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禾

码字的 微博:初禾雨上
特会欺负鹤

邻居的秘密 part.29

职业成迷爷x摄影师鹤   本文关键词:①难以启齿的欲望②似曾相识③一/夜/情

看前文直接戳下面tag吧www


 

29

不光彩虹组被吓傻了,就连鹤丸都跟着一起傻了。

鹤丸还是识货的,鬼丸手里拿着的可是真家伙,他到底从哪里搞到的,又怎么这么明目张胆地带出来放肆啊?

绿毛竟然吓哭了,颤巍巍地举起双手啜泣:“大哥,不,爷爷,爷爷我错了,有话好好说啊,您可千万别走火……”

鬼丸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冷着声音说了句滚,彩虹组就屁滚尿流地跑路了。

鬼丸一直“目送”彩虹组们消失,才不紧不慢地把手枪揣进怀里,上下打量了下鹤丸,问:“你没事吧?”

“没事。”鹤丸擦了下嘴边的血,他怕刚才的事情惊动到保安,推着鬼丸离开了Galant。

 

深夜露重,路上车辆稀少,路灯映照着长而平整的水泥马路。鹤丸裹紧了外套抱着肩膀往前走。

鬼丸的黑色高领风衣遮挡住他半边脸,竟然还带着一副黑色手套。他从怀里掏出烟来点上,缓慢地吸,模样有点像黑客帝国里面的尼奥。

 

鹤丸看了鬼丸一眼,“你还抽烟啊?”

鬼丸嗯了一声,说:“你要是不喜欢我就不抽了。”

说着就要掐掉,鹤丸连忙哎哎哎地拦了下来,说没事你抽吧我不介意。

鬼丸挑了挑眉毛,吐出一口烟雾,问鹤丸:“你怎么样,伤哪儿了?”

鹤丸摆摆手,说没事没事,他们就是接头小混混,也不敢把他怎么样。

鬼丸不说话,把香烟夹在两根手指之间,另一手食指和中指弯曲成鹰眼状,照着鹤丸的胃部敲了下去。

这可真是太疼了,鹤丸差点没跪下去,捂住胃部骂道:“鬼丸国纲你疯了!”

鬼丸哼了一声,说:“有没有事是你自己的事,别一天到晚的逞强。”

鹤丸被教训得没脾气,有点丧气地哦了一声。他今天是很倒霉,莫名其妙地被人找上麻烦,这个社会有时候还真是给不了人身安全基本保障。

 

“对了,”鹤丸压低声音问鬼丸,“你怎么会有枪啊,那可是真家伙,你不会在做什么违法生意吧!”

黑灯瞎火的鬼丸这一身装扮看上去好像要去杀人,鹤丸脑补了一下鬼丸边一边抽烟一边淡定地把一个人的脑袋蹦开花的场景,意外感觉挺酷的。

鬼丸哦了一声,语音上扬,似乎对鹤丸这个猜测大感意外,半晌眯了眼睛盯着鹤丸:“我带枪是公事,但我不做违法的事情。”

鹤丸被盯得头皮发麻,好像下一秒鬼丸就会拿那家伙崩了自己似的,连忙嘿嘿嘿地干笑了两声,说那挺好那挺好终止话题。

 

无论如何这次鬼丸帮了鹤丸一个大忙,鹤丸忽然觉得鬼丸也不是那么讨厌了,提议说不如我们去吃宵夜,就当报答你对我的救命之恩。

鹤丸就是喜欢把什么事情都说得很夸张,但这的确是解决了他不小的麻烦,那些混混醉得厉害,如果不是鬼丸,鹤丸觉得自己今晚一定会被吃馍干净。

面对鹤丸的邀请,鬼丸也没推辞。大马路上清一色的干净没什么好吃的,鬼丸跟着鹤丸溜进胡同里面,里面有不少看起来还不错的大排档,满街都是烤串的爆香。

 

虽然天气冷,这里却火热异常,这个时间还有不少人在大快朵颐,虽然胃被揍了,但这一点也不影响鹤丸的食欲。

鹤丸拉着鬼丸找了一个看起来相对不错的摊位坐下来,胡乱在菜单上圈好了菜,然后交给鬼丸,说看看你想吃什么,随便点,我请客。鬼丸也没和他客气,也是圈圈点点了一堆,然后把菜单交给服务员。

鬼丸人高腿长,缩在塑料椅子上看起来蛮拥挤,鹤丸光顾着说话,也是过了好半天才注意到,挠了挠头,“那个,凳子有点矮,很挤哈?”

“有点。”

诚实坦诚的鬼丸让鹤丸有点不好意思。鹤丸本身是很喜欢这种随性的街头吃食,但跟鬼丸好像不怎么搭配,鬼丸这派头往这一坐,就好像城管头头来督查了,搞得好像随时要掀摊子没收瓦斯罐一样,惹得摊主频频向他们这边侧目。

“不过没事。”鬼丸倒是不在意。

这让鹤丸有点意外,他本来以为鬼丸是那种一板一眼死板苛刻顺便有那么些洁癖的人,家里的装修都是那种性冷淡的黑白风,地板擦得能照镜子。

实际上和鬼丸接触的这几次也确实都是这种感觉,鬼丸待人太严肃太冷淡了,但是现下竟然还有这么随和的一面,真是发现新大陆了。

 

鹤丸看鬼丸把裁剪精良的外套袖子搁在油腻腻的桌子上都感到扎眼,但鹤丸也是敞亮人,既然人家都不介意,那他也不会耿耿于怀。

好在食物还是好吃的,羊肉串色泽亮红,肥瘦相间,烤得不焦不老,刚从烤炉上拿下来还带着轻微的烤油声;玉米粒粒饱满,金黄酥脆,上面刷了老板秘制烤酱,香飘四溢;锡纸金针菇浓汤鲜得能把鼻子掉下来,更别说那些鲜虾生蚝。

 

虽然都是最常见最普通的食物,但有时候也就是这种接地气的东西最能调动人的食欲,鹤丸边招呼鬼丸吃啊吃啊,边够了一串鸡翅。

两人一顿风卷残云,鹤丸是真饿了,又受到了那么大的惊吓,肯定要好好补偿自己。

吃着吃着感觉不对,鹤丸把生蚝肉送进嘴里的时候瞥了鬼丸一眼,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鬼丸放下了筷子,连手都擦干净了,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鹤丸。

没想到正对上鬼丸一双铮明瓦亮的眼睛,鹤丸差点咯了牙,连忙迅速且熟练地把生蚝肉用牙撸下来把壳丢在盘子里,说:“你怎么不吃了啊?”

“我吃饱了。”鬼丸淡淡地,仍然看着鹤丸,一副鹤丸比肉还好吃的样子。

这样啊。鹤丸也放慢了吃饭速度,最后两人桌上面前一堆狼藉,全是吃剩下的海鲜壳毛豆皮和竹签子。

 

吃饱喝足,鹤丸有了点困意,刚想结账和鬼丸走人,就鬼丸道:“鹤丸,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去Galant吗?”

“不就是找乐子吗,还能干什么。”

鬼丸好像是笑了一下,摸索着从怀中掏出那把黑色的手枪放在桌上,鹤丸不知道这家伙要干嘛,刚才那点困意烟消云散,连忙私下里瞅了瞅,还好没人注意他们。

鬼丸也真是胆大,鹤丸刚想提醒他你不要这么招摇,被看到了你就死定了,就听鬼丸说:“其实我很早之前就来D市工作了,比你要早很多。”

“是吗,那你对这里比我还要了解喽。”

“算是吧,反正你要指大街小巷的我是很熟。”鬼丸把手放在枪柄上,“我是这里治安总队队长之一,允许工作时佩戴枪支,所以你别瞎担心。”

“哦?”

“那个Galant酒吧,外表看上去跟普通酒吧没什么两样,干的是酒水生意,但背地里好像做着些卖淫勾当,你别没事总往那跑,小心栽进去,我这次帮你是偶然,下次就没这么幸运了。”

面对鹤丸疑惑的眼神,鬼丸干脆翘起一只腿,双臂抱了胸解释道:“我这几天都潜伏在里面暗中调查,最近不是在扫黄打非么,我们组就是负责这个的。你别告诉别人。”



================

hohoho鬼丸的职业也曝光了!!!

评论(18)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