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禾

码字的 微博:初禾雨上
乙腐通吃,不接受ky,不喜欢请右上角,这里谢过了

【翔喻】最好的你 05

5

这么多年没见面,孙妈妈总算不至于像多年前那样一见到孙爸爸就从头数落到脚后跟。但孙翔还是能看出来,妈妈瞥向爸爸的目光里带着一种根深蒂固的藐视。

父母间的谈话超级无聊,无非是孙翔这些年怎么怎么样喻文州这些年怎么怎么样,喻文州这次回到Z市孙妈妈有什么打算要怎么样怎么样之类。

孙翔从左手托腮换到右手,爸爸妈妈的话左耳进右耳出,反正他的意见肯定没人采纳,也用不着他发表什么看法。

菜陆陆续续的上齐了,谁都没开动,孙翔也不好意思第一个吃,右手捏着勺子换到左右,倒来倒去,一个重心不稳瓷勺碰到瓷盘,声音超级尴尬。

孙翔一个机灵抬起眼睛扫了一圈,发现父母压根没注意他。

只有喻文州对让眨眨眼睛,嘴边似乎还有点笑意。

其实喻文州只是很随意很单纯地和孙翔对视一下,并没有特别的情绪,甚至他也是觉得无聊才对孙翔发出这么一个碰撞声有所反应。

但孙翔就是能从那点笑意中解读出嘲笑的意思。孙翔咬着牙狠狠瞪了喻文州一眼,握着勺子的拳头往上抬了抬表示恐吓。

喻文州不知道这家伙又怎么了,觉得莫名其妙,上下打量了孙翔一下,觉得孙翔好像对自己不太友好似的,就很有分寸地收回了目光。

父母正说到孙翔不学好这件事上,孙爸爸表示颇为惋惜,孙妈妈觉得孙爸爸是在责怪他没有教好孙翔,两人交谈的声音越来越大,颇有要吵起来的意思。

但毕竟是在两个孩子面前,势头最紧要看这团火药就要爆炸的时候,两人都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

争吵戛然而止,此时无声胜有声,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气氛一度十分尴尬,孙翔也懒得理他们。

这种空气的凝固大概有几秒的时间,孙翔看到喻文州把椅子拉开点距离站起身,转着把圆桌汤转到自己面前,拿了勺子盛了一碗汤,走出自己的座位端到放到妈妈面前。

喻文州说:“妈,我饿啦,可以开始吃饭了吗?”然后趴在妈妈的耳边又嘀咕了些什么。

爸爸离太远听不到,离妈妈最近的孙翔可是全听到了,他听到喻文州跟妈妈说,爸爸知道妈妈胃不好,这道木瓜鲩鱼尾汤是爸爸在你们来前特意给您点的,您尝尝味道如何,回家也做给我喝好不好,小时候最喜欢您做的饭菜了。

然后孙翔发现妈妈又黑又硬的脸慢慢缓和下来,然后竟然带了微笑地说:“行啊,只要文州想喝,妈妈就给你做。”

虽然这对夫妇一见面就掐,但毕竟孙妈妈还是了解孙爸爸。孙爸爸虽然事业上一事无成,但是万年好脾气,默默的像一块打不扁泡不烂的海绵,永远是那个样子,就算是离婚,心底确实也没有怪过她,更不会记仇。这么多年没见,默默关心她一下是他会做出来的事,未必对她还有意,情却是有的,又或许是温厚之人的善意。 

不管喻文州说的这话是真是假,很有可能就是了,最主要的是,明明这才是喻文州最想说给妈妈听的,想让爸妈的关系得到缓和,但他好像只不过是顺带一提,后面那个仿佛是撒娇的话才是他真正想说的,把妈妈的注意力转移,丝毫不给妈妈起疑心的机会。

喻文州显然非常了解妈妈,也非常明锐地察觉到爸妈的关系,又果断地做出这一系列举动。

是从爸爸单方面的言行举止察觉到着一切,还是从包房门口开始就在细心观察了?或者是两者结合?

喻文州的话和妈妈的表情孙翔全听在耳里看在眼里,之后他看到喻文州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给爸爸也盛了一碗汤。

孙翔不屑地小小哼了一声,胸口却像有块带着棱角的石头一样堵在那里,棱角不至于有多锋利,甚至称得上钝,却实实在在地横在那里,让他非常非常不爽。

孙翔把面前盘子里最大的那块羊排放到妈妈碗里:“妈你多吃点肉,喝什么汤啊。”

 

一顿饭吃到后来还算平和,孙翔也总算熬到头了。

其他事情孙翔懒得管,只从他们的讨论中筛选出和自己相关的几点:

  1. 一致希望孙翔以后能好好的。
  2. 一星期后喻文州住处问题。
  3. 一星期后爸爸回老家。

讨论第一个问题的时候孙翔不能不给爸妈面子,见缝插针地恩恩啊啊地答应,还算是有惊无险风平浪静,只是爸妈在喻文州的面前说这些也太不给他面子啦,他们不知道青春期青少年是最敏感需要保护的吗?

孙翔那个气,当然他知道喻文州也是爸妈的儿子,是一家人,一家人说话肯定没有顾忌。

但是孙翔和喻文州不熟啊,对于孙翔来说,喻文州就是个零,幼年玩伴时期早就忘得比他碗里的大米饭还光了。至于现在对喻文州的印象,不用说,肯定负分滚粗没商量。

喻文州对于爸妈关于孙翔的问题讨论似乎没什么反应,既没有要帮忙说好话,也没有想要得罪孙翔的意思,安安静静地吃他的饭,特别专注于那道白斩鸡。

第三个问题,爸爸回去就回去吧,反正孙翔也没不知道该和老爸怎么相处。平时没什么联系的老爹,只过年的时候会给他邮家乡的特产,那些灰突突的干货大概是维持他们关系的唯一纽带。

至于第二个问题,毫无疑问喻文州肯定是要回家的,但喻文州突然提出想住宿舍,周末回家住,让孙翔着实好奇了一把。

喻文州的意思是,他应老师要求放学后会经常组织学校活动,加上他们班作业多得恐怖,通勤怕是不太实际,

孙妈妈显然不舍得喻文州住校,但具体讨论了下一也是觉得学校离家有些远,于是便同意下来。

孙翔太开心了,妈妈经常出差,又可以自己在家为所欲为了。

 

周一午休,邹远带着四人份的饭盒跑到天台上来。

“那啥最近城管管得严,学校门口禁止卖盒饭小吃,珍惜今天你口中每一粒米吧,明天开始我们吃饭就得去食堂了。”

学校食堂不好吃,菜量少,孙翔他们至少得吃两份才能吃饱,得不偿失,就热衷于叫校门口的盒饭,味美又实惠。

本来他们规定买饭这事轮流来,一人一星期,但这一星期还没过去,城管就开始整顿了,说是外面饭菜不敢进,禁止学生吃。

邹远觉得这事他特别亏,合着只有他自己白跑了一周,压根也没轮到别人。唐昊就骂他能不能大气点还是不是爷们。

然后唐昊丢下邹远凑近孙翔:“快说,你和喻文州是怎么回事。”

邹远和刘小别也围过来,之前他们三个早就在小群里讨论了这个问题,说来说去也没得出个什么所以然来,最后三个人打赌每人猜一种关系,输的两个各包赢的那个一星期的水。

唐昊猜喻文州是孙翔的远方亲戚,邹远猜是表哥,刘小别脑洞大开,说孙翔以前因为什么事情栽在过喻文州手上,被迫叫喻文州哥,以孙翔的脾气肯定不愿意承认啊,于是才憋了那么久谁也不告诉。

如今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刘小别身上还带着上午最后一节体育课留下的非常新鲜的汗味,直往前凑。

孙翔把刘小别推开三厘米,说你们怎么像那些小姑娘似的这么八卦,唐昊说这不是八卦是来自战友的关心,咋地你和喻文州有奸情啊还不能说。

孙翔差点把盒饭扣唐昊脑袋上,说其实没什么,简单来说就是喻文州是自己父母N多年前收养的儿子,他名义上的哥哥,现在喻文州回来了恰巧跟自己上同一个高中而已,他俩其实啥关系没有,最主要是他俩八字不合性格不投,无视就好。

唐昊泪流满面,说这还没什么,我都从来不知道孙翔你还有这样的家庭背景,酷得不像你风格。

孙翔无语了,骂唐昊你个奶奶大裤衩。

最后三人谁也没猜对,此事不了了之。翔翔的家庭物语暂且搁置。

 

陈潇潇坚决不理孙翔,孙翔其实也早就对她没感觉了,就是和陈洋耿着一口气。上次班头教导横插一脚,就好像演到一半的动作片忽然插播进新闻联播一样,礼貌又不失尴尬,孙翔再也提不起劲儿去找陈洋了。

孙翔老实了一段时间,不过孙翔就是孙翔,要是一段时间不发生点啥那就不是他了。

不过这次不是孙翔主动惹事。课间的时候,孙翔前桌的前桌的前桌并排,也就是邹远的同桌张萌偷偷跑过来,趁着坐孙翔前面的袁柏清出去上厕所,大咧咧地坐下来。

孙翔脑袋枕两只胳膊上在睡觉,同桌周宁涵正要出去被孙翔挡着,就推他:孙翔你死了?张萌叫你呢。”

孙翔长得高,纪律不好,所以老师给他的座位安排在教室最后一排。孙翔迷迷糊糊地抬起脑袋,把座椅稍稍往里挪了挪腾出一个位置,周宁涵就蹭出这条缝隙跑掉了。

张萌趁机凑近孙翔低声说:“孙翔孙翔,你帮我一个忙。”

昨晚孙妈妈不在家,孙翔打游戏到凌晨2点,困得要死,眼睛也不睁,不耐烦地:“干嘛啊?”

张萌左右看了看,确定没人偷听她说话,然后趴在座椅靠背上和孙翔脸对脸。

“也没什么,就是帮我去1班送个信。”

说着张萌从怀里掏出一张粉色的信封塞给孙翔,孙翔对这种东西太了解了,一看就是小女生的情书。

啧啧啧,以暴力著称的张萌还有这种情怀。孙翔感叹。刚想问为什么要我送,信封上几个特意用正楷写的小字就映入孙翔眼帘。

只见粉色信封上写着:喻文州(収)。



-----------------------------

他俩啥时候才能相亲相爱!好想往后写!!!

发现这篇超适合白天写,灵感刷刷的,可能白天更有学校气氛吧(就你事多)

另外明天出去浪可能停更一天www

评论(7)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