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禾

码字的 微博:初禾雨上
特会欺负鹤

【白起X周棋洛】与光 02

长篇长篇长篇~


2

雨下得异常大,已经是晚上了,漆黑的天空仿佛漏了一个窟窿,倾盆的雨点噼里啪啦地砸到积水的路面上,高耸的写字楼玻璃上一层一层地往下流动着水帘,交通系统已经完全瘫痪,整个城市都沉浸在喧闹而朦胧的雨幕之中。

白起站在屋檐下已经有足足五分钟了,并不是他被大雨阻拦回不了家,相反他的小摩托在这大雨中开起来还蛮带感的,他这车出任务时需要用,是特制的防水型,他很喜欢在这样的狂风暴雨的夜色中行驶,总有一种无拘无束放浪形骸的血脉偾张之感,所以他才在看望了悠然后,婉拒了在她那里留宿的善意。

让他停在这里的原因是因为他发现了一个晕倒的路人。

路人倚靠在屋檐下的墙壁旁,但是这样的大雨,窄小的无言根本阻挡不了潲雨的侵袭。路人浑身上下已经完全被打湿了,就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金色的头发贴在脸上,看不清楚他的容貌,衣服破烂得夸张,露出的皮肤上面,白起竟然看到了大大小小的伤口,在雨水的浸泡下发白肿胀。

这人是遭遇什么了啊?看样子怎么好像是被虐待过?

白起作为特/警太了解这些了,他一看那些伤口就知道,这人之前一定经历了非同寻常的事情。白起蹲下身来,伸手拨开男人湿漉漉的头发,一张年轻的脸就出现在白起的眼前,虽然青年非常狼狈,也昏迷着没有睁开眼睛,还是能看出来这张脸非常精致。

白起皱了皱眉眉头,怎么这人这么眼熟啊?好像在哪里见过的样子……

周棋洛?

白起恍然,虽然他从来都不关注明星偶像的事情,但这张脸的出镜率实在太高,满大街的屏幕,满书店报摊的杂志画册封面都是他,再怎么无视也无意识地见过很多眼了,加上这人自带闪瞎人眼的特殊技能,实在让人印象深刻,难以忘却。

而且白起记得,悠然之前有一次就是跟这家伙在一起的,两人有交集,大概是周棋洛那次是作为悠然的节目嘉宾,自己还盯了他很久呢。

从来都闪闪发亮的大明星周棋洛为什么会满身是伤地晕倒在马路边?作为特警的白起脑子里惯性地浮现出一系列明星遭到绑架勒索不成被至伤致残的恶性案件。

不管怎么说还是要先把人送到医院。白起掏出手机拨按了一串号码,却发现电话根本打不出去,手机左上角的位置,“无信号”三个字格外让人崩溃。

白起烦躁地挠挠头。

他最近都倒霉透了,先是evol暴走,好不容易救下了跌落高塔的悠然,之后发现自己身上的evol竟然消失了,好像之前救悠然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似的。之后奉特/遣/属托收拾evol失控的烂摊子,走路不能带风的感觉实在不好,他头一次差点把事情搞砸,还好他手段老练经验丰富。

然后路遇大雨是没什么,关键是他走个夜路都能好死不死地碰上晕倒的路人,还是个特别有名的。

这都是什么事啊。

白起做事还是相当果断,思考了三秒后伸出手到周棋洛腋下将他扶起来,准备仍在摩托车上带去医院。

昏迷的周棋洛完全靠白起撑着,浑身软绵绵地往前倒在了白起身上,像一个破烂的大玩具熊。白起一手拥着他,一手扶着自己的小摩托,寻思怎么能让人安稳地待在车上。

最后白起发现好像只有把周棋洛放在前面,自己抱着他才是万无一失的方法,无语了一会儿后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用力想把周棋洛举到车前座上。

“不……”

细小的声音伴着落雨传到耳朵里,白起马上扶着周棋洛的肩膀,“你说什么?大声一点!”

“不行……不能去……”

青年并没有醒,好像没什么力气睁开眼睛,只嘴唇轻动着突出不成语句的单音节,一只手紧紧地抓着白起的袖子,就像濒死的人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骨节分明的手指关节处泛着青白。

“不能去哪里?医院吗?”白起皱着眉头拍了拍周棋洛的脸,“为什么,你不要命了!”

“……拜托……你……”

“喂!”

再没有听到回话,周棋洛在说完那几个字后又晕了过去,白起顾不了那么多了,一把把周棋洛举起来扔到车前座,一手把着他,一手扶着扶手翻身坐了上去。

 

这一路可谓非常艰辛,好在终于到家了。白起脚不沾地地直接把周棋洛扛到卫生间,用温水冲了个遍,看着他破破烂烂的衣服在水种飘荡,想也不想地统统扯下扔进垃圾桶,然后拿浴巾给他擦小狗一样地擦干,从衣柜里掏出自己的T恤给他套上。

周棋洛大活人一个,这一番折腾让白起废了不少力气,好在他体力好,善于干活儿,才不至于累得骂娘。

白起环视了自己的公寓一周,最后发现只有那张床可以安放周棋洛,于是扛着他把人放到床上,这才清理起一样变成落汤鸡的自己。

一切处理完毕后,白起回到屋子里,床上的人还没有醒,闭着眼睛睡得很沉,模样乖巧又苍白,带着惹女生母爱泛滥的可怜状。

白起不是女生,无论从性向还是性格上来讲他都是个直得不能再直的超直男。周棋洛恳求白起不能带他去医院,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一定有人家的道理,那白起只好把他带回家了,剩下的日后再说,不然又能去哪里呢,别说他是个特/警,就算是普通人,也总不能真的见死不救吧。

白起挠挠头,他最怕麻烦了,而且超没耐心,现在他能做的都做了,面对着这么一个大活人,别说日后,就是现在一时间还真不知道接下来要拿他怎么办才好。

 

周棋洛双唇微张,原本苍白的脸颊上泛着一丝异样的潮红。白起心中一动,走上前去附身摸了摸周棋洛的额头,温度烫得吓人。

这是发烧了吧……

白起很少生病,上一次的感冒还是在N年前,并且只持续了一天一宿,第二天就又是活蹦乱跳的白起了。

所以比起救人,照顾病人才是真的让白起觉得头痛。他翻箱倒柜了很久也没找到一片退烧药,大半夜的加上暴雨,药店百分之二百都关门了。

白起只好学着电视剧里的样子把毛巾浸了冷水敷在周棋洛额头上,希望能让他的温度降下来一些。

周棋洛表情痛苦,倒不完全是因为发烧,白起对这种表情特别熟悉,因为他面对过的伤员太多了,自己也曾受过大大小小的伤。

退烧药没有,跌打损伤的药物可是常备的。这个白起擅长,他熟练地把双氧水碘酒红霉素瓶瓶罐罐地摆了一桌,拿着药棉给周棋洛的伤口消毒上药,途中昏迷的青年哼哼唧唧的,好像对药水的刺激特别敏感,怕疼得要命,好在他没什么力气乱动,伤口虽多却没有致命伤,看来是死不了。

白起给他上完药,上下眼皮都在打架,经过这一番周折,白起就是体力再好也困得不行了,简单地收拾了东西,蜷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evol暴动事件一度让特遣属陷入紧急奋战时刻,现在好不容易平息下来,BS那边也没了动静,看来是有一段时间不会再掀风浪,警官难得地给白起放了几天假,以示对他这段时间优异表现的嘉奖和抚恤。所以这段日子白起过得格外逍遥,几乎又回到了从前三不管的奔放状态。

奔波劳累了一宿,第二天白起临近中午才起床,叼着涂着厚厚一层辣椒酱的烤馒头片踱到卧室,靠在门框上观察床上人的状况。

周棋洛已经醒过来了,呆呆地靠着床头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双手微微握成拳放在棉被盖着的腿上,金色的头发遮挡住他的面容,看不清他的表情。

好像是觉察到了有人靠近,青年明显一怔,过了一会儿才转过头来看向门口的人。

白起就看到一双湛蓝的眼睛,像最清澈的天空和最绵延的海水,干净得没有一丝杂质,纯粹得仿佛可以透过这片碧蓝将青年一眼望到底,同样的也会被这双眼睛看到自己内心最深处的地方。

周棋洛望向白起的瞬间,白起敏锐地觉察到这双眼睛里一闪而过的锐利,这种锐利稍纵即逝,之后青年朝白起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你好啊,白警官,昨晚真是太感谢你了!”



tbc

我大白哥!!!

上一章boss口中的数字是洛洛当年作为试验品的代号,秘闻里有说!

评论(6)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