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禾

码字的 微博:初禾雨上
乙腐通吃,不接受ky,不喜欢请右上角,这里谢过了

【白起X周棋洛】与光 03

03

白警官?听床上的人这样说,白起把面包片拿到手中,面无表情地:“你认识我?”

晨光从窗外铺洒进来,白起站立的那个地方正好是阳光照射的尽头,阳光在他的前方暗下去,整个人沉浸在微弱的黑暗中,黑色的耳钉略微闪烁着金属光泽,就算穿着普通的T恤,看起来也有种不羁的酷帅感。

周棋洛诚恳点头,样子非常乖:“恩,毕竟你们在保护本市的安全嘛,而这些人中,你是最有名的一个!”

青年说话的时候尾音微微上扬,眼睛习惯性地弯下来,虽然算是陌生人之间互吹的语句,但从他的口中说出来却特别真诚,满脸都是小太阳般的明亮和纯粹的善意。

白起咳了一声,“其实我们这行是各有分工的,我也只不过是这些人中的其中之一罢了,不像你们艺人有出名或者不出名之分。”

周棋洛一愣,随即就笑了,笑得非常欢乐根本停不下来。眼前这人也太好玩,要不要这么老老实实诚诚恳恳啊,甚至为了让自己明白还用上了类比,但是类比也不是这么用的啊,太有意思了。

自从落入组织起,一个月来周棋洛都没有这么放松过了,虽然危险应该并没有远离他,仿佛一直都有一根看不见的长线拴在他的身上,但起码现在他离开了那个地狱,好运地碰到了善良可亲的警察葛格,应该可以暂时放松一下了吧。

 

白起算是个严肃的人,根本不知道周棋洛笑点何在,总觉得眼前这人真是有点轻浮。要是高中时候有人敢这么对白起,那他早就把那人打得亲妈都不认识。不过现在白起长大啦,性格沉稳了很多,当然不会那么鲁莽了。

周棋洛是坐在阳光里的,窗外的阳光正好照射到他金色的头发上,伴着他的笑容整个人都暖洋洋金灿灿的,好像是这间屋子里最明亮的一角。

白起当然不是因为这个画面太美就放弃揍他这个念头,纯粹是因为打带伤的人实在说不过去,所以腹诽了三秒后白起决定还是暂时不教训他了。转身出了屋子,没一会儿就把盛着面包片的盘子放到周期萝莉面前,没什么耐心地道:“你饿了吧,我家里很少开火,将就着吃吧。”

望着白花花的面包,周棋洛好像在犹豫什么,过了一会儿才抬着大眼望着白起:“那个,可不可以给我涂些果酱啊,一点就够……”

周棋洛对食物的要求很高,爱吃也特别会吃,没有酱的面包,而且是老式面包实在让他难以下咽,只好小声恳求白警官。

可惜白起超讨厌甜的东西,实话实说:“我这里没有果酱。”

“咖啡呢?”

“没有。”

“那你的辣酱给我点儿?”

白起有点抓狂,果断拒绝:“不行,你身上有伤,不能吃辣的。”

周棋洛失望地哦了一声,也是怕白起生气,控制着没让失望的表情流露太多。但是别说高级版和普通版,连低配版的食物都没有,好像一个台式电脑只给你个显示屏,那能用吗?远远不够啊。

所以对着难以下咽的残缺版食物,吃货周棋洛宁可不要吃,但他实在太饿了,从组织逃出来,他已经两天两夜没吃东西了,再发达的味蕾也扛不住肚子的咕噜噜。

于是他把目光重新投放到面包上面,停顿了五秒后无奈地看向一旁的白起,不好意思地询问:“我十根手指都受伤了,一下都动不了,请问我可以直接往上啃吗?你不会嫌弃我吧?”

“……”

白起无语了,但耐着性子想一想情况确实是这样,眼前这家伙的手指都被利刃划伤,白起仔细检查过,上面还有类似针眼的细小伤口,现在被他包成了个粽子,确实拿不了东西。

“算了,我喂你吧。”白起索性好人做到底,尽管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好人,但周棋洛面色惨白可怜兮兮一副要晕过去的样子,总不能让他暴尸家中吧。

白起首先给他喝了些水,说是饿了那么久不能一下子就吃东西,然后两指夹着面包片让他慢慢吃,不要太快。

白起的手指很长,骨节分明,每一个关节处都有明显的凸凹,指甲修建得干净整齐,阳光在他的指甲上面汇聚成小小的晶亮,指尖处有常年握枪留下的薄茧。

周棋洛边吃边道:“白警官你真是个好人,如果不是遇到你,我肯定早就没命了,而且你还这么体贴。”

“闭嘴。”

白起可不认为喂男人吃饭被称赞体贴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不耐烦地:“吃完送你去医院。”

 

周棋洛把口中的食物咽下去,目光变得暗淡,半晌说道:“不想去医院。”

白起就想起昨晚这个人就算在昏迷中也告诉自己不去医院的事儿,不由得放下盘子正色道:“为什么?”

“我从来都害怕医生,再说我的伤只是看起来吓人,其实没多严重,不用住院啦。”

周棋洛微微闪躲的眼神没有逃过白起的眼睛,审查犯人审查得久了,一个人说没说谎他太看得出来了,况且这个周棋洛看起来根本就不善于隐藏心事,心里想什么,神台上表现得再明显不过。

于是白起也没跟他绕弯子,开门见山地问:“你是遇到什么事了吗?你的伤是怎么回事,不住院,不愿意道公众场合,是有人监视你?”

周棋洛睁大眼睛愣愣地看着白起,没想到这个人竟然这么一针见血。

白起不给他任何推辞的理由,紧接着道:“我是警察,有责任保护你们的安全,你尽管告诉我没有关系。”

周棋洛看着他很久,白起也知道这是一个需要好好考虑的问题,于是很有耐心地等他回答。之后周棋洛终于笑着呼出一口气,好像做出了什么决定,又好像有什么能够让他安心又信任地把一些东西交付出去。

青年的面容明亮柔软,他开口:“好吧,其实,跟你一样,我也是evoler”

白起一愣,“什么?”

“我小的时候被一个叫做blackswan的组织进行过人体改造实验,我的evol就是在那时候被植入的,或者说被改变的,虽然我后来的人生轨迹看似没有再和那个组织有过交集,但是为了弄清楚我身体究竟被改变到哪个程度,这些年我一直有留意他们的动向,甚至有做出过一些行动。可惜就在前些天被他们发现了,对于我这个异类,他们就想方设法折磨我呗。不去医院,起码最近不能去公共场合,就是因为不让他们抓到我。”

周棋洛叹了口气,望着白起,“为了让你不怀疑我,我可是把我的秘密都告诉你啦,不知道白警官能不能信任我呢?”

 

白起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决断,他不知道该信眼前这个人几成,他没想到无意中救回的这个超级巨星,竟然也是超能力者,而且竟然跟那个BS组织有关。

这下事情就完全变了性质,不再是普通的救人与不救,而是直接切入到他一直以来探讨的问题中心了。无论信与不信,白起都觉得绝对不能让这人再被抓回去,这个人满眼睛都写着:我有你们最关心的问题,我有被审问的价值,所以你不能让我有危险。

周棋洛望天儿喃喃自语:“你们的特警属倒是个好去处,我相信那里绝对安全,并且也不会把我怎么样吧。”

“不。”瞬时间白起就有了决定,他斩钉截铁,“索性那也不要去,就住我这里。”

周棋洛意外之下睁大了眼睛,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不解地看向白起。

“特警属人多事杂,说实话并不能百分之百保证你的安全,现在你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你的下落,那索性就在我这先安顿下来好了。”

“可是——”会不会给你造成不必要的麻烦,会不会连累你,会不会给你带来危险。

“没有可是,我这里完全没问题,况且你跟BS组织有接触,我有很多事情要问你。”

“那……”

“你信任我吗?”

白起的声音请冷冷的,琥珀色的眸子里倒映着周棋洛惊讶的面容。白起认真地看着他,虽然在询问,但语气中充满了不容拒绝的强硬。

“必须信任,你救了我还给我东西吃,现在就算全世界的人都站在我的面前,我也只信你一个。”调皮地眨眨眼睛,周棋洛绽开一个笑容,眼角眉梢都是明亮的笑意。

他微微倾身凑到白起跟前,离他很近很近,神秘且带了认真地用气音道:“我会报答你的。”

这个就不必了。白起非常嫌弃地往后侧了侧,刚要再给他塞两口面包,身子就被周棋洛猛然推开,白起惯性地用胳膊支撑着没有摔倒。

惊疑之下他看到周棋洛趴在床边,手指紧紧地扣住床沿,地板上是吐出的一小瘫鲜血,红得触目惊心,在地上溅开来,像被压扁的红花。

白起连忙上前扶住周棋洛的肩膀,“喂!!”




tbc

我洛在BS的一个月可惨了,啊不忍心写……T____T

奥对了,洛洛告诉白哥的关于自己的事情有一半是假的,白哥也在观望,他们还不熟不能把自己全盘托出www

另外官方新pv他们都帅爆啦!表白我白哥新警服!!银发洛是很帅但我还是想要金发小太阳><

评论(10)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