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禾

码字的 微博:初禾雨上
乙腐通吃,不接受ky,不喜欢请右上角,这里谢过了

邻居的秘密 part.34

职业成迷爷x摄影师鹤   本文关键词:①难以启齿的欲望②似曾相识③一/夜/情

part.1 part.2 part.3 part.4 part.5 part.6 part.7 part.8 part.9 part.10 part.11 part.12 part.13 part.14 part.15 part.16 part.17 part.18 part.19 part.20 part.21 part.22 part.23 part.24 part.25 part.26 part.27 part.28 part.29 part.30 part.31 part.32 part.33


34

鹤丸把自己关在家里,任房门怎么被敲都不肯开门。

他不想见到三日月,现在他最烦的就是三日月。

这都是什么事啊,该说的都说了,该做的都做了,一片真心交付出去,鹤丸甚至真的在为以后两人的生活做打算。

结果,人根本就不是打工的,不是MB,人是Galant的幕后大BOSS。

之前还担心三日月会被他们老板坑,所触及的那些黑道会对他不利,为他的境遇感到心酸。但是没想到,三日月才是站在巅峰压榨别人的哪一个,完完全全地颠倒了次序。

一切都真是太可笑了,

 

鹤丸在家宅了三天,最后储存的粮食都吃完了,饿得实在受不了,于是穿戴整齐出去买吃的。

回来的时候,他看到三日月倚靠在自己家门上,看起来像要睡着了。

这家伙是听到自己出的开门声,然后就一直等在这里的节奏啊。

 

“鹤丸。”看到鹤丸回来了,三日月站直身子,一脸忧心忡忡,甚至还有点忐忑:“你回来啦。”

无论三日月的表情有多可怜,鹤丸都只在那张漂亮到惊人的脸上看到奸诈,骗子,小人几个字。

鹤丸什么都没说,躲开三日月朝他伸过来的手,面无表情地掏出钥匙开门。

“我不是有意要骗你的,这本来就是一场误会,我从来都没有说过的职业啊,只不过后来……”

“走开。”鹤丸推开三日月,挤进屋去刚想关门,门框却被三日月一把撑住,“鹤你听我说。”

“你谁啊。”鹤丸用力拉着门把手。现在三日月说什么都没有用,他的话又有那一句是真的,狼来了的故事没听过吗?鹤丸不想再陪他玩下去,也不想再想个傻子似的让他看笑话。

“是你说的我们的关系到此为止,我干嘛要听一个跟我毫不相关的陌生人的话话。”更不会让这个人把自己玩弄于鼓掌之上。

鹤丸太坚决了,三日月下了力气死撑着门框,有点焦急:“鹤,这件事是我不对,我之前是想找个何时的时间告诉你的。你先开门让我进去。”

“你够了!”三日月的脸在门缝里被压缩得扁扁的,鹤丸气急,一个用力把门关上,却好像搁在什么东西上,随即而来的是一声闷哼。

 

不会吧……

 

鹤丸心惊肉跳,连忙开门,看到三日月站在那里握着左手手腕,表情扭曲。他的左手四根手指青红一片,甚至丝丝缕缕地往外冒着血丝,看起来就像要断掉。

“鹤……”三日月小声呻吟。

鹤丸脑子嗡嗡的,“你,你没事吧!”

三日月没有回答他,好像已经疼得说不出话了,闭了眼睛眉头紧皱,看起来随时像要晕过去,双手抖得厉害。

 

鹤赶紧把三日月拉进屋里,翻箱倒柜地找出医药箱。他的手法很好,紧急处理之后包上纱布,三日月的左手顿时成了一只白胖的粽子。

“我给你应急处理了一下。”鹤丸翻出衣服边套边说:“但是你夹得不轻,不知道有没有伤到骨头,我得带你去趟医院。”

“……不去……”

三日月半死不活的,竟然还能吭吭唧唧地拒绝。

“不行!”鹤丸一下就火了。当初是谁非要拉着他往医院跑啊,怎么轮到自己就不知道爱惜了呢。

“我没事,平静一会儿就好了……”

三日月咬着下唇伏在桌子上,死活不肯动地方,鹤丸自己也挪不动这个大爷,非常的无奈又火大。

“你是笨蛋吧!”没办法,鹤丸只能骂他,“你手指不想要了是吧,干脆剁下来算了。”

“你别骂我了。”三日月抬起脸来看着鹤丸,一脸委屈,“我只是想跟你说说话,如果你能理我,那我这双手就算废掉也值得。”

“……”

 

接下来两人没了话,一个坐在这边,一个倚在那边。

最疼的那股劲儿过去,三日月看起来好了一些,刚刚白得吓人的脸上也有了血色,看来是没有伤到骨头和筋。

鹤丸拍拍身上,把医药箱收起来,“你要是没事了,就走吧。”

“鹤……”

“别这么叫我,烦。”

三日月看着鹤丸弯下腰去的背影,“你不喜欢我了吗?”

“我不喜欢骗子。”

鹤丸的话简洁而有力。三日月觉得伤口又疼了,咬住嘴唇,“可是我从没有跟你说我我的职业啊。”

鹤丸呆了一下,之后挑着眉看三日月,“是啊,的确是这样,都是我的原因,跟你没关系,行吗?”

 

仔细想想是这么回事,是自己以为三日月是出卖色相的,傻了吧唧地“包养”了他,水乳交合负距离接触,甚至把一片真心都付出去了,这的确都是自己的问题,剃头挑子一头热,这些都跟三日月无关,是自己一厢情愿。

自己怎么就这么傻啊,这些日子,这么多天,自己让三日月看了多少笑话,而这个人竟然还能边抱着自己边在他耳边脸不红心不跳地谈论包养关系。

有句话这么说的来着,一厢情愿就得愿赌服输。但是,鹤丸一想到所有的一切都是三日月逗着自己玩的,就不能服气。

他还想揍三日月,狠狠地揍他,管他是不是什么夜店BOSS,黑道大佬。

 

这个人可真是,太可恶了。

 

“你走吧。”

这么一想,鹤丸倒也冷静下来了,身上的戾气都卸了下来,像烈火烧尽剩下的柴灰,死气沉沉了无生趣。他再也不想为三日月的事情费神了。

“反正你就是这样的人,觉得好玩就逗一逗,没意思了就马上消失。”

鹤丸低下头,“我们果然根本就不是一类人。”

 

“那又怎么样。”

 

三日月的声音请冷冷的。鹤丸抬起头,就看到三日月向自己走过来,气场和刚才可怜巴巴的样子完全不同。

鹤丸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后背撞在了墙上,紧接着耳边是蛮重的一声闷响,三日月把包裹着纱布的那只手抵在鹤丸的耳边,微微俯下身道:“你和我,怎么就不是一类人了。”

鹤丸一愣,忽然发现三日月会错意了,自己想说的不是那个意思,他虽然知道真相后一直骂三日月是骗子小人什么的,但他刚刚指的却不是这个。他原本的意思是,三日月这种大佬,怎么会认真对待自己这样的小人物呢。

他刚刚是有些自暴自弃了,才死心一般地说出那些话,倒是完全没有想要责怪三日月的意思。

 

“爱是不是吧,反正我不想见到你了。”

鹤丸撇过头去,他不想见到三日月,不想再跟他有任何关系,好烦啊,怎么会卷进这么麻烦的事情里,他不想再继续了。

但是下一刻三日月捏住他的下巴将他的脸扭了过来,低头吻住了他。

 

鹤丸惊得睁大了眼睛,没想到事到如今三日月还是这样,呜呜呜地抗拒。这个吻极太具侵略性,三日月吮吸着鹤丸的嘴唇,然后舌尖长驱直入地探进口腔里,在那一片温热中攻城略地。

唇齿间都是淫靡的水声,鹤丸想推开三日月,但是先一步被对方捉住了双手手腕,双腿间也被挤进去的膝盖支撑禁锢。

三日月吻了很久才退出鹤丸的口腔,微侧过头,舌尖在鹤丸的耳廓上画着轮廓。鹤丸脸涨得通红,他这里太敏感了,酥麻感如电流般涌向全身。

但他还是抗拒,三日月箍紧了他的双手,在他的脖子处温存了一会热,然后三日月一边亲吻他,一边半拉半推地往旁边走。

鹤丸被仰面放倒在沙发上,三日月撑在他的上方看着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误会消失,三日月从出卖色相的MB直接升级到黑道大佬,浑身上下的气场都不一样了。

连鹤丸天不怕地不怕的内心都有点动摇了,表情略微变得惊慌。但是三日月没有继续进一步的动作,而是就这么看着鹤丸。

三日月说:“其实我那时候说我们包养的关系到此为止,就是想要告诉你我的一切,我也不想再接续用那样的方式引起你的注意,博取你的好感了。”

 

……恩?

总觉得……哪里不对的样子?

 

“可能你不知道。”三日月表情正式,声音坦诚,目光坚定而柔和。“我从很久之前,就喜欢你了。”



---------------------

猜猜是多久以前?

吼吼吼是时候点亮关键词了!!!



评论(21)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