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禾

码字的 微博:初禾雨上
特会欺负鹤

【翔喻】最好的你 03

双更使我快乐,一天七千不是梦=v=

--------------

3

孙翔妈妈出差没在家,就着老师电话把孙翔骂了个半死,孙翔第二天去学校,又被叫到办公室训了半节课。

孙翔几次要炸,办公室门口聚了一群好奇的趴门口偷听,被孙翔一推门差点掀翻。

孙翔顶着一张又冷又黑的脸走出办公室,人群自动往两旁让出一个过道大,小声议论中仿佛看到孙翔周身笼罩着滚滚黑烟。

“我特么从小到大就没这么丧过!!!”

咆哮来自天台,孙翔忍了一上午终于忍不住了,朝天台那个小铁门上狠狠踢了一脚,可怜的小铁门瞬间扭曲了。

“冷静冷静。”刘小别安抚他。

“他们说你啥啦?没给你处分吧?”唐昊问。

孙翔冷哼一声,“处分本来是有的,说是要记大过,但我说我一没校门口打架二没穿校服三没出人命,他们也拿我没办法。”

邹远往嘴里塞了一口溜肉段,说这要出人命就不是班头他俩能解决的了,那得移交公安局,结果被唐昊和刘小别一齐教训吃还堵不住你的嘴。

邹远哦了一声,把要放进嘴里的肉放到孙翔饭盒里。

孙翔脾气太爆了,唐昊习以为常,敲了敲筷子,“行了别气了,幸亏没出什么大事,吃饭吃饭。”

“我怎么不气啊,我是在陈洋面前被人训,陈洋面前啊,还那么多看着,我这脸裤腰都别不住了,这不是大事吗?还有刚才办公室偷听那些,我不会放过他们的!”

“得了,你就老实点吧。”邹远摇头叹息,“人倒霉的时候喝口凉水都塞牙,谁知道你那么点背,正好就那个时间那个地点被班头和魔头抓个正着。”

被邹远这么一提,刘小别若有所思:“话说,不知道是不是黑天我眼花了,我昨天好像看到喻文州了。”

唐昊:“谁是喻文州啊?”

“1班的,就入学典礼上台讲话那个学生代表。”刘小别解释,“你和孙翔睡得哈喇子流一衣领,当然没注意。人现在是1班班长。”

“哦。”

刘小别分析:“就是班头来的时候,他在后面站着。莫非是他通知班头来的?擦,他想干嘛啊?”

“不知道。”唐昊一侧身拿肩膀怼了怼孙翔:“孙翔你就是个祸害,1班学生都敢惹,不怕学校开除你。”

“我特么认识他么!”孙翔太委屈了,一下就炸了,“我跟那小子话都没说过,谁知道怎么就找上我了,他想干嘛,谁知道他想干嘛啊!”

 

孙翔家比那三个住得都远,每天要坐半个小时的公交。就因为S高是省重点,他妈妈托关系塞钱才让他进去的,不然凭他的成绩高中都不一定能上去。

孙翔一个人百般无聊地下了车,掏出钥匙打开家门,赫然出现在客厅沙发上的人影把他吓了一跳。

孙翔鞋都忘换了,惴惴地:“妈,您不是去F市了么,怎么回来了……”

“我不回来,你还不把房盖掀了。”留着一头短,发打扮精明干练的女强人骂自己儿子。“你给我过来。”

孙翔哦了一声慢慢换好鞋蹭过去,在离母亲三米开外的地方停住。

孙妈妈瞥了孙翔一眼,冷笑:“你可真行,前两天把教官打了,没消停两天又跟大学生打架,你想干嘛,你咋不上天呢。”

孙妈妈站起来,孙翔条件反射地想后退一步,被母亲抢先一步抓了袖子,啪啪三两下拍他后背让他站直了。

“从上学开始你就这样,学习学习不行,脾气臭得跟什么似的,一天不惹事就闲得慌,从小到大你给我惹多少事,板着指头数过没有?哦数不过来是吧,亏得有我这么一个妈给你担着。你给我站直了别歪歪扭扭的!打架上瘾是吧,你说你爸那么孬你怎么就这么厉害呢,这给你能的。”

孙翔低着头小小声:“再能也没您能啊……”

“你说什么?”

“没什么。”

孙妈妈气得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双手抱肩坐回沙发上继续训孙翔。“昨天我这是赶不回来,多亏文州告诉了你们老师和主任,不然我看你是要闹出人命。”

孙翔忍不住反驳“哪能呢,我就是教训一下那家伙,教训一下……”

“你还顶嘴!”

孙妈妈一炸孙翔就不敢吱声了,孙妈妈懒得理他,摆摆手往后一靠。“行啊,还好文州快回来了,多亏我还有个儿子,你呀,你也就这样了。”

也不知道哪个字触碰到了孙翔敏感神经,孙翔冷笑:“我这样不还都是你和我爸闹的。”

孙妈妈一拍桌子,“孙翔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试试?”

孙翔没再出声,咬着嘴唇几步闯回自己房间,给母亲留下巨大的关门声。

母亲再骂些什么孙翔已经听不清了,坐在床上拼命让自己冷静,却根本没什么用。孙翔觉得胸腔里就像有团炸药,随时随地就会引爆,把他和周围全部炸成碎片。

 

孙翔已经在学校门口徘徊多时了,太阳渐沉的时候,终于看到那个身影从学校里面走出来。

孙翔尾随了一会儿,在一个拐角处孙翔终于开口了。

“喻文州。”

孙翔冷冷地叫了一声。

喻文州停住脚步,孙翔不紧不慢地走过来,在喻文州面前站定了垂着眼睛看他。

喻文州还是那副温厚的老样子,孙翔懒洋洋地:“喻文州,你可真行。”

“我怎么了?”

只四个字孙翔就忍不住了,五指握拳猛然朝喻文州脸上挥去。

这拳头来得突然且生猛,喻文州的反应却意料之外地快,看准角度一把握住孙翔手腕然后甩开,时机掐得及其精准。

万万没料到喻文州竟然把自己格挡了,孙翔一愣,看到眼前那双黑眼睛还是一如既往地淡定,就跟那天奶茶店门口一个样子。

孙翔胸口的炸药终于在忍了两天之后爆炸了,揪住喻文州的校服领子把他推到墙上。

“你他妈明知故问吧!”

喻文州后背被撞得生疼,皱了眉头道:“我不是按照约定帮你完成了目的,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孙翔气得发晕,几乎想把喻文州打死,揪着领子的手指咔咔作响。

孙翔的吼声几乎是从牙缝里硬生生挤出来的:“你就看我不顺眼存心整我是吧,我哪里惹到你了你倒是说啊!”

喻文州抬手攀上孙翔的手腕企图把它拿开,但是孙翔的力气太大了,两人形成势均力敌的架势。喻文州抬眼看着孙翔:“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压根就不应该跟他打。”

“关你什么事啊!”

孙翔大吼,喻文州根本什么都不懂。一想到自己竟然答应了喻文州的“帮助”,孙翔就觉得自己脑子当时真是被驴踢了。也是喻文州当时表现得太诚恳,孙翔没有任何防备,顺着喻文州的思路就被套了进去。

他到底想干嘛啊!

孙翔手上用力,把喻文州又拉近自己一点,发狠地道:“偷听我和陈洋的约架,假装和我拉关系让我上你的套,自己把老师叫过来,喻文州,背后捅人一刀很好玩吗?”

“……”

慵懒又嚣张的表情又浮现在孙翔那张帅脸上,孙翔冷笑道:“是啊,你这么做对你来说的确有好处吧,因为这件事既增长了你在老师心目中的地位,又讨好了妈妈,你想得可真周到啊。”

孙翔太过分了,喻文州就是再好脾气也不能就这么忍他,五指扣紧了,发力把孙翔挥开。

“孙翔你够了,把老师叫来不是要你出丑,而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你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过两天怎么见爸爸。爸爸要是看到你挂了彩,那得多心疼,肯定也要怪妈妈的,你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他俩考虑吧。”

没想到会从喻文州会突然提出这个问题。

爸爸这个词对于孙翔来说太陌生了,陌生到让他一时间有点发愣,让他暂时卸了火气。

“过两天爸妈,你我要聚一起吃个饭,已经定下来了,你不知道吗?”

“……”

孙翔当然早就知道,但他觉得这事很烦,很烦很烦很烦,他根本就不知道要怎么面对那种场合。

孙翔上下起伏的肩膀一点点平稳下来,夕阳斜斜地照射进夹道,把夹道中两个人的影子拉得很长。

喻文州道:“孙翔,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孙翔狠狠地瞪他:“还用不着你来管我。”

喻文州压根也没想管他,拍了拍身上沾到的灰尘,“总之,就是这么回事,你没有惹过我,我也绝没有看你不顺眼,一切都不是你之前想的那样。如果你觉得我这么做让你在别人面前丢了面子,我给你道歉。但是——”喻文州说道,“希望你惹是生非之前也为别人考虑一下,如果你实在忍不住也请你至少收敛点,别总让人担心。”


------------------------

呜呜这个CP太冷啦,喜欢的小伙伴请点击小红心和小蓝手让更多人看到,留言我也会认真回复哒,爱你们>v<

评论(9)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