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禾

码字的 微博:初禾雨上
特会欺负鹤

邻居的秘密 part.31

职业成迷爷x摄影师鹤   本文关键词:①难以启齿的欲望②似曾相识③一/夜/情


31

搬走?

鹤丸完全没想到三日月要搬走。不过话说回来,这次上面检查得突然,三日月有这个打算太正常了。

看着那些家具,鹤丸忽然觉得挺心酸的。都是出来谋生的人,行业不同罢了,三日月又没有杀人放火,D城怎么就容不下他呢?

 

鹤丸脚不沾地地跑到楼上,发现三日月家空空如也,家具被般得差不多了,主要的是,三日月不知去向,竟然没有在现场指挥。

鹤丸忽然感觉事情不大对头,连忙翻出手机调到三日月的号码给他打电话。鹤丸也不知道为什么非要打这个电话,完全没有道理,但是他现在就是想知道三日月在那里,在干什么,怎么搬家也不知道在现场看着。

漫长的信号声音叫得人心急,鹤丸恨不得把手机怼进耳朵里。心里狂呼你丫的快接快接快接啊。

然而随着嘟的一声断线,鹤丸的心情也跟着沉到了谷底。

 

怎么回事啊,三日月怎么连他的电话都不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鹤丸拿着手机的手垂下来,倒腾家具的碰撞声像锤子一样击打着他的神经,每一下都非常非常的沉重。

鹤丸忽然感到一阵莫大的恐慌——

如果三日月再也不回来了,跟Galant辞职了,也再也不接他的电话,甚至有朝一日连电话号码都换掉了,那天南地北的,自己要到哪里去找他呢?

心脏那里像漏掉了什么似的,鹤丸本来以为心脏只有拳头那么大点,根本装不下那么多东西,有些事情过去了也就过去了。但是他从来只是想往里面装东西,只考虑那个器官能不能承受得住,以达到给自己减压的效果,却从来不知道,原来被那里被掏空的时候竟然这样让人难受,好像过往的接触过的见识过的经历过的全世界都不足以弥补这种难受和恐慌。

 

鹤丸噔噔噔地下楼找到那个家政小哥,问这屋有没有交代过什么。

“没有啊,就是让我们把这些家具扔掉。”

“那你知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

小哥拉开搬运车车门,一只脚已经踏上去了,笑着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这些细节他哪儿能跟我说呢。你们是邻居,你们才更熟吧。”

 

说完小哥就走了,留下鹤丸一个傻愣愣地站在原地。

不不不,我不清楚啊!鹤丸在心里狂呼,虽然他和三日月当了这么久的邻居,甚至频频“负距离接触”,但是回头想一想,好像三日月的很多事情,鹤丸并不清楚,三日月从来都没跟他说过。

三日月和鹤丸只是包养与被包养的主顾关系,但是说到底他们也算朋友,毕竟住得这么近。从朋友道义上来讲,忽然跑路怎么也得告诉自己一声啊。

 

鹤丸按着触摸屏又给三日月打电话,这一次的语音提示很快传来:对方已关机。

 

鹤丸彻底蒙了,三日月明显不愿意再有人打扰他,要一个人躲得远远的,可能是回老家,也可能到另一个城市谋生,就是不会再回D市了。

自己又没有岩融甚至今剑的电话号码,更找不到他们。

自己和三日月彻底失去联系了。

刚刚的恐慌是突如其来的一阵狂乱,而这一次是透彻心扉的凉意,像雾气那样弥散开来,给空空如也的胸腔蒙上灰黑的颓败。

 

鹤丸慢慢蹭上了楼梯,开门的时候回头看了眼大敞四开的对门,最终还是走了进去。

偌大的客厅空空荡荡的,夕阳斜照在空旷的墙面上,细细的灰尘在空气中跳跃,周围的一切突然都很安静。

鹤丸从来都有自己的爱好,就算经常一个人行走于各大城市,名山大川,高山河流,也从不觉得有什么孤独寂寞的。但是现在鹤丸一个人站在这里,忽然觉得很孤单。

他终于知道三日月为什么说两人到此为止了。

原来是这个意思,不光是他们的“关系”,连邻居,连朋友关系都一并结束了,他们真的只能到此为止了。

鬼丸还说要以三日月作为突破口调查Galant,真是蛮好笑,人都走了,还调查个屁啊。

太难受了,这种感觉太难受了。

他再也见不到三日月了,明明对他那么的……

 

“鹤丸?”

 

就像雨滴落在沙漠,由突如其来到渐渐涌现出一个湖泊,水流沿着空旷的地表蔓延到地面八方,草长莺飞,满目滋生。

鹤丸几乎是惊慌失措地转过身,就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站在自己身后,笑眯眯地看着鹤丸。

 

鹤丸的身体比大脑还快地先一步扑到了三日月身上,冲力太大三日月后退几步撞到墙上,不过后背有鹤丸抱着所以并不疼。

三日月惊讶地眨眨眼睛,“鹤丸你怎么了?”

鹤丸紧紧包了三日月好一会儿才松开手,拳头抵在墙上把三日月禁锢他的范围呢。

鹤丸咬牙切齿:“你还舍得回来啊,是忘记拿什么东西了吗!”

“恩?”三日月不知道鹤丸情绪怎么这么大,“对了我买了蛋糕,要一起吃吗?”

三日月扬了扬手中的盒子,鹤丸才发现三日月还拎着东西,傻愣愣地退到一边。

 

三日月让鹤丸先帮忙抱一下蛋糕,自己去天台拽了一张简易桌子出来,之后又搬了两只塑料凳子。

三日月接过蛋糕放在桌子上打开来,边用刀切着边对鹤丸笑道:“不好意思啊,家具都搬出去了,只能先这么委屈一下了。”

鹤丸心不在焉地恩了一声,这些都不是重点。鹤丸接过切成三角的蛋糕,有点闷地道:“你这家伙究竟搬到哪里去了啊?”

“什么?”三日月抬起头满脸问号,随即会意了鹤丸指的是什么,不由得笑道:“不是,我在这儿住的很好啊,没有打算要搬家。”

鹤丸就奇了怪了:“那你大张旗鼓扔家具。”

 

“哦,你说那些啊。”三日月摆摆手,“我最近在杂志上看到一套酒柜,特中意,你知道的凡是限量款的只要一出货几乎是秒空,不过好在我找人弄到了。”

“……”

三日月环视了空空如也的客厅,“但是后来我发现这我其他家具不太适合那个酒柜的颜色,款式也不太搭,我就索性全都换了,虽然麻烦了点,但我喜欢嘛,再说生活还是要有新鲜感才好。”

“……”

“鹤丸你觉不觉得我原来的那些家具颜色有点灰?我中意的那款酒柜是白色的,还是要由亮色来配它才更合适啊,这样顺便客厅的采光会更好,唔,这样的话窗帘就得选颜色深一些的,不然想制造什么情调的时候就麻烦了。至于卧室我暂时没打算换,睡觉的地方还是暗一些的好。”

“……我不想探讨你的家具陈设,更不想探讨你的美学。”鹤丸咬牙切齿地把蛋糕一放,把话题引入正轨,“那我打你的手机你怎么不接,之后还关机了!”

“你给我打电话了?”三日月很意外,从外衣口袋里翻出手机,按了两下之后举到鹤丸眼前,傻乎乎的:“没电了。”

“……”

“也可能我当时忙着挑家具,没听到。”三日月笑呵呵地又给鹤丸切了一块,“吃蛋糕吃蛋糕,他家蛋糕超好吃,我超爱的。”

 

鹤丸崩溃,这一天到晚的都是什么事啊,人三日月根本就没打算搬走,那自己先前都是在郁闷什么啊!

 

鹤丸阴沉着脸拿着叉子在蛋糕身上戳戳戳。三日月看了鹤丸一眼,好奇地:“鹤丸你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

“什么事也没有。”鹤丸欲哭无泪,不过心里总算是踏实了,三日月没有走,并且看样子是要继续长期住下去,这真是太好了。

三日月意味深长地恩了一声,“你不会怕我搬走又不接你电话,你再也找不到我了吧。”

这可说的太准了!

鹤丸脸腾地一红,“才才才才不是呢,我就就就就是……”

三日月被逗笑了,鹤丸性子太直了,心里想啥嘴上不承认脸上的表情也会把他出卖个一干二净。

 

三日月家里毕竟刚般完家具,做什么都不是不太方便,于是决定到鹤丸家暂住一宿。

鹤丸边洗澡边和外面的三日月聊天:“最近上面查得严,我看你是一点担心都没有。”

“我为什么要担心,有什么可担心的,倒是他们应该操心。”

“你就没有一点紧张感吗?这要是被抓到把柄,判终身都是有可能的,何况我看你工作那地方水绝对不浅,我觉得管理层一定是大人物,你小心被被当枪使。”

“没那么夸张吧。”

“怎么没有。”鹤丸心想三日月可真是波澜不惊,火烧眉毛了人家都注意到他了,他倒好还在这不紧不慢地享受人生。

 “你朋友不是也告诫过你吗?反正你最近注意点动静吧。”鹤丸洗好了,裹着浴巾拿毛巾擦着头发,“尤其出去的时候注意身边可疑人员,Galant最好别去了,能换就换一家。”

“鹤丸,”三日月把茶杯放到桌子上,“最近你是不是见过什么人?”


评论(13)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