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禾

码字的 微博:初禾雨上
特会欺负鹤

【翔喻】最好的你 04

4

孙翔不爽,孙翔非常不爽,孙翔极其不爽。

双手飞快地在键盘上一顿啪啪啪之后,屏幕上蹦出两个大字——失败,背景是一圈残垣断壁。

这是今天第19场失败,对了,他从进来到现在一共玩的次数是20场。

孙翔一推键盘,把一双长腿搁在电脑桌上,双臂抱了胸在那发呆。

过了一会儿唐昊也打完了一局,从裤兜里拿出烟盒,抽出一支烟点上,又递给孙翔一根。

“咋啦老孙,你这脸跟刚被电熨斗熨了似的,拉这么长,谁又惹你不开心了?”

孙翔接过烟,就着唐昊的火点上,放嘴里狠狠吸了一口,孙翔顿时皱了皱眉,“你这什么破烟啊,苦得要死。”

唐昊得意:“新换的牌子,怎么样,比你那个还冲吧。”            

装逼青年就爱在有的没的上争强好胜,事事都要比别人高出一筹,一副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的劲头。

孙翔哼了一声,不服输地开始和唐昊吞云吐雾,被网管大吼那边才是吸烟区这边禁止吸烟这么大字都不认识学白上啦。

孙翔回她学习好能经常光顾你这地方吗。两人无奈把烟灭了,孙翔把腿放下来,烦乱地抓了抓头发,唐昊叫了刘小别和邹远,四人走出网吧来到外面。

“接下来去哪玩?”唐昊问。

“嗨歌呀?”刘小别提议。

“就你那五音不全的还嗨歌,不怕别人嗨你。”邹远见缝插针。

刘小别追着邹远跑了一圈,邹远藏到孙翔身后,刘小别往这边打他就躲那边,然后再躲到这边,非常幼稚。

孙翔嫌弃地把邹远从身后面拉出来,“这么有活力,干脆去健身房啊。”

邹远吐血,说翔哥你脑回路真是清新动人,你们去吧我就先回家睡觉了。

“睡你个大头鬼。”孙翔烦躁:“那去哪儿啊,大周天的别告诉我你们都要回家睡觉,要不去我家接着打游戏吧。”

唐昊非常有自知之明,“阿姨不是回来了吗,我们这小团体怕是早就上你妈妈黑名单了吧,聚众去你家,不得被轰出来。”

对哦,想想也是,孙翔怕是傻了。反正他这几天脑回路总是跟不上思维,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接近暴走的易燃阶段,看谁都不顺眼,看什么都想上去狠狠怼一拳。

邹远悄悄跟刘小别说:“翔哥最近不太对劲。”

 “青春期综合征,中二病晚期。”刘小别耸耸肩,“哦对了,听说前两天你把喻文州堵了?”

不提还好,一提喻文州孙翔就来气,喻文州这三个字从别人口中出入孙翔耳,就像一根小针穿过压在心头的层层叠叠的混沌雾气里,piu地一下又准又迅速地扎在心脏上一样。

孙翔咬着牙根恩了一声。

“那喻文州岂不是很惨。”三人都是见过孙翔整人手段的,下手没个轻重,钢棍都敢上的家伙,没有什么是不敢的。

“必须地,也是喻文州活该,他那么做是不厚道,简直是欺人太甚,我们跟他又没交集,井水不犯河水,我都看不下去了。”唐昊替孙翔打抱不平,问孙翔:“所以他是想怎地,干嘛跟你过不去?”

孙翔摇头,说你别问了。

孙翔不想跟他们提喻文州的事,他是个快乐至上的人,从来不让自己不开心,那些让他烦心的事一贯都是能用暴力解决就暴力快速解决,不能解决的就仍在身后让时间消化掉。所以他从来不跟唐昊他们提家里那些糟心事,也没什么好提的。

“这你就不厚道了,有什么事还要瞒着我们啊。”刘小别不满,“难道竟然是喻文州把你揍了?你打不过他?不至于吧。

孙翔还不至于幼稚到连刘小别那样的激将法都听不出来,哼了一声不理他,两手插兜往前走。

刘小别非常八卦,学校那些七七八八的事,上至哪个老师妹妹家里的狗下了几窝狗仔,下至哪个学生又犯什么事被提溜到办公室训了多长时间得到什么处罚,也不知道是不是人勤腿快的缘故,只要刘小别想知道,还没有一件事是他打听不出来的。

孙翔越是不说刘小别越是好奇,追上去垫脚跟着孙翔走,直往孙翔大敞的衣服领子里面瞅:“怪不得你这两天脸这么臭,来让我看看你伤到哪了,让你别哥我帮你吹吹。”

“我操变态啊!滚!”孙翔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预防冠状病毒一样抖着身子和刘小别拉开二尺距离。

刘小别摊手:“啧啧啧,所以我说嘛,喻文州真凶残,看把咱大翔翔惹的,都不敢吱声了。”

“谁不敢吱声了。”孙翔皱眉。

“那你不说话,跟周泽楷学的啊?嘿我发现你真是越来越向1班靠拢了,叛徒啊。”刘小别惊奇。

周泽楷是1班学习委员,最大的特点是不爱说话,最常见的问答模式是恩和啊,谁要能和他聊上三句话那就得被奉做英雄,是要受人膜拜的。周泽楷蔫蔫的,分数却异常恐怖,以全年级第一的成绩考上来,战斗力及其强悍,重要的是还有着一张帅瞎全宇宙的帅脸,惹得孙翔他们班女生都跟着尖叫。

“没事没事,”唐昊拍拍孙翔肩膀,“有我们的呢,我们帮你想办法。”

孙翔说:“你们有什么办法?”

“这还不简单,你不是干不过他吗,我们帮你干,三个人总能干得掉吧。”

“对对对,”刘小别一听就来劲,握着拳头上下挥舞,“还是那样,找个时间跟踪他,到时候你前排,唐昊邹远左右包抄,我垫后,四个人一起夹击,肯定干得他跪地求饶再也不敢惹你。”

邹远:“那他叫警察怎么办?”

唐昊啧了一声,“警察哪管这事,再说他想搬救兵我们也不给他机会啊,到时候就狠狠干,让他妈见了妈哭,爸见了爸疯,从此消失在S高,永世不得翻身……”

孙翔越听越离谱,皱起眉头打断他:“他是我哥。”

 

家庭聚餐就是在今晚,孙翔不能跟唐昊他们一起疯了,乖乖回家准备和妈妈一起去饭店。

孙翔刚走,唐昊他们就炸了。

刘小别:“我操大新闻,孙翔竟然有兄弟,我竟然从来不知道!”

邹远:“不知道加一,太惊悚啦!”

唐昊:“别说你们,我跟他在一起多久了我都不知道!这货藏得可真深!”

刘小别:“而且他兄弟竟然是那个喻文州,喻文州啊!亲的还是亲戚家的哥啊?”

唐昊:“姓不同,一个孙一个喻,肯定不是亲的,但听口气也不像亲戚,emmmmm这事还得找机会问问老孙。”

刘小别:“不管亲的后的,这事都太他妈劲爆,谁能想到喻文州和孙翔还能有情况,以后有大新闻看了。”

邹远:“我仿佛遥望到了孙翔多姿多彩的人生。”

最后唐昊他们一拍即合,除了微信上早就存在的四人群,背着孙翔又悄咪咪地建了个三人群,名字叫翔翔的家庭物语,用来方便日后就孙翔和喻文州的问题吐槽。

 

包房里很安静,孙翔的左手边坐着母亲,对面是很久不见的父亲,父亲右手边是喻文州。

自从那天小巷子事件之后,孙翔和喻文州就再没见过面没说过话,只有一次孙翔照常去1班旁边的厕所找唐昊他们,进去的瞬间恍惚瞥见过喻文州抱着一摞卷子从1班里面出来。

孙翔对喻文州是没什么好印象的,虽然那天按照喻文州的说法,他那么做是为了让父母不担心才坑了孙翔一把,客观上来说也的确在情在理。

可那是统筹全局,站在孙翔的角度想就不一样了。

他喻文州思虑周全,想到了爸爸想到了妈妈想到了全世界,甚至给他自己刷足了在旁人眼中的好感度,唯独把孙翔当垃圾似的随意卖了。

再怎么说孙翔以后也是他家庭成员之一,怎么就这么无视他呢。

好吧不提这点,孙翔当然没奢求别人全都要顾及他的感受,让他气愤的是喻文州义正言辞地教训自己不应该动手跟人打架,

喻文州知道他和陈潇潇的事吗,知道他憋了一肚子的火吗,知道他不甘心吗,还是那句话,喻文州根本什么都不懂,他凭什么对自己指手画脚啊!

刚才回廊里孙翔碰到恰好从包房出来的喻文州,自然没什么好脸色,冷着脸瞪了他一眼,喻文州却是好脾气,非常自然地跟他打了个招呼,然后朝孙翔后面看去,笑着说说妈你们先进去吧,爸已经在里面等你们了,我去趟卫生间马上就回来。

不失亲密的礼貌周全。

这一点孙翔就不行,他太直接,冲动而急躁,做事凭着自己性子来,完全不顾及别人感受。

 

至于坐在对面的那个男人,洗得灰白的衬衫,普通的相貌,不算高的身材,甚至有点中年发福的迹象。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都比身旁的女人差了不止一个档次。

女孩像父亲,男孩像母亲,孙翔从长相到性格都随了妈妈。孙翔有时候甚至怀疑那男人到底是不是自己爸爸。

孙翔父母离婚后,开始父亲还每星期到Z市来看孙翔,但记忆中妈妈好像非常反感爸爸,每次爸爸来,妈妈都要发脾气的,孙翔的小猪钱罐就是其中一次妈妈往外赶爸爸砸碎的。

好像就是从那以后,孙翔只能每月才能见到父亲,然后是半年一次,最后就再没了消息。

低着头总是好脾气地唯唯诺诺的父亲,就算妈妈把他的钱罐砸到父亲身上,顺着父亲裤子掉落下来在地上摔得粉碎,男人也只是摇头叹息,不断地妥协妥协妥协。

这是孙翔对父亲的全部印象。

到后来就连这个印象都模糊了,时间在不算美好的年华里流逝,什么都没有留下,却带走了很多,时间太强大了,强大到孙翔如今听到父亲这两个字都觉得陌生。

 

四个人坐得分散,包房里冷气开得很足,孙翔还是感到一种无所适从的闷热。


--------------

喻对翔对所有人都肯定不会指手画脚喽,他做的每件事都是有理有据的,翔误解喻啦

当然也不怪翔翔,他没和这类人相处过嘛

所以他俩的道路还有很长很长很长……(揍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