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禾

码字的 微博:初禾雨上
特会欺负鹤

邻居的秘密 part.28

职业成迷爷x摄影师鹤   本文关键词:①难以启齿的欲望②似曾相识③一/夜/情

part.1 part.27


28

岩融坐了一会儿就走了,看来这家伙是专们来给三日月通风报信的。

鹤丸缩在被窝里把自己蒙成一个蘑菇状看三日月送走了岩融,然后三日月折返回来,跟鹤丸说:“来,我们继续。”

继续个头啊,鹤丸目光森森地盯着三日月,“怎么回事啊?”

三日月莫名其妙:“什么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就是你啊!你在牛郎店当男公关会不会有事啊!

鹤丸想大吼。三日月太淡定了,好像这种关乎前程性命攸关危机万分的事情好像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似的,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笑容可掬的死样子。鹤丸是急性子,怎么就偏偏碰上三日月这么个人啊?

不知道鹤丸表情为什么变了又变,一双眼睛好像要把他怼出一百个窟窿一样,三日月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他了,难道真的是昨晚太激烈?但不是鹤丸主动的吗?

三日月有点忐忑,试探着讨好企图岔开话题:“那啥,要不咱们出去吃饭?”

吃屁啊,光听你说话就已经如噎在喉啦!                              

如果目光真的可以在人身上怼出洞,那鹤丸一定第一时间把三日月怼成筛子,看看他那颗大心脏里面到底装的啥。

“不吃了,没胃口。”鹤丸掀开被子下了床,一瘸一拐地往玄关那走准备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三日月难得地自省:看来这次是真的有点做过分了,毕竟那里那里那里都裂开了……看鹤丸一个趔趄,三日月连忙上前扶他小手。

三日月商量道:“你要回家呀?这不行的,你不去做手术,药就得天天上,你自己来不了。”

“没事,你别管我了。”三日月能管好自己的事鹤丸就谢天谢地了,再说了,只这一次就被人撞到,出丑出大发了,下一次指不定还怎么样呐。

鹤丸甩开三日月的手,扶着墙一步步的挪到玄关。

“鹤丸你真要走呀?”

废话。

“你钥匙找到了?”

“……”

鹤丸一头黑线,静止在那里缓了口气停了三秒才转过身盯着三日月:“电话借用一下,谢谢。”

 

家政公司的效率还是挺高的,没一会儿就帮鹤丸撬开了锁。鹤丸进门的时候三日月硬是从门缝里递给他一大口袋药物,什么活血化瘀膏,高锰酸钾外用片,三日月还非常殷切地嘱咐鹤丸每日一次每次十分钟不要吃辛辣食物不要喝酒更不能久坐……

引得家政公司小哥频频侧目。

鹤丸拼死关上了,整个世界都清净了。鹤丸踹了鼓鼓囊囊的塑料口袋一脚,想了想,还是乖乖拎到屋里了。

 

这一阵子鹤丸没去找三日月,三日月也没来惹鹤丸,两人的关系真如三日月所说的那样到此为止了。

有伤在身不能外出接活,也不能久坐修图,鹤丸这几天完全成放空状态,也不知道是不是突然这么闲的缘故,被抽了魂儿一样心里空唠唠的。

鹤丸不是能闲住的人,晚间时分,鹤丸穿戴整齐,从家里溜了出去。

华灯初上,Galant逐渐进入一天当中最热闹的时候。

音乐还是那种低调的奢华,旋律不会太吵却挠得人心里发痒,舞台上交叠的灯光下是一条条大长腿,映照出出D城最妖娆的姿态,一色白衬衫黑礼服的小哥穿梭于各个酒桌间,一盘盘红酒香槟拿得是四平八稳。

 

歌舞声,喧闹声,鹤丸隐藏在其中最普通的一个角落里,一个人慢慢地品酒看舞,灯光在他头上晃来晃去的。

鹤丸才不是特意来这里指望着能看到三日月,他不乐意看到三日月被别的男人拥着抱着亲亲我我,再说现在是敏感时期,三日月应该不会往刀刃上撞,很可能在家避风头也说不定。

反正鹤丸是没怎么听到对门有外出开关门的声音。

鹤丸来这里纯属憋得慌来找乐子。

大长腿真好看,酒真好喝,音乐真好听,鹤丸正沉浸在酒醉金迷中不能自拔,冷不防肩膀被人拍了肩膀。

 

鹤丸回过头,发现身后站了好几个人,每个人的头发颜色都不一样,红毛绿毛紫毛青毛……鹤丸一瞬间还以为自己看到了黑夜里的彩虹。

其中绿毛俯下身笑嘻嘻地凑近鹤丸道:“小哥,光坐着有啥意思,跟哥们几个出去浪啊?”

这些人目光闪烁,一身浓重的酒气,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鹤丸不喜欢这样的,不过也不能表现太明显,找了个借口说今儿个不方便,我约了人的。

绿毛转着眼珠看了看鹤丸这桌的空椅子,说我们能坐在这里吗,你人来了我们就走。

这明显是赖上他了。鹤丸说行啊,这桌视角挺好的,那你们坐这吧,我换个地方。

 

说着就起了身准备走人,绿毛嘿嘿一笑,拉住鹤丸手腕,流里流气地说:“不急不急,坐下来聊聊。今儿的小鸭子们都不在,哥哥们实在憋得难受,来一起乐乐嘛。”

果然是都没有来,鹤丸听到他们这么说,这几天总是不太稳的心忽然有一点放松了。三日月聪明这鹤丸知道,但就怕他逞强这时候还往上冲,现下他懂得明哲保身甚至太好了。

 

大概看鹤丸表情松动了,绿毛揽着鹤丸的腰一把把他搂在怀里,周围的杀马特们起哄的起哄,吹口哨的吹口哨。

鹤丸冷不防被浓重的烟酒味包围,怒从心起,照着绿毛的脸就是一拳。

这一拳出得突然,杀马特们都傻了,绿毛一下就炸了,拽住了刚跨出没几步的鹤丸,几个人推推搡搡地把鹤丸怼到角落里。鹤丸躲开绿毛迎面而来的拳头,铆足劲儿往外冲,还是被逮了回来。

这边比较偏僻,灯光照不到这里,也没什么人注意到。几个人围着鹤丸形成一个包围。

脸上挨了两拳,胃部也被踹了一脚,鹤丸胃里直反酸水,顺着墙壁蹲在地上,又被人提着领子按在墙上,手臂也被人一边一个地箍住了。

 

“操你妈的再跑,再跑一个试试!还敢打我,知道老子是谁吗!”绿毛嚣张地冲鹤丸吼,揪住鹤丸的头发用力往后,调出手机照明往鹤丸脸上照。

鹤丸被晃得睁不开眼睛,心里狂呼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就随便出来玩还能碰上流氓,看来不被打死也得被打残。

不过绿毛没再打他,嘿嘿嘿地阴笑了两声,伸出舌头在鹤丸赤裸的脖子上添了一口,然后说:“小鸭子,浪起来啊?”

鸡皮疙瘩如雨后春笋一层层地往下掉,鹤丸快吐了,往绿毛脸上吐了一口血,嘴里骂了句,“滚。”

鹤丸太嚣张了,彩虹组又打了他几下,鹤丸招架了这边挡不了那边,更被人扯了衣服往下扒。正混乱着,只听一个阴沉的声音道:“住手。”

鹤丸眼前都是血光,视线模糊一片根本看不清来人的样子,只听彩虹组大骂谁啊谁他妈管闲事啊。

“你爷爷。”那声音又说。

之后各种声音戛然而止,好像绞带的磁带断掉了。鹤丸用力摇摇头终于看清楚了。

 

他看到绿毛的太阳穴被一柄黑色的手枪指着,拿枪的人是鬼丸国纲。




----------------------

复更!!!从今天起复更+日更!!!人啊就是这么反复无常!!!!!

我已经想好他俩下一篇写啥啦!总之先把这篇更完哈哈哈哈哈!!!

评论(32)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