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禾

码字的 微博:初禾雨上
乙腐通吃,不接受ky,不喜欢请右上角,这里谢过了

《敌对关系》(敌方爷x己方鹤) 第十七章

17

黑夜静谧萧索,只有三日月清冷冷地阻挡在前面,声音里有种说不出的淡漠冷寂。

鹤丸心下一沉,脱口说道:“你今夜不是要去你主人那里……”

三日月似是淡淡笑了一下,瞟了眼一期一振后对鹤丸道:“那是独独透漏给你知道的信息,不然要怎么终止你们这些天的小动作呢?所谓引蛇出洞,大概就是如此了。”

 

某一天,一位青年路过此处,留下了只有同伴才能看得懂的讯息暗号;随后偶尔,黑红色的蝴蝶就会飞离彼岸花,一路遥遥穿过数座房屋,越过枯井,顺着窗户缝隙飞进来,落在鹤丸滴血的手指上,除了血染的翅膀,身上还系着一卷小小的纸条。

他们以为动作很隐秘,原来三日月早就察觉到了。

 

鹤丸皱下眉头,刚要说话,就听身旁的一期道:“三日月,你怎么在这个地方?”

鹤丸跟他提起三日月的时候,他就觉得奇怪,主人一直期待的人竟然会在这里,而且是这样明晃晃地拦在他们前面。

“哎呀,好久不见了。”三日月望向他,自然没有感到惊奇,与老朋友会面似的:“别来无恙。”

“你……也是。”

三日月摇摇头,“鹤丸什么都没和你说吗,一期一振。”

 

“三日月是溯行军的一员。”鹤丸沉声道,“在审神者和历史修正主义者之间他选择了这边。”

“你的意思是?!”一期吃惊地盯住三日月,似乎要在漆黑的夜晚看清楚他每一个神情和动作。这个人相貌依旧,服饰依旧,就连神情都是熟悉的样子,怎么可能会变成溯行军!

 

一期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地道:“重生后的你,竟然选择了这里!”

三日月笑笑,浓长的睫毛覆在弯弯的眼睛上,“不好意思,我好像不是那么容易断掉的,又何来重生。”

夜风瑟瑟,一期的手不禁握紧了刀柄,感到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危险的气息,他难以置信地,声音几乎是从牙齿中挤出:“所以说你竟然背叛了主人吗!”

“你要是这么想,也可以。”

 

这两人后来说的话鹤丸听不太懂,怎么总觉得三日月和一期以前发生过什么似的。正要急急问起,就感到手背一紧,只听一期沉声试探道:“你有你的选择,虽然很遗憾不能和你一起离开,但能不能请你让开让我们走?”

三日月摇头道:“抱歉,这里是来了就不能离开的地方,尤其是你们——”

 

话音未落,一道凌厉的白光先发制人地劈在已经举起的长刀之上,鹤丸叫到:“不要和他废话了,他是不会让我们离开的!”

鹤丸从上而落死死压在三日月的刀剑上,金属摩擦的声音迸发在四周。四目相对之下,三日月温和道:“鹤,你是想和他走吗?”

 

鹤丸一愣,梦里的三日月就是这样称呼自己的,现下被突然这样叫出来,就有一小小的瞬间恍惚以为是在梦中。

先发制人的凌厉随着这一愣消散殆尽,三日月趁机挑开鹤丸的刀,鹤丸回过神来,向向后跃起的三日月急急攻过去,后襟上长长的条链划过一道金色微光。

一时间静夜被金属相撞的声音渲染得喧闹起来,三日月飘落在树枝上,脚下一蹬,刀刃从侧面砍向鹤丸。鹤丸急急避开,反手去刺三日月胸口,一寸寸地向前眼看就要得势,然而这个人速度他太快,三日月身影一闪,霎时间消失不见。

鹤丸咬紧牙关,只觉得身后有微动,敏锐地转身朝后举刀抵挡,险险挡住。三日月眯起眼睛,也不硬拼,就势翻转身体,刀横扫过地面,撩起片片彼岸花鲜红的花瓣,伴着他纷飞的衣袖纷纷扬扬旋转,身处其中的三日月竟有一种妖艳至极的魅惑。

 

总觉得此时的三日月哪里里不一样了。鹤丸来不及多想,握紧了刀柄闯入那如雨的花瓣中,三日月快速转动身体,带着玄月花纹的刀剑伴着花雨迷乱至极,瞬间在鹤丸胳膊上划出一道深深的痕迹!

 

鹤丸往后避开落到一期一振身旁,一起扶住他关切道:“要不要紧!”

鹤丸按住伤口,“我没事,只是三日月——”

一期了然地拔出刀:“一起来。”

本来无论如何都还是不太确信三日月会与溯行军为伍,然而殷殷的鲜血让他不得不相信眼前的事实,三日月竟真的会砍伤鹤丸!

 

花瓣洒落,三日月飘落下来,他睁开眼睛。

 

“我不想对昔日的同伴以剑相向,可是三日月,你太让人失望了。”

一期一振横过刀剑,食指和中指手指在上面平抚而过,从来温和的眼睛里隐隐蒙上一层凌厉的神色。

 

鹤丸也曾对自己说过类似的话,三日月看着眼前并肩而立的鹤丸和一期一振,眉头紧皱地望向他。就像以前一样——

刀剑所指一处,多么的同仇敌忾!

 

认真起来的一期一振凌厉之极,他挑开砍向鹤丸的刀剑,跃身予以回击。

他一直很担心鹤丸的身体,从一路的接触来看,鹤丸现下的身体状态很糟糕,尤其经过一番激战,已经达到了一个临界值,如果不快点回本丸修复,恐怕会承受不住。

所以一期的剑锋所指与其说是在对峙三日月,不如说兼顾鹤丸。

大概被关太久了,鹤丸的兴致很高,甚至就算到现在还称得上凌厉,完全不把自己的伤势当回事。可保护,似乎已经成为了一期一振的习惯。

 

双面攻击对三日月起到了克制作用,然而并没有能够压制,天下五剑的称号不是白叫的。

三日月刀锋抵住鹤丸的攻击,一期趁机劈砍过来,三日月眼里闪过一丝杀气,顺势胳膊发力,刀柄狠狠地击向一期一振的腹部!

 

“一期!”

来不及躲过的一期一振远远越开,支撑不住地捂住肚子,一口腥甜直涌向喉咙。

鹤丸急急地叫出声来,刚起身企图奔过去,胳膊就被人一把攥住。

鹤丸气急败坏地回过头,盛怒之下正要给他一拳,却被三日月猛然捏住下巴,低头吻了下去!

 

这一下太出乎意料,鹤丸嚯地睁大了眼睛。三日月箍住了他,深深地亲吻那抹甘甜,上挑的眼睛里充满了那种傲然的神情,淡淡地扫了一眼不远处的某人。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一期也愣住了,看着眼前的两人,心底深处就像有什么在突突跳跃。他慢慢地他皱下眉头,握紧了刀柄直冲上前!

 

“疯了么你——唔——”鹤丸拼命挣扎,举刀就往三日月背上砍,这一下几乎是要连同自己也一并刺穿的架势。三日月狠命推开他,鹤丸来不及收住力道,直直地向后跃去,被一期一把接住。

赫然出现的亲吻画面充斥着一期一振的大脑,让他几乎不知道该用什么神情去面对眼前这个陌生的三日月,只是握着刀柄的手都有点颤抖了。

他难以置信地盯住三日月,“你……”

 

三日月抬起胳膊擦了擦被咬出血的嘴唇,带起的袖子耷拉下来遮住他一半的脸,看起来端庄又矜持。然而他的笑容危险至极。

“我一定会杀了你!”没等三日月说话,鹤丸就推开一期冲了过去。没想到三日月竟然轻佻得大庭广众之下做这种事,鹤丸只觉得胸口有什么东西在熊熊燃烧。

“真是不错的架势。”三日月呵地一笑,随手一挡,“辗转在我身下的时候都没见你这样气愤呢,是因为有一期一振在的原因吗?”

“三日月!”连日来的屈辱涌向大脑,所有的不甘都化为力量直直砍向眼前的人。

后来的相处中本意为三日月还是可以理喻的,甚至试图将他带回本丸,谁知这个人根本就不可救药!

 

三日月的话一字不落地,清清楚楚地传进一期的耳朵里,一期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这话里的意思,又似乎怎么都不敢相信地:“……什么?”

如果可以鹤丸很想让三日月闭嘴,然而他又怎么是三日月的对手。鹤丸身法灵活,三日月却看准时机,身手一把掐住了鹤丸的脖子!。

 

“鹤丸!”

变故突如其来,鹤丸呜咽一声,掰住三日月的手指直想说些什么。三日月狠狠地箍住他,让他一声都发不出来,带着他跃上身后的树枝。

“想带鹤丸国永离开,就再加把劲儿吧。”美丽至极的天下五剑望着下面的人,嘴角勾起一丝带着恶意的笑容。

“一期一振,你不是喜欢他嘛。”

=====================

这仨人撕得很愉悦的样子=v=

大家,圣诞快乐!!!

评论(47)

热度(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