吉的身影就出现在自己眼前,只见物吉洁白的衣服上都是血,身子晃了晃,朝一边再栽倒过去——

鹤丸飞身上前扶住了他,同时一抬手将攻向物吉的骨骸斩杀。一手抵御进攻,一手抱住物吉,焦急地大喊:“物吉,你振作一点,能站起来吗?对方数量太多,我们……”

“抱歉鹤丸,我好像,不能再继续了……”

 

物吉虚弱的声音让鹤丸一怔,不由得低下头来看,发现物吉的肩膀,胸口,以及大腿上都被短刀穿过,血流了他一身。而他手中紧握的刀剑上面,赫然有一道极深的裂口,几乎马上就要断裂开来。

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眼前的景象,鹤丸想去拔下物吉胸口的那把刀,伸出的手却被物吉握住。

 

物吉的手上也都是刀伤,血水顺着两人手掌贴合的地方滴滴答答地流下来。

物吉的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了,“还好……遏制住了一些溯行军……不至于让本丸……”

“物吉,你——”

“前面的路……会更困难……我无法再和大家前行……但是……祥瑞会一直伴随大家……”物吉趴在鹤丸怀里,瞳孔开始涣散起来,嘴角却仍然扯出一个微笑:“加油啊……”

 

物吉慢慢闭上眼睛,同时只听见一个极细微的响动,那把黑金色刀剑上的裂口猛然错位,刀剑裂开,一半被物吉仍紧紧地握在手中,另一半直直地掉在了地上。

 

那一声金属的响动仿佛在鹤丸的心口上砸开一个大洞,物吉还握着他的手,然而那双清澈的眼睛再也不会睁开了。他缩在鹤丸怀里,表情恬淡安然,就像一个睡着了的孩子。

淡金色的光芒星星点点从他的身上涌现,渐渐越来越多,如琉璃的碎片一样往空中升去。鹤丸的手都颤抖了,他拼命想要留住他,可是无论如何也不行了,紧紧地将他拥住。

怀中身体一点地变淡,变得透明,轻盈得就像一根尾羽。手中逐渐变得空虚,就这样看着物吉消失在自己眼前。

鹤丸跪在那里,仍保持着怀抱的姿势,怀中什么都没有了,只有一把折断的肋差,毫无生气地趟在被血侵染的土地上。

 

天空越发阴暗,黑云低沉,杀气在这个世界无休无止地蔓延。

几乎就在同时,所有人的心中都感到一股异样。留守在本丸的刀剑们望着远方的风驰电掣。不知道是谁,但他们知道,有同伴离开了。

 

东南方向树林中的厮杀还在继续,三日月心中阴沉,越发清明,他飞身跃起,宽大的衣袖随着他的动作飞扬舞动,快速地旋转身体,深蓝色的光晕包围着他,敌军无不感到一种巨大气势,慌乱中无处可藏,随着三日月的旋转,刀锋瞬间发出凌厉的光刃,斩杀掉一片骨骸。

终于,这一波溯行军终于全部被消灭,没有漏掉任何一个。

 

到处都是破碎的骨骸,鹤丸站在一片血海之中,握着刀剑,脚下还踩着一个骨骸碎掉的头颅。眼中是从未有过的狠绝之色,那抹金色里沉寂而凌厉,就像蕴藏了灼烧的业火。

他将刀反手插进刀鞘之中,回身朝大家走去。





==================

《敌对关系》印调请戳:印调

评论(30)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