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禾

爱好码字 微博:初禾雨上

《囚鸟》番外之《十里皋香月影》(2016中秋贺文 r18注意)

此为初版,校对后收入本子中w

大家中秋快乐!

============

十里皋香月影

 

最近鹤丸的心情很不好,非常不好。他无聊地单手支撑着下巴,坐在门口看三日月在那里试刀

华丽的身影旋转舞动,纹有新月图案的太刀如疾风般劈向木桩,刀尖扫过花枝,花瓣如雨般散落在那人周身。薄薄的刀刃横切过,横断两节的木桩竟然没有飞出去,瞬时间又合并在一起。

这是多么凌厉且从容不迫的刀法,大概只有三日月能做到了吧。

看来三日月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甚至比以前更加长进。

鹤丸当然为他高兴,他们走了那么多地方,终于找到了能够完全修复三日月的方法,两人就在这依山傍水的地方暂住下来,等三日月恢复了再做下一步打算。

可是另一方面来说,他也同样不高兴,三日月整天不是晒太阳就是喝茶水,偶尔试试刀也很快完事,的确是在休养生息,完全称得上是一名合格的病号。

鹤丸看出来他其实早就好了,赖在这里无非是想偷懒,悠哉一日是一日。

这也行吧,但是既然好了,两人是不是应该做一些情侣间该做的事情?比如床上运动什么的……

他们是情侣吧?鹤丸从别处学来这个词,感到很新鲜,就讲给三日月听,特意离他很近的距离,拽着他头上的流苏玩。

然而三日月只哈哈哈地笑,完全一副神经大条的样子。

那一刻鹤丸很想揍他,可看到他那张脸就打消了这个暴力的念头。

三日月一直有伤在身,他们已经好久没做那种事了,如今康复,三日月竟一点也没有那个意思。

鹤丸心想,三日月以前看似呆呆的,其实明明很有流氓的一面,难道重伤之后的刀连欲望都会变低?

鹤丸承认自己非常垂涎三日月,不要说天天跟他在一起就习以为常,如果没有“实质性的接触”还腻在一起,那简直就是煎熬。

 

“鹤,看来我恢复得还不错。”三日月挽着刀剑,笑眯眯地朝鹤丸走过来。

“是啊是啊,速度之快令我惊讶。”鹤丸站起来,给三日月拂去肩膀上的花瓣。那花瓣零零碎碎地洒了三日月一身,有的还钻进了衣服领子里去。

鹤丸趁机把手伸进三日月的领口里,却没有摸到光滑的皮肤。

鹤丸撇撇嘴,“三日月你总穿着你的大毛衣不热吗?!”

“啊?啊哈哈哈……”三日月笑得宽心,“一点都不热啊,而且我是病号嘛,需要时刻保暖。”

“没病的时候也没见你脱过,你果然是一把年纪了。”

鹤丸不甘心地使劲儿往里掏,甚至踮起脚尖。三日月任凭这人对他动手动脚,一副好脾气的样子。

总算掏到了里面,这人的皮肤和花瓣一样细腻,摸起来特别舒服。鹤丸坏笑一下,终于把手退出来,两指夹着一片花瓣,在三日月眼前晃了晃。

鹤丸一身雪白,一尘不染,不说话的时候,完全就是一副漂亮优雅的模样。

三日月却只是笑道:“鹤可真是执着呀。”

鹤丸嘴角抽动,“行了行了,你别表扬我,我可受不了。”

三日月有点跟不上鹤丸节奏地满头问号,转而拢着手笑道:“今天是十五夜,晚上要喝酒祭月的,还要吃月间团子,我们去集市上买一些吧。”

鹤丸想赏你就够了还赏什么月。不过三日月这样说,想想也挺期待的,就从善如流地点头:“行,不过按照传统来说这天也要打扫房间,三日月你很久没走动了,不如你去买,我留下来扫除如何?反正你也不会干活儿,还是去散心吧。”

三日月说那好吧,反正集市也不远他去去就回,相比于散心他更愿意跟鹤呆在一起。鹤丸就说你行了别啰啰嗦嗦的。

有时候还真是拿他没办法,这人精明的时候肚子里的肠子九转十八弯,平时又这么悠闲,真是缩放自如。

因为集市很近,三日月的本体被他随手放在刚刚横劈过的木桩上。鹤丸心想这家伙果真需要人照顾才行,心怎么就这么大。

鹤丸摇着头把那刀捡起来准备放回屋子。修长的太刀上是三日月的气息,上面面印着繁复美丽的新月纹饰,在阳光下煜煜生辉,竟然还渡着一层淡淡的光,一点都看不出曾经遭受过那样大的损伤。

真好看啊,难怪那么受欢迎,说是万人敬仰也不过分吧……鹤丸瞅着他刀剑,就像瞅着三日月本人。

鸡贼地左看看右看看,做贼心虚地确定无人后,鹤丸抱着怀中的太刀又摸又敲,轻轻地吻了上去。

 

十五之夜天空非常晴朗,高悬的月亮又大又圆,明晃晃地挂在天空。院子池塘里的荷花还未凋谢,淡淡的幽香弥漫四溢。

真是个好日子。气氛特别好,两人并肩坐在长廊上,鹤丸抿着清酒,难得地安静下来。

三日月轻道:“鹤你说,这是我们在一起的第几个十五夜?”

“应该很多个吧,你病了那么久。”鹤丸咬了口月间团子,边嚼边含糊不清地道。

“恩,是啊,我和鹤在一起这么久了。”三日月拢着双手,“记得最初在三条家的时候,每年我都抱着你赏月呢,明明团子数量很多,你却还要跟今剑抢着吃。”

“虽然我请明石帮我记起以前那些事了,但这种小细节就算恢复记忆给我的印象也模糊了。三日月你真行。”鹤丸道,“我就知道我小时候好像从来没让你省过心。”

“哈哈哈,就算现在也是如此啊。”

“是正好反过来了吧!”鹤丸用沾着豆粉的手使劲儿捏三日月的脸,“你好意思说。”

“好吧好吧,我的确越来越喜欢鹤的照顾了。”三日月好脾气地。

鹤丸伸出双手,捧起三日月的脸,月光下那张脸清丽优雅中隐隐带着一丝魅惑,而这种魅惑全归功于他微微上挑的眼睛。

鹤丸笑道:“还算你有自知之明,最美的天下五剑先生。”

鹤丸金色的瞳孔里全都是灵动气息,三日月握住他的手翻转过来,在他的手背上亲了亲,随即扶住他的脑袋,吻住了他的唇。

接下来请点击阅读:http://imgsrc.baidu.com/forum/w%3D580/sign=07b36bfc5e4e9258a63486e6ac83d1d1/d8860e0928381f30e7b40e31a1014c086f06f027.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