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禾

码字的 微博:初禾雨上
乙腐通吃,不接受ky,不喜欢请右上角,这里谢过了

邻居的秘密 part.20

职业成迷爷x摄影师鹤   本文关键词:①难以启齿的欲望②似曾相识③一/夜/情

part.1 part19


20

鹤丸没反应过来,被拽着往前走了几步,踉踉跄跄的差点没摔倒。

鹤丸惊讶地嘴巴张成O型:“黑灯瞎火的你怎么会出现?”

三日月无言地冷笑一声,也不回答,只是抓着鹤丸手腕的手指加重了力道。

“疼疼疼……”鹤丸要哭了,直想甩开三日月的钳制,可又甩不掉,气到:“你干嘛!”

“黑灯瞎火好办事是吗?”三日月也不停下脚步,语气中的讽刺不言而喻。

三日月说话竟然也会这么夹枪带炮,鹤丸气得想打人。

不过……他好像也并没说错,本来刚才明明就是要那啥那啥的啊。事实如此,鹤丸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反驳。

但是三日月又凭什么这么说呢,他鹤丸想怎么样那是他自己的事情,别人管不着。

鹤丸气到:“你没资格参合我的事吧!”

 

“没错。”

随着冷冷的一声,三日月的脚步被迫一滞,回过头,就看到一个阴沉着脸的男人,这男人沉浸在这一片黑漆漆的夜幕里看不清楚,三日月也不想看清楚,只是男人的手正抓着鹤丸的另一只手腕,唯有这个是明晃晃的刺眼。

 

“你是谁,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像带人走,未免太失礼了吧。”鬼丸开口道,语气阴冷。

“没必要。”三日月淡淡地回应,好像和他多说一句话都是多余的。

这也太目中无人了。鬼丸眉头拧在一起,“想带走我的人,就要给我一个解释。”

“你的人?”三日月扬起脸,终于肯正视鬼丸一眼了。三日月的眼睛很好看,有点桃花眼,眼尾微微上翘,看人的时候有意无意的是那种含情脉脉的神色,不过不高兴的时候也是真的冷,不像鬼丸像刀子那么逼人,而是那种写满了淡漠的神色,让人觉得在他面前无端地就矮了三分。

 

谁特么是你的人啊???鹤丸差点吐血,刚想反驳,就听三日月笑了一声,懒洋洋的:“你是谁,他和我一直在一起,相亲相爱,不可能易主。”

鹤丸简直要吐血三升了,易你妹啊我又不是物品!还没抗议手腕就被三日月更加用力箍紧,疼得他要不过血了。

 

某四个字触碰到了鬼丸的敏感点,他也不由自主地收紧手指,拧着两道剑眉在中间形成一个川字,他模样无疑是帅的,可这样子确实有点吓人。

但三日月的确是这样说,鬼丸耿直地向鹤丸投去询问的目光,虽是询问,但那眼神太凌厉了,好像鹤丸不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就捅死他似的。

当然目光不可能真的捅死他,但肉体的疼痛是真的疼,鹤丸觉得自己两只手腕都要断了,忍无可忍地双双甩开。

“你们闹够了没有啊!”

 

白天刚刚受到那个变态模特的惊吓,晚上了也不让人好好休息,虽然惊吓在人生中是必不可少的享受,但没必要这样接二连三吧!

鹤丸觉得自己要得高血压了,边往楼道里退边指着那两人说别过来啊谁来我跟谁急,然后就转身逃也似的跑了。

 

鬼丸第一时间想追过去,但他很有风度地耐住了性子。好饭不怕晚,鹤丸都撤了,留在这也没意义了。

鬼丸还是很有耐性的,论自信他也很充沛,虽然眼前这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人也是一副气场满满的样子,一看就不是省事的,还说和鹤丸一直相亲相爱,但鬼丸有信心把喜欢的人吞吃腹中,他从未怀疑过自己。

这个三什么月的看起来蛮有身份的模样,相信也不会死缠烂打。

 

却眼看三日月往鹤丸同一个楼道里走去,鬼丸咳了两声,竖着拇指指了指旁边,努了努嘴。

三日月会意了鬼丸的意思,轻轻一笑,春暖花开:“我也是住这儿的啊,鹤丸特意搬来的,我不是说了我们一直在一起么。”

“……”

 

三日月带着胜利的微笑消失在楼道里,转过拐角的时候瞬间阴沉下脸来,他走路的声音向来轻,猫一样地没有什么声音。鹤丸在那找钥匙,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毛毛的,总觉得有人盯着自己,回过头什么都没有,只有黑漆漆的楼道一直往下延伸。鹤丸咳了声,借着楼道的感应灯接着找。

可还是觉得不对,总觉得有阴风吹在自己脖子里,鹤丸汗毛都竖起来了,再一回头,就看到三日月面无表情地站在身后。

“鬼啊!!!”

 

三日月皱眉:“大半夜你鬼叫什么,注意素质。”

素……呸重点不对,鹤丸拍着胸口:“你吓死我了你走路用飘的啊?!”

三日月没什么温度地呵呵两声,“我走路向来这个样子你又不是不知道,要不是你做贼心虚,会吓成这个样子?”

 

三日月的语气太漠然了,最让鹤丸受不了的是那种略带讽刺的目光,不禁也沉下脸来转身正视三日月:“够了,诋毁我一次两次难道还要来第三次吗,适可而止你也知道怎么写吧。”

不发脾气不代表他好欺负,仗着别人的大度得寸进尺,那实在太恶劣了。


-----------------------------

这只三明,啧啧,藏得很深=v=



三日鹤同人小说本《敌对关系》TB地址:戳我

三日鹤同人小说本《囚鸟》TB地址:戳我



评论(33)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