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禾

码字的 微博:初禾雨上
特会欺负鹤

【补货预售】刀剑乱舞.三日鹤同人小说本《敌对关系》/《囚鸟》

刀剑乱舞.三日鹤同人小说《敌对关系》: 2017.8.2晚7时开始

TB预售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46741038829

刀剑乱舞.三日鹤同人小说《囚鸟》,时间同上。

TB预售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38837626593

★《敌对关系》终宣



★《囚鸟》终宣




PS.再上一星期班学生考完级我就解放了555555(旋转哭泣)

又删了,好的我这次直接一张图片了oyz
印调地址微博搜:初禾雨上  见置顶哦

三日鹤原著向同人小说本《敌对关系》/《囚鸟》预售期订单已全部发货,请注意查收,感谢大家的耐心等待和支持,久等啦^^

通贩已开始,需要可点击网址:

《敌对关系》:戳我

《囚鸟》:戳我

数量不多,因为不想背着体重超标的她们去外地,喜欢的小伙伴抓紧哦!


PS:包装包得要吐血,求推荐一家靠谱的印刷销售一条龙的代理><

再PS:近期发现某不良商家盗印了《囚鸟》,真的十分气愤!我的店铺只有“初雨禾上小竹轩”一家,其余都为盗印。本来写故事是开心的事情,被人盗走真的……心累,十分心累。如需要的话私信我就好,我尽量加印,还希望大家不要购买盗版otz


三日鹤《敌对关系》样本和特典出来了哦,17号预售截止,月末发货,大家久等啦O(∩_∩)O

以及,我之前拍了雪景手办鹤,这几天趁花开会去拍桃花手办爷,之后大概会写一个三日鹤的短篇故事(暂名:仙鹤的报恩x),并按照这个故事情节再拍一套。
想做成那种带文字的明信片,感觉会很好玩的样子,到时候看效果吧>.<

【台湾代理预售】刀剑乱舞三日鹤同人小说《敌对关系》/《囚鸟》

刀剑乱舞三日鹤同人小说《敌对关系》/《囚鸟》

台湾地区将由:lof:勁柿城王/微博:KAKITONO_肆顆柿廚輩糧倉  负责相关代理

代理社团:肆顆柿廚輩糧倉

预售时间:2017.3.19晚7时—4.17时


地址:

《敌对关系》代理预售前10名送特典:戳我

《敌对关系》代理预售本子+特典:戳我

《囚鸟》代理预售本子+特典:戳我

《囚鸟》代理预售本子:戳我


【预售】刀剑乱舞.三日鹤同人小说本《敌对关系》/《囚鸟》

刀剑乱舞.三日鹤同人小说《敌对关系》: 2017.3.19晚7时开始,拍付前30名赠送特典。

TB预售地址:戳我

刀剑乱舞.三日鹤同人小说《囚鸟》三刷,时间同上。

TB预售地址:戳我

★《敌对关系》终宣

★《囚鸟》终宣

终于码完番外的某初暗搓搓地来做个小调查ww
想问下大家对《敌对关系》里哪个场景印象比较深刻,最喜欢哪个场景,或是里面某句话也行~想要做试阅和卷首语。感谢鞠躬^o^ ​​​


ps.本子初定三月中下旬终宣预售,姑娘们久等了;-)

《敌对关系》番外之 鹤丸的疑虑(下)

光忠手里的白菜都吓掉了,连忙弯腰去捡,正好掩饰尴尬。想到鹤丸很久以前和他说过的天下五剑不要太销魂什么的,正好应对这个画面,心里狂呼:原来那竟然是真的,鹤丸前辈,没想到你这么能干!

长谷部下巴跟着白菜一起掉了下来,指着他们:“你,你,你们——”

“我们——”鹤丸也愣住了,骑在三日月腰上半天说不出来话,满脸黑线。

 

凝固的氛围非常尴尬,三日月扯了扯散开的衣领,扶着鹤丸的肩膀让他起来一点,慢慢坐起来,“不好意思,见笑了。”

三日月的声音非常淡定,甚至称得上柔和,但不知怎的三人都感到一阵低气压。

光忠抱着他的白菜,审视夺度地咳了一声,留下一句“你们继续”,拉着长谷部的后衣领就跑路了。

 

刚刚是一场噩梦吗?

三日月瞅着鹤丸,鹤丸也瞅着三日月的脸,噗嗤一下笑出来:“哈哈哈,他们看到我强大的气场,怕是要对你改观了。”

“恩?”三日月看起来倒是非常不在意这些,就像没事人一样,指了指身后的房间,“换个地方?”

正合鹤丸心意,鹤丸马上从善如流地点头,两人就偷偷摸摸地踱到鹤丸的房间里,继续刚刚的事情。


接下来:请点




==============

到此《敌对关系》番外1就结束啦~感谢阅读^^
本子制作中,目前已经进行到三校,开始写独家番外。大概本月中下旬出炉,需要的孩纸请投印调或在初宣中留言+1,终宣预售会提前艾特哦^^

比心!❤

================

《敌对关系》TB预售将于2017.3.19.晚7时开始,TB地址请戳:点我

《敌对关系》番外之 鹤丸的疑虑(上)

我来填爷爷贞操的坑了=v=

印调请走:印调

====================

鹤丸的疑虑(上)

 

最近鹤丸接触到了两个新鲜词汇,分别是“攻”和“受”。

起因是鹤丸闲来无事,帮助长谷部和光忠收拾主人房间。搬书的过程中,无意中在一本名叫《耽美启蒙教育.图文版》中学到的。

这是一本集男男恋爱关系,恋爱角色扮演,人物性格属性解释得都非常详细的书,每一个名词旁边,还分别配有插图,可谓三百六十度全方位无死角。那些什么鬼畜啊,病娇什么的因为时间限制鹤丸不是很懂,看得云山雾罩,但是最简单的最基础的他看懂了。

比如在床上运动中,上面的那个叫“攻”,下面的那个叫“受”……

不由得就联想到自己和三日月私下里做的那些事情,虽然每次都很不甘心,但不得不说每次自己都是下面的那一个。

鹤丸就想,那自己在他们的恋爱中扮演的应该就是受,而三日月是攻。可是,那书上说的受属性自己一样也没有,比如细心,温柔,善解人意什么的,自己跟这些词汇完全就是反方向的存在嘛,相比起来,三日月倒还挺适合的。

谁说攻受就一定是固定的呢?三日月长得那么好看,早就想把他压倒了。

 

鹤丸会这么在意这件事,一是不甘心自己一直是承受那方,另一方面,就是他还是很在意曾经在敌方阵营中,没有被自己看完的那个画面。

那些可恶的溯行军,怎么可以对三日月……

果然还是因为太喜欢他了吧,虽然关于贞操什么的鹤丸不是那么讲究,也绝不可能因为三日月被人上了而抛弃他,但说实话,一想自己都没“攻”过三日月,却被其他人压在身下,就觉得非常生气。

难道这就是那书上说的“占有欲”?

过去的也就过去了,实在不应该再提起,但鹤丸是心直口快的人,心里藏不住事情,被那本书一激发,就越来在意三日月的攻受属性。

话说回来,那个画面在开始的时候就被自己屏及时屏蔽了,根本没有看到后来的事情,三日月他真的被那个什么了吗?

 

自从三日月回来,就完全恢复到一贯的老爷爷模样,一天到晚地坐在木制长廊上喝茶水,晒太阳,面容慈祥地看大家在院子里嬉闹,简直比新来的小乌丸还老龄化。

 

“鹤,你在我身后做什么?”

三日月坐在那里,手中端着茶杯,头也不回地对躲在门后只探出一个脑袋的鹤丸微笑道。

身影暴露,鹤丸只好对他道:“你怎么知道我在啊?”

三日月抿了一口茶,从善如流地:“因为不知为何,这几日你总是喜欢看我,还偷偷的。”

一切都逃不过三日月的眼睛,可怎么能告诉他自己是在一边打量他一边脑补他被压倒时的模样。鹤丸挠挠头企图掩饰:“日子太过平淡无聊,总想给你个惊吓。”

三日月不置可否地回过头看他,“鹤,你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鹤丸端详着他这张脸,心想怎么就这么好看,看那眉眼,再想到“坦诚相对”时的身段,简直随时随地都能血脉偾张。

但是不知为何,鹤丸就是不能想象三日月在下面的样子,无论脑补几遍都不太成功,明明这人一脸引人勾搭的漂亮模样,可一想到三日月要躺在下面承受那种事情,鹤丸就觉得鸡皮疙瘩掉一地。

 

“鹤。”三日月挑了挑眉毛,鹤丸从来都有话直说,这样欲言又止的样子实在太不像他了。

三日月外表一副脱线不着调的模样,其实心思比谁都细密,何况对于朝夕相处的恋人鹤丸国永。

鹤丸屁颠屁颠地走过去坐在三日月身旁,仰天问道:“三日月,你身体里的煞气是不是全都没有了?”

“恩。”三日月点点头,“重新苏醒过来的身体已经得到了全部的净化,不用担心。”

“那可真是太好了。”鹤丸松了口气,回过头打量三日月,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把一直在意的事情问出口,想了想,支支吾吾地试探道:“那个,三日月,你有没有做过什么不良的……”

三日月不解地看着他,一脸的无辜,“哈哈哈,怎么会呢,我可是刀剑啊,怎么会去做不良的事情?”

“不是。”鹤丸嘴角有点抽搐,怎么搞得他好像再问三日月有没有去过烟花之地接客似的。

鹤丸硬着头皮,干脆拐了一个很大的弯子道:“怎么说呢,在我之前,你有没有过恋人?”

“没有。”三日月坦诚地摇头,凑近了鹤丸笑道:“鹤是我唯一喜欢的人呢,难道我对于鹤来说不是吗?难道,鹤以前喜欢的另有他人?”

 

三日月凑得太近了,鹤丸只觉得鼻腔里都是那种淡淡的檀香气息,往后挪了挪,后背就靠到了身后的柱子上面。

这样下去可不行,不能总是让三日月占主导,鹤丸扶着三日月的双肩,反身和他颠倒了位置,将他压在柱子上面,“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甚好甚好,这样我就放心了。”

鹤丸盯了他一会儿,实在在那张漂亮的脸上看不出什么,终于忍不住道:“三日月,就是吧,你有没有当过受?”

三日月睁着他那双勾人的眼睛,认真地:“什么是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