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禾

码字的 微博:初禾雨上
特会欺负鹤

邻居的秘密 part.25

职业成迷爷x摄影师鹤   本文关键词:①难以启齿的欲望②似曾相识③一/夜/情

part.1 part24

《邻居的秘密》本子印调:微博版  lof版


25

醒来的时候鹤丸只是睁开眼睛,大脑还一片空白,躺在那缓了好一会儿才环视四周。偌大的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目光扫到墙壁上钟表的时候,才发现现在已经下午三点多了。

敢情这是睡了一个轮回还带拐弯。

鹤丸想要坐起来,这一动弹不要紧,腰疼得他差点抽过去,屁股连着大腿的那根筋简直变成两根钢条,戳得他险些叫出声来。

 

“我去三日月那个混蛋……”

 

鹤丸忍不出小声骂出来,当然他不是有意小声,而是他现在实在没有力气,昨晚太激烈了,堪称动作大戏,鹤丸简直被榨干,觉得自己一把老骨头都要散架,即便睡了一宿现在躺在那里也是出气多进气少。

别说之前是鹤丸包了三日月,现在既然包月已经到期,三日月还要这样,比起服务或是讨债,更像是一种发泄,他到底想干嘛啊?

 

鹤丸是一定要找三日月问个明白的,挣扎着坐起来,然而他还是高估了自己的体力,这一动弹不要紧,直接从床上扑到了地上,后面更是疼得他想哭,伸进裤子里往后一摸,竟然带出血丝。

三日月推门而入,就看到鹤丸这一副狼狈样子,连忙把手中的口袋放在桌子上过来扶他。

“你怎么下床了?”

 

三日月刚从外面进来,整个人带着一股凉气,现在是冬末时节,春天将至未至,三日月身上还穿着宽大的羊毛大衣,脖子上围着厚厚的围巾,倒是鹤丸只穿了件衬衫,连裤子都没有,被衬衫遮盖着,相比较起来看着非常可怜。

三日月把他塞进被窝里,他实在不会照顾人,动作虽然看得出尽可能缓慢但简直像塞一个抹布,床垫够软,鹤丸刚接触到还是疼得连忙侧过身,歪在床头那里病怏怏的。

手上的血都抹在三日月被罩上了,三日月也不在意,只搬了张椅子坐过来,把桌上的饭食打开,软软地甚至称得上温柔地说:“你那里裂开了,状况不太好,吃完外卖我带你去医院。”

 

三日月用这种口气称述这件事实在太可怕了,鹤丸看怪物一样看着三日月:“你是说gang裂?我?”

三日月咳了一声,说简而言之差不多是这样。

鹤丸一阵眩晕,他从小身体很好,几乎没怎么去过医院,印象里医院那种地方都是重症急救患者才会去的,担架输血袋是标配。而现在,他,竟然被人插得那里坏掉了,要去医院???

那地方回应他似的一阵剧痛,鹤丸咬着牙拒绝:“我不去。”

三日月诧异地瞪大眼睛:“那怎么行呢,万一伤口发展起来就麻烦了,严重的话还要动手术,还是趁现在去看看的好。”

 

三日月不大会照顾自己,经常感冒发烧,是医院的常客,娇贵得很。

不能说他矫情,实在是有一次发烧他寻思挺挺就过去了,没想到发展成了肺炎,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的身体是怎么个状况,有个大事小情简直一刻也不能耽误,必须马上往医生那跑。

世界大同,潜意识里三日月把所有人都想象成这样,所以当鹤丸回绝的时候很是意外。

 

鹤丸懒得搭理三日月的大惊小怪,干脆一个翻身背对三日月,打发地说不去不去不去。

不是所有人都像三日月一样是娇气的小公举,况且,况且真要对医生“坦诚相见”,人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那多尴尬啊。

 

三日月非常为难,又不知道怎么劝说,只好把饭菜盖子打开,好脾气地安抚:“恩……先吃完饭再说。”

鹤丸全身上下疼得要死,实在没胃口,但毕竟是饿了一天,闻到饭菜的香气还是忍不住慢慢爬起来,斜倚在床头接过三日月递过来的碗筷。

 

鹤丸自己的衣服被汗水浸湿,已经洗完凉起来了,现在穿的是三日月的衬衫,比较起来鹤丸的身形明显小了一圈,这白衬衫他穿起来有些大,简直是挂在他身上,袖子已经被他挽上去一截。斜着身子的时候领子松松地耷拉下来,露出脖颈和一边的锁骨,上面都是某人留下的痕迹。

鹤丸随手往上拉了拉,不管用,他就懒得弄了,往常的活力全都被抽干了似的,病怏怏地夹起一块土豆往嘴里塞。

 

三日月久病成医,虽然偶尔脱线,却还知道有伤的人不能沾麻辣荤腥,买回来的都是清一色清淡素食。

三日月坐在床边笑眯眯地望着鹤丸,邀功一样地问好吃吗,结果被鹤丸冷着脸回应不好吃。

鹤丸说的是实话,他本来就有点重口味,喜欢咸辣酸的食物,现在让他啃白菜土豆,他当然不乐意,嘴里都要淡出个鸟来。

三日月非常沮丧地哦了一声,拿了自己的那份和鹤丸一起吃,他的口味很淡,就觉得明明很好吃啊。

毕竟是饿了,鹤丸还是一口一口地往嘴里扒饭,两人都沉默着。

 

鹤丸吃得差不多了,抱着饭盒呆呆的,过了一会儿对三日月说:“其实昨晚你不用那样,鬼丸那些人不会影响我们,只要你想,我会继续包你的。”

 

毕竟是喜欢三日月,让三日月回到那种风花雪月的场所用笑脸迎客,在别人床笫上被迫承欢,鹤丸真不愿意。何况他已经习惯了有三日月在身边。

刚才他计算了手中的钱款,不算从盗图公司讨回来的那些,就算三日月不打折,也勉强能够包下他。

 

听到这话三日月只是笑了笑,不甚在意的样子,像谈论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似的说:“不用了,咱们到此为止吧。”



-------------------

这个爷简直,心思你别猜啊你别猜-v-



↓今天本子就能发货啦,过年期间拍下的姑娘们久等啦O(∩_∩)O~~

三日鹤同人小说本《敌对关系》TB地址:戳我

三日鹤同人小说本《囚鸟》TB地址:戳我




评论(18)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