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禾

码字的 微博:初禾雨上
乙腐通吃,不接受ky,不喜欢请右上角,这里谢过了

邻居的秘密 part.30

职业成迷爷x摄影师鹤   本文关键词:①难以启齿的欲望②似曾相识③一/夜/情


30

和鬼丸吃喝完事回家已经凌晨两点多了,鹤丸直到洗漱完上床都觉得脑袋涨涨的,一宿没怎么睡好,梦里都是鬼丸拿着他那柄黑色的手枪把三日月枪毙的画面,子弹飞出,血花飞溅,血糊了他一脸,并且画面反复播放。

鹤丸出了一头的汗,猛地睁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借着从窗帘缝隙里透出来的微光,看了眼墙上的时钟,还不到六点。

合着他就睡了三个多小时。

鹤丸头脑发胀眼睛发酸,浑身都没什么力气,不过一旦醒了他就睡不着了,下床洗了个澡,洗澡的时候感觉屁股后面隐隐作痛。

鹤丸以为那里差不多已经好了,昨天就在Galant喝了点酒,之后又跟鬼丸喝了一些,又吃了那么多的烧烤海鲜,加上没有休息好,现下竟然有重新发作的趋势。

 

可真是太疼了。鹤丸一脸苦逼地裹好浴巾从浴室里出来,看到沙发上手机指示灯闪闪发亮,拿起指纹解锁后一看,发现是鬼丸给他的短信。

鬼丸想约鹤丸中午出来吃饭,顺便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对鹤丸说。

鹤丸本来不是很想去,他现在浑身上下都难受,实在懒得动弹。但是看鬼丸的语气特别正式严肃(虽然他平时也很严肃),忽然觉得这趟自己非去不可。

他隐约感觉鬼丸想对他说关于Galant的事情。

 

中午时分鹤丸如约而至,地点是运河公园里的一个餐吧。装修高端大气上档次,周围环境清风拂柳河水潺潺,比鹤丸专注一百年的街边大排档不是一个档次水准。

鬼丸已经等在那里了,坐在靠窗的地方正慢慢喝茶,从那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下面的流水远处的楼阁,是个观景的好位置来着。

鬼丸已经点好了菜,只等鹤丸来就可以上桌了。鹤丸走过去拉开椅子坐下来,着一坐不要紧,疼得他龇牙咧嘴,后面的地方好像又裂开了。

“那你怎么了?”鬼丸古怪地看了鹤丸一眼。

“没,没什么。”鹤丸心虚地扶着椅子把手慢慢坐下来,表情狰狞面部扭曲,连忙倒了茶掩盖尴尬。

鬼丸瞥了鹤丸一眼,说:“你平时还是节制的好,不然反复这样,将来那里是要作病的。”

鹤丸一口茶差点喷出来,连忙为自己开脱:“不是你想的那样!”

鬼丸不置可否地冷哼一声,端起茶杯喝茶。

 

鬼丸那一声哼得鹤丸特别心虚,鹤丸暗想,是啊是啊,鬼丸是专们负责扫黄打非的,这种事情他瞥一眼就能看穿一切吧。

真是个不能惹的治安队队长。

但是要说不节制就太冤枉鹤丸了,其实这几个月除了三日月,鹤丸还真没有找过别人,特别守身如玉。

鹤丸不想被人说成这样,反驳道:“我没有不节制,我就是……”

“就算是跟一个人,床事的频率太高也不好。”

“……”

鹤丸知道鬼丸指的“一个人”是“哪个人”,不由得心想关得真宽,无论如何都是我和三日月的事,关你毛事,职业病吧。

鬼丸道:“鹤丸,你是不是在心里骂我呢?”

鬼丸的声音向来清冷,面容严肃,即便不说话往那一站,气场也压人三分。鹤丸翻着白眼,说没没没,我怎么敢骂警察哥哥啊,我还想多活两年呢。

 

不多一会儿菜就上来了,什么虾皇饺蜜汁叉烧杂菌肠粉珍珠糯米鸡银耳木瓜粥看得鹤丸瞠目结舌。

这才发现鬼丸定的是一家港式餐厅,点的食物也都是鲜嫩清淡的。

这是怕鹤丸昨天有伤,又吃了那么多辛辣烧烤再吃重口味食物不好?

 

鬼丸平时看起来就是一副冷着脸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没想到还有这么细心的一面,真是比以前成熟太多了。鹤丸不由得想这还是那时候把自己怼得三天下不了床的人吗。

鹤丸说:“鬼丸,你所说的重要的事……不会就指这个吧。”

给他点一堆营养品让他养生?

“什么?”鬼丸不知鹤丸所指何意,也不细追究,自顾自地说:“我今天约你出来,是想拜托你一件事情。”

“恩?”

 

鬼丸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搁,拿湿巾擦了擦手,说道:“现在我们组里在D市全面整顿娱乐场所,已经有很多家暗地里进行违法买卖生意的店已经被窝们查封了。昨天我和你说过,我怀疑Galant背后也在进行类似的事情,我们之前派了很多人手过去,结果非但一无所获,反而打草惊蛇,不得不暂时撤离下来只留我一人暗中巡视,先让他们放松警惕。”

听鬼丸如是说,不知道为什么鹤丸的心一下子吊了起来。鹤丸抬起眼睛看着鬼丸,单刀直入地:“所以?”

“Galant的行事作风周全细密,一时难以抓到把柄,我希望能有一个局外人进入内部暗中协助我。”鬼丸盯着鹤丸,“我希望那个人是你。”

鹤丸一时间摸不到头脑,实话实说:“可是,我什么都不懂啊。”

“你不用懂什么,也不用做什么,只要平时留意观察就行了。你们两个住得近,你只要把他平时生活规律,进出门时间,带什么人出去或回家适时汇报给我就行。你放心,这事完全没有危险性,你不用担心。”

“不是,”鹤丸有点懵逼,他不是担心这个,而是潜意识里已经知道鬼丸指的是什么了。鹤丸手心里都有点出汗,嘴上还是想要确定:“什么住得近?你让我观察谁?”

“三日月宗近,要调查Galant,我觉得这个人至关重要。”

“没有的事!”鹤丸一拍桌子站起来,惹得周围的人向这边侧目。

鹤丸知道自己情绪激动了,勉强镇定了情绪,重新坐下来。鹤丸捏着手指据理力争:“虽然三日月是在那里工作,但也只是个打工的,怎么就成了你口中的至关重要了!”

三日月果然还是被他老板当替罪羊了吗?先透漏出风声引起治安局注意,然后关键时刻一举把他顶出去。

鬼丸的话证实了自己的猜测。这真是太可恶了!Galant都是些什么人啊,鹤丸就知道干这个迟早有一天要出事的。

 

鬼丸看了鹤丸一眼,“你确定三日月宗近只是打工的?”

 

好啦好啦,虽然三日月是比普通的MB高大上,甚至和上面的人交情不错,但也谈不上至关重要,好像只要把三日月里里外外调查清楚了,就能把Galant怎么样似的。

鹤丸咬着嘴唇不肯说话,眉头拧成了一个漩涡,他就是为三日月打抱不平。

一看鹤丸的表情鬼丸就明白了,鹤丸是陷在三日月宗近这个深潭里不能自拔。鬼丸说:“鹤丸,三日月宗近这样的人,表面上看起来他是一杯水,就摆在那里触手可及,好喝又解渴,实际上下面是深海大洋,比你看到的要复杂千倍万倍,不是你能够接近和了解的。”

“……”

“你也不想跟这样的人有什么瓜葛吧?”

“……”

鬼丸握住鹤丸平放在桌面上的手,“就算是为了你自己,你也一定要多多留意三日月宗近,他这个人绝对没那么简单。”

 

鹤丸本来就睡眠不足脑袋蒙圈,跟鬼丸分别后更乱了,好像一团蜜蜂在里面嗡嗡叫,叫得他心烦意乱。

到最后他也没有答应鬼丸的请求,虽然从客观角度看鬼丸才代表了社会的正义,让他帮忙也没什么错,但鹤丸就是觉得三日月很委屈。鹤丸也是遵纪守法嫉恶如仇的好公民,微博上有什么大事他偶尔也会义正言辞的发表些见解,但那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真要自己身边发生什么谁不站在自己利益角度想啊,比起跟他没什么直接关系的正义道德比起来,喜欢的人受了委屈才是感同身受首当其冲的大事好吗。

再说鬼丸也未必就纯粹是正义的伙伴,还非法买卖,他自己很纯吗?正义的警察会和别人有炮友关系?

鹤丸就是很气愤啊,是,鹤丸早就知道三日月宗近不简单,可是也没有鬼丸说得那么复杂。

……好吧,复杂是复杂了点,观察是必须的,但鹤丸的观察都是出自善意,才不会因此帮助鬼丸呢。

 

鹤丸快到家的时候,看到有人往外搬家具,鹤丸一眼就认出来,那是三日月客厅的酒柜。三日月热衷调试饮品,咖啡酒类都很在行,所以鹤丸对这柜子印象深刻。

紧接着还有几个家具陆陆续续搬出来。

还是那个家政公司小哥,鹤丸就上前打了声招呼,问我对门这是要干嘛。

家政小哥擦了把汗说:“不知道啊,就是让都抬出去扔掉,可能是要搬走了吧。”



---------------

艾玛这护犊子的鹤球,啧啧啧

评论(8)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