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禾

码字的 微博:初禾雨上
乙腐通吃,不接受ky,不喜欢请右上角,这里谢过了

邻居的秘密 part.32

职业成迷爷x摄影师鹤   本文关键词:①难以启齿的欲望②似曾相识③一/夜/情

part.1 part.2 part.3 part.4 part.5 part.6 part.7 part.8 part.9 part.10 part.11 part.12 part.13 part.14 part.15 part.16 part.17 part.18 part.19 part.20 part.21 part.22 part.23 part.24 part.25 part.26 part.27 part.28 part.29 part.30 part.31


32

鹤丸只顾自己在那说,没想到三日月会这么问,一时间哽住,好半天才承认道:“我见了鬼丸。”

“就是上次黑天楼道外和你办事的那个人吗?”

“是啊……哎不对,什么叫和我办事啊!”鹤丸吐血,就算两人之前有过什么,那也是以前,现在他鹤丸明明正直得很好吧,三日月要不要这么夹枪带炮啊。

三日月不置可否地笑笑,不过这笑容没什么温度,让鹤丸一度觉得心虚,好像上学时候明明是被别人追,老师却觉得你们是两情相悦情投意合,还非要让你亲口承认一样。

鹤丸郁闷,不过他不想顺着三日月的思路走下去,因为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鹤丸实在很担心三日月。

 

鹤丸拿着风筒一边吹头发一边怼三日月说:“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闲心管我和鬼丸,还悠悠哉哉地挑家具,你能不能担心一下你自己啊。”

“我自己怎么了?我很好啊。”

“三日月你是真的觉得自己的运气非常好不会被抓住把柄是吧,你要是蹲监狱我可不帮你送饭啊。”

 

风筒声音很大,鹤丸的声音更大,听起来好像有一股火气在里面,呼呼的风声就好像他心中的怒气呼哧呼哧地往外冒。

 

三日月笑:“你这么担心我啊。”

直到鹤丸吹完了头发,神清气爽地走到三日月跟前,弯下腰扶着椅子两边的把手,“我是怕你不好,很怕很怕。”

三日月被鹤丸圈在里面,空气中都是沐浴露的清爽气息。三日月仰着头看他,“哦?”

 

鹤丸就这么看着他,心中的那团迷雾好像在逐渐散开,逐渐慢慢展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宽广的一望无际的江海,纯粹的广阔纯粹的蓝,好像任何迷茫都不复存在,任何的担心都烟消云散,明明是从无交集的两种人生,所处的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但是这一刻天和地是相连的,云和风是交融的,河流与山川是汇聚的。

 

“我不希望你出事,更不想你一声不响地就离开我,让我再也找不到。”鹤丸摸了摸三日月的脸颊,凑近他,“我不管你是牛郎店的头牌也好,是流氓小偷也好,跟黑道有联系也好,逢场作戏也好,有我从未接触过的际遇也好,无论如何,我都还是……不想放开你。”

“鹤丸?”

“你对我不需要有任何隐瞒,有什么困难我希望你能让我和你一起面对,你相信我我绝对能够帮到你。希望你能跳出我们之前的那种关系,用对待普通人的心态对待我。”鹤丸笑了笑,“你不是也说我们的关系‘到此为止’了吗,那正好新的关系从‘现在开始’,慢慢来没关系,我可以等的,等到你也真的喜欢我。”

 

鹤丸不想再失去三日月啦,鹤丸承认这些天他都非常非常地担心三日月,在家忙任何事情都静不下心是为了三日月,心烦意乱是为了三日月,去Galant是为了三日月,拒绝鬼丸的请求也是为了三日月,他满脑子都是这个人,既然是这样的喜欢他,那么还有什么是不能说和放不下的呢?

今天的误会真的让鹤丸认清了一些东西,他本来不是一个瞻前顾后的人,想做什么从来都会第一时间去完成,但是“喜欢”的心情还是第一次,才会这样乱了阵脚。

 

“你啊。”三日月叹了口气,摸了摸鹤丸还泛着潮气的头发,就好像在安抚一只湿漉漉的海鸟。明明波涛汹涌路途艰难,却偏要横跨江海固执地从北方飞到南方。

 

一张大床上,鹤丸睡在这边,三日月睡在另一边,两人中间第一次隔了一段距离。

关了灯之后屋子里一片漆黑,彼此的呼吸声格外明显,鹤丸枕着手臂脸冲着外面,觉得这气息潮湿且绵长,拼命地把他往三日月身旁吸引,想要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

“鹤丸。”三日月知道鹤丸和自己一样并没有睡着。“你真的那么喜欢我吗?”

这一个问句里没有以往的调侃逗弄成分,而是带着一种认真的叹息。

鹤丸嗯了一声,带着淡淡的鼻音。

“但是,会很辛苦。”

“我不怕。”鹤丸说。他知道三日月是什么意思,同性恋这类人,一旦认真起来,会承受来自各方面的压力,鹤丸这边家庭的压力,还又三日月那边的复杂关系。路途会很遥远,境遇会很艰难。

 

但是那又如何。

 

“可是,你会对我失望的。”三日月转过身来面对这鹤丸,“因为,因为……”

“才不会呢。”鹤丸也转过身,坚定地说着,嘴角勾起一丝微笑。原来三日月也有担心和软弱的时候,这反而让他更加真实和可爱起来。

“我说过啊,不管你是做什么的,在我心里,你都是最好最好最好的,我不会在意你的过去。”

三日月有点着急:“可是我——”

“没事的。”鹤丸摸索到三日月的手掌,牢牢地握住,“Galant那边可以辞职吗?他们会不会放你?或者还要一段时间才可以?有我可以帮到你的地方尽管说。”

 

三日月的话被打断,也就不说了。想想也是,现在告诉鹤丸的话,那真是破坏了今宵良夜,说不定鹤丸会收回所有的话满屋子追杀他……

“放心吧,我在这行业这么多年,也不是白混的,自有应对的一套手段,你只要相信我就行了。”

三日月太自信了,这种自信是不符合常理的,人警察蜀黍都找上门了,三日月怎么还这么高枕无忧呢?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鹤丸听到三日月这么说竟然真的安心不少。如果放在以前鹤丸肯定会觉得三日月一定又是在忽悠他,但今夜,可能是他们都坦诚相对的缘故,三日月说什么鹤丸都觉得那是真的。

这种感觉真是太好了。

 

鹤丸国永又变成开开心心的鹤丸国永了,心情舒畅神采飞扬,照片还在某知名网站上一举获得金奖。

奖金有好几千呢,这是最让鹤丸高兴的事情。最近鹤丸也开始攒钱了,不再像以前一样赚一笔花一笔,有钱了就山珍海味全国各地浪,没钱就家里蹲啃馒头。他现在每一分往银行存的钱,都是将来作为给三日月赎身的筹码。想着三日月或许离自由身越来越近,鹤丸就非常满足。

 

“你别来找我了。”

鹤丸对鬼丸说。可能是年龄大了的原因,对待身边的人和事都逐渐包容,觉得鬼丸真的没有以前让他那么讨厌。但是,这不代表他乐意与鬼丸频频单独见面,这样总有一种背叛三日月的感觉。他现在可是有家室的人。

“我不是警察,没有义务帮你,也的确帮不了什么。我跟你说过三日月跟你一样就是个打工的,你干嘛跟他过不去啊?我可以保证三日月是清白的,Galant是有幕后也好,鼓捣什么也好,跟他绝对没有关系。”

“不是我有意这样,而是三日月真的有问题。”

“行了行了。”鹤丸斩钉截铁,气势汹汹,“你别再诋毁三日月,现在三日月是我男朋友,有义务保护他的个人安全和个人隐私,以后再让我看到你在Galant鬼鬼祟祟,小心我看到一次揍你一次。”

 

鬼丸盯了鹤丸一会儿,冷笑一声,“你傻吧,你保护他?你在搞笑吧。”

 

鹤丸第一次被人这么直白地嘲讽,气得张大嘴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警察办案要有凭据的,我会怀疑从而调查他,那是因为他真的不一般。”鬼丸冷冷地盯着鹤丸,“他的身份隐藏的太好了,而且我每次走进他一步,都有层层叠叠的关系和人物为他遮挡,一个普通打工者,会有这样的能耐?”

 

鬼丸是暴戾了些,但鹤丸知道他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从不说谎。

鹤丸听得有点发愣,觉得这些话还是有道理的。

 

三日月的行事风格的确不像普通打工者,无论如何,都太滋润也太强势了一些,尽管他看起来是妥协和随和的,但是骨子里的强势和自信,鹤丸越和他接触越有发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总觉得好像有哪里出了问题……

鹤丸忽然想起那天晚上三日月要和他说的,两个因为和可是,因为那天自己太激动,硬生生地没让三日月说完,他以为那是三日月难得表现出的退缩,而他不能让三日月退缩。

如今想起来,当时三日月所说的可是到底是什么呢?



-----------------------

被吓到开窍的鹤球,是时候往前推进剧情了

坦诚地谈恋爱多好啊!!!我旋转爆哭!!!

评论(16)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