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禾

码字的 微博:初禾雨上
特会欺负鹤

邻居的秘密 part.36

职业成迷爷x摄影师鹤   本文关键词:①难以启齿的欲望②似曾相识③一/夜/情

part.1 part.2 part.3 part.4 part.5 part.6 part.7 part.8 part.9 part.10 part.11 part.12 part.13 part.14 part.15 part.16 part.17 part.18 part.19 part.20 part.21 part.22 part.23 part.24 part.25 part.26 part.27 part.28 part.29 part.30 part.31 part.32 part.33 part.34 part.35


36

鹤丸一愣,之后皱下眉头教训三日月:“这种生死存亡的关头就不要在意这些有的没的了,赶紧想想对策吧。”

“好好好。”三日月笑容可掬,甚至还带着安慰兴致死摸了摸鹤丸的脑袋,不知道为啥一脸自豪又嘚瑟的模样。

摸头杀不但没让鹤丸感到温情反而弄出一身鸡皮疙瘩,鹤丸连忙躲瘟疫一样往旁边挪了挪。他又不是小孩,三日月也不要搞得他好像很年长似的好吗,又不是老头子。

过了一会儿,鹤丸说:“那你这些天都准备住在这里处理事情,不回家了吗?”

 

“大概是吧。”三日月眨眨眼睛。“不过你希望的话,我会随时回去的。”

鹤丸是有那么一丁点儿想让三日月回去,但又拉不下脸来直接肯定,咳了一声岔开话题:“那个,你的手怎么样了?”

“弯曲的时候还是有点疼,不能握拳,不能拿重物,也太能沾水,你知道吗我这两天上厕所都很苦痛……不过应该没事了。”

唠唠叨叨一堆废话把鹤丸说得有点心惊胆战,鹤丸拉过三日月的左手放在眼前看了看,五根手指光洁如玉,骨节分明,指甲还有一点淤血,不过几乎看不出来了。

“你好好养着吧,别乱来了。”

说完鹤丸就放开他站起身来,看来是不准备在这里待下去了。三日月却一把拉住他。“太晚了,你一个人回家不安全,要不,今晚你就睡在这儿吧。”

 

三日月的手指微凉,不知道为什么被拉住手腕的时候鹤丸一阵局促。他一把甩开三日月的手,三日月有点发愣,他只是很随便地做这个动作,没想到鹤丸反应这么大。连手指上传来的些微疼痛三日月也不多顾忌,不解地看着鹤丸。

 

鹤丸也是一怔,他的本意不是厌恶三日月什么的,而是现在自己对三日月的事情太敏感了,敏感到他自己都大吃一惊。

本来他就是个对什么事都感触比较深的人,而现在对三日月更甚,无论三日月对他做什么,说什么话,甚至触摸他,各种各样的感觉都会在鹤丸的感触中放大数十倍。

鹤丸觉得,三日月就像一个巨大的漩涡,刚开始的时候,自己站在漩涡的边缘,明知道前方下面是无底深渊,只要接近就是万劫不复,还是随着洋流一步步地朝那里迈进;而现在他到达了漩涡最中心的位置,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被卷入深海,而且越陷越深,无法挽救。

 

“不了,我还是得回去,还有一点图片明天我得交。”

鹤丸搪塞着,气氛一时间有点尴尬。

一码是一码,鹤丸不是来跟三日月闹别扭的。鹤丸别过头去,想了想,以飞快的语气道:“如果你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就跟我说。”

 

鹤丸白色的毛衣上面带着点绒毛,在灯光的照射下冷照着一层暖洋洋的光晕,连带着他的脸庞也是柔和而温暖的。

 

三日月的表情慢慢平和下来,眉梢眼角都带着笑容,甚至笑出了一点声音,在调得旖旎暧昧的灯光中夹杂着恍然又愉悦的神色

“并不是代表我原谅你了啊!鹤丸脸上一热,连忙为自己辩解,“我只是处于人道主义担心你的安危。”

“知道了。”三日月从善如流地说到。

鹤丸哼了一声,小声说你知道什么,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鹤丸边说着边去拉门把手,没想到三日月把手覆在了他的手背上。三日月凑在他的耳边轻声说:“你听说我这里私藏毒品,没骂我罪大恶极,甚至没有丝毫怀疑,我说是别人陷害你就毫不迟疑地相信,还替我担心为我分析利弊,你说你都这样了,我还能‘不知道’你现在的心意吗?”

鹤丸觉得再在这里待下去自己一定会把持不住地对三日月做出什么事来,连忙开了门逃之夭夭。

三日月宗近这个人,真的是有毒的!

 

几乎每天晚上鹤丸都会到Galant坐一下,尽管三日月的意思是最近不太平,鹤丸最好不要再来,但是鹤丸怎么能放任三日月不管,虽然已经知道他手段高超能力惊人人脉广泛,但总有注意不到的细节吧。

另一方面,鹤丸也是要证实给自己看,虽然三日月偶尔是很混蛋,但某些超越底线的事情,三日月不会去碰触。

虽然知道自己做不了什么,但鹤丸还是不甘心待在家里,等待着三日月或是警察来告诉自己最后的结果。

 

这天鹤丸惯例在Galant小坐,身穿白衬衫燕尾服的服务生给他端上一杯红酒,在把酒杯放在鹤丸面前的时候,鹤丸无意中发现,这个服务生的指甲颜色有点奇怪。

不是像三日月那种受伤之后留下的青黑或者淤血后的紫黑,而是真正的单一的黑色色调,从指甲根部开始慢慢扩散,一直到外围颜色慢慢变成浅淡的灰色,除此之外别无他色。

因为之前关注过三日月的手指,所以现在鹤丸对这种颜色才更加敏感,他以前在网上看过,这不是灰指甲或是什么,这好像是吸毒者才会有的体态特征啊。

 

这太奇怪了,Galant是D市首屈一指的娱乐场所,各个工作阶层人员管理有素,按理来说无论如何都不会聘用吸毒者。

鹤丸目光一路跟随他,很快那名服务生把托盘上的酒水吃食送完,也和他有了一段距离。不过在鹤丸这个角度还是能够看清楚。鹤丸站起来,和服务生始终保持着这样的距离,慢慢跟着他。

 

鹤丸经常来的缘故,在三日月的指引下也熟悉了这里的地形位置,除了接待客人的前厅,里面还有几百个KTV包房,总统套房,休息室以及让人脸红心跳的“主题大床房”。

只见服务生送完东西并没有马上到后厨再拿,而是往门外走去,还偶尔往四处看看,好像怕有人监视他一样。厅里面都是专心玩乐的人,根本没人注意到他。

职业因素,鹤丸跟踪躲避还是有一套的,因为毕竟某些场合不适于拿着相机正面拍照,而一定要在暗中进行。鹤丸跟了他一段时间,直到拐进一个昏暗的胡同,那个服务生才停下来。

 

鹤丸在离他五米不到的一个拐角处也停下来,他看到服务生前面还有一个人,那人面露凶光,满脸戾气,两人好像在谈论什么,之后那人交给服务生两个白色包裹,一个大一些,一个很小。服务生连忙打开小的那个,迫不及待地放到了鼻子底下。

鹤丸一看就明白这人在吸毒,而另一个人无非就是毒品交易人员了。鹤丸慢慢掏出手机,调出照相机夜景模式,关闭闪光灯,对着那两人背景连拍了数张。

一声怪叫划过天空,那个忽然警惕起来,以飞快的速度四周张望,渐渐锁定了一个地方——鹤丸缩在的位置。

那人停滞了一下,然后慢慢朝这边走过来,夜色中腰间似乎有一道晶亮的利光,好像随时都会拔刀出鞘。

知道事情可能要不好,随着那人的动作,鹤丸慢慢往后退去,他也不知道自己明明身对方目光死角处,对方为什么会发现。

脚步越来越近,鹤丸头上有点冒冷汗了,他知道这种人穷凶极恶,被看到了交易,杀人灭口也说不定。

 

鹤丸觉得心脏跳动得激烈,在静谧的夜晚中他几乎能够听到这种疯了一般的心跳,他想要大声喊叫,来驱散这种令人窒息的压抑。

真的这种感觉太难受,他就要忍不住了。

忽然黑暗中伸出一只手,从鹤丸身后捂住了他的嘴巴。



----------------------

嗷我滴鹤宝宝!!!

下一篇写他俩的校园恐怖悬疑也行啊哈哈哈哈(脑洞多得如同打地鼠┗|`O′|┛ )


评论(5)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