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禾

码字的 微博:初禾雨上
特会欺负鹤

【翔喻】最好的你 02

2

孙翔满头满脸的问号。

喻文州和孙翔两家父母辈早年是朋友,在喻文州六岁的时候,因为一场交通意外失去双亲的喻文州被孙家收养成为养子,按照生日他比孙翔大了几个月,是孙翔名义上的哥哥。

但孙翔对喻文州没什么印象,孙翔家里不安生,父母总是闹离婚,孙妈妈一直说孙爸爸不争气,人太孬,跟着他一辈子没前途,在两人快到上学年纪的时候一气之下离了婚。孙爸爸带着喻文州回老家生活,孙妈妈则和孙翔留在Z市。

如今让喻文州回到Z市是孙妈妈的意思,相比于老家,Z市的生活教学资源更好,早就听说喻文州成绩优秀,还是回到Z市更有利于他今后的发展。

对此爸爸没什么意见,提着大包小包地和喻文州在Z市的宾馆安顿下来,让喻文州先去学校报道,等一切手续什么的都办妥后,再正式住他妈妈那。

喻文州知道自己有这么个弟弟,但也仅仅只是知道而已,两个城市相隔那么远,分开就是天涯海角。

想一想,俩孩子都快十年没见面了,儿时伙伴的记忆虽然也有,却也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淡了忘了,实在谈不上有什么感情。

要说对喻文州的印象,孙翔其实也有那么一点,以前孙妈妈曾劈头盖脸地拿喻文州吼不学好的孙翔,说喻文州学习学习好,性格性格好,你怎么就这德行。

孙翔鼻孔朝天,说龙生九子各有不同,再说喻文州压根也不是你生的。

虽然及其不屑,但他娘嗓门太大,那话对孙翔多少还是有影响的。

提起喻文州,他首先想到的不是久远的不到两年的孩提共渡时光,而是一道大大的阴影,说不上有多扎心,但一想到就浑身不自在。

反正喻文州跟自己这种半个校霸肯定是不同的,他就和喻文州是不同一世界的人,军训到现在,孙翔都和喻文州都没个正式交流,唯一一次不算接触的接触还是在校入学仪式上,喻文州远远地站在主席台上代表新生讲话,孙翔在下面睡得口水直流,除此之外两人连面都没碰过,现在喻文州竟然站在他的面前说要帮他打架,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孙翔把书包甩在另一个肩膀上,狐疑地上下打量喻文州,脑海里是陈洋衣服都遮盖不住的发达肌肉。

“就你?”

“恩。”喻文州倒是非常自信,没理会孙翔真情实意的藐视,指了指不远处的奶茶店,“要不要谈谈?”

孙翔不想和他谈,再说也白纸黑字地和陈洋约定过不能找帮手,但又十分好奇喻文州到底要怎么帮他,于是十分鸡贼地和喻文州溜进奶茶店。

外面天气炎热,店里空调开得足,十分清爽。喻文州挑了一个靠窗户的位置坐下,把书包从肩上卸下来放到旁边空出来的座位上,问孙翔想喝点什么。

孙翔歪在那想了想,说那就来杯美式咖啡吧。

喻文州看了孙翔一眼,也没说什么,叫来服务生点了孙翔要的,给自己点了杯柠檬绿茶。

饮品上得有点慢,桌子有点低,椅子是那种实木的小圆凳,好看不实用,孙翔高高大大的一个人缩在那里怪憋屈的,一双长腿伸不直也弓不起来,索性站起来靠在落地床上,双臂抱了肩膀听喻文州说话。

喻文州说,别看陈洋看起来很厉害,其实那种人最好对付,到时候你先过去,我随后到。

孙翔问:“你想干嘛?”

喻文州十指交叉着平放在桌子上,眨眨眼睛,说你先别问那么多,我要怎么做你最好先不要知道,到时候装作不认识我就行,你们不是约要单挑么,放心,即便我帮你也肯定能让你履行这个约定。

喻文州说得头头是道,却压根什么信息都没告诉他。孙翔人直来直去,不喜欢别人瞒他事情,再说他打架是一把好手,还用不着别人帮忙。

喻孙翔啧了一声,说用不着,你别参合了。

喻文州也没强迫孙翔答应,好脾气地笑了笑。饮品已经上来了,喻文州双手捧着凉凉的柠檬绿茶,说:“妈现在怎么样了?回来这些天我还没见过她呢。”

“还那样呗,忙,你有空见她他都不一定有空见你。”孙翔寻思他娘整天忙生意,自己都八辈子没见过她了又怎么跟喻文州描述。

喻文州嗯了一声,看着孙翔的眼睛:“孙翔,咱们好久不见啦,听说你在学校还挺有名气的,刚军训就把教官揍了。”

这话带有讽刺意味,如果是别人这么跟孙翔说,孙翔肯定要爆的,但是喻文州的语气温和,一双黑眼睛看着孙翔的目光特别专注诚恳,一点也没有挑刺的意思,压根就是在就事论事,甚至带了点觉得有趣的欣赏。

孙翔平时接触的人都是爱惹是生非的,一句话里十个字有九个夹枪带炮,变着法地嘲讽,像喻文州这样的他是第一次接触,顿时感到十分新鲜。

一聊起揍人这种事孙翔就兴奋,少年人本来就没那么多顾忌,这一来劲话匣子就打开了。孙翔拉开椅子坐下来,把咖啡稍稍移开一点,长胳膊往桌子上一搁对喻文州说:“那是,你不跟我一个班你是没看到,那个兵头实在恶心,大热天的竟然让我们跑圈哎,我就说我有心脏病,嘿他非要我带病例,不然就记我过,你说这是不是没天理了。病例我当然没有啊,他就罚我青蛙跳,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丢脸死了。”

孙翔兴致勃勃地讲,喻文州也配合他:“确实过分,这种天气跑步怕是要中暑的。那你当时就下手了?”

“我才没那么傻。”孙翔呲了一声,“我是天黑后在他家门口堵他,那家伙是兵头,硬杠我肯定杠不过,只能摸黑给他个出其不意。哈哈哈,不但没暴露身份,还出了口恶气,你说我是不是很机智。”

喻文州心想你还真够闲的。“那第二天的军训照常了吗?”

“照常,不过那兵头脸上挂着彩训我们实在没什么威力,我们班笑了好几天。”孙翔不屑地咂咂嘴。“对了喻文州,你是几班的啊?”

话说出来就有点后悔,孙翔一天到晚忙着搞事,压根没注意过喻文州,但人家毕竟要住过来,这话这么直白地问出来的确不太好。还没等喻文州回答,孙翔先翻着白眼:“我是11班。”

“11班班主任挺好玩的。”喻文州想到那个脸特别大喜欢边走路边往嘴里塞东西的女老师。“我们班的班主任就没意思,全校有名的严厉,人称大狂魔,开学到现在才四天,已经找过人五次家长了。”

这老师孙翔也早有耳闻,是个三四十岁的矮个子男,S高的大魔王,教导主任兼1班班主人,爱找人麻烦,平时的爱好是踮脚趴门后小窗监视各班学生,据说还喜欢体罚,一言不合就找家长。

“那你可真辛苦。”对喻文州的遭遇孙翔表示同情。

“我老实点就行了。”

孙翔好奇:“那你还说帮我打架。”

“没事。”喻文州抱着柠檬绿茶,整个人都清清凉凉的。

看样子是真的无所畏惧。

“倒是你,”喻文州说,“你不是想整陈洋么,我觉得我的办法还不错,你相信我。”

孙翔拍拍脸,也不和喻文州计较了,“行吧,那到时候你可别出篓子。”

“放心,那就这么决定了,我不会失约的。”喻文州冲孙翔笑了下,“你那杯都没动,还喝吗?”

不加糖的美式咖啡味道清奇,孙翔也不知道自己为啥脑子犯抽点了这个,端起来一饮而尽,苦得他直皱眉。

气氛差不多了,喻文州起身去结账,被孙翔拦下来说你都帮我了我孙翔从不欠人情,这次就我请了,事成之后再请你吃饭。

第二天唐昊和刘小别逃了课间,跑到1班厕所和孙翔邹远汇合。

几个人挤到窗户根那抽烟,邹远是从来不抽的,非常嫌弃地和他们保持一定距离。

刘小别问:“今晚你想怎么对付那货?”

“总之工具先备足,大摇大摆过去就行了。”孙翔若有所思,“后面工地上那钢棍我看挺好的,中午趁他们午休我去偷一根。”

邹远溜缝:“翔哥威武。”

“那是,要不怎么是你翔哥。”孙翔狠狠吸了口烟,他的烟和那两只的都不同,味道特冲,整得浑身上下都是那种呛人的烟草味,非常鹤立鸡群。

唐昊撇嘴骂:“不装b能死啊。”

 

孙翔喜好打架,上课时一往后靠住书包,里面坚硬的长棍状武器就咯在孙翔后背上,让孙翔就莫名兴奋。好不容易挨到放学,四人众先去学校左边那条小吃街吃了晚饭,孙翔还特意叫了酱骨头和几瓶啤酒以壮士气。

陈洋果然也没叫帮手,还是非常讲江湖道义的,那帮小弟都离得远远的,孙翔那三只藏在绿化带后面只露出三个脑袋,压着声音为孙翔加油打气。

孙翔有一瞬间真想抽死他们,然而现在最重要的应该是抽死眼前这个家伙。孙翔抄起钢棍就往陈洋脑袋上砸,大概对方也没想到孙翔这么猛,侧身险险躲过,横腿像孙翔扫来,孙翔一把按住对方大腿,抬起膝盖朝对方腰侧撞击。陈洋五指握拳冲孙翔门面挥来,孙翔歪头躲开,指骨擦着他的脸颊扫了过去,耳边是拳风呼呼的声音,十分惊险。

唐昊他们看得十分愉悦,邹远手心里全是汗。孙翔志在必得,越发生猛。

突然间却听到有人大叫:“卧槽怎么回事,翔哥快跑,班头儿来啦!!”

孙翔一个扫堂腿刚踢出去,虎虎生风,听到这么一声半空中顿时卸了力气,一个平衡没找好差点摔倒。

果然“听到那边的学生马上停下”之类的由远及近。战事突变,陈洋差点咬到舌头,孙翔趁机给了陈洋膝盖窝一脚才站老实了,随手把作案凶器丢得远远的。

孙翔的班主任和教导主任已经过来了,跑得满头满脸的汗,“你,你们怎么回事!”

接到通知他们就觉得不妙,十六七岁的青少年正是发狠好斗的年纪,一旦打起来可不是闹着玩的,居然还有钢棍,太不像话了。

孙翔抱着肩膀挑眉,“他先动手的喽。”

“孙翔你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这才开学多长时间就这么嚣张。”孙翔班主任指着孙翔鼻子一通臭骂。“行了你也不用解释,这就给你家打电话,让你妈好好教育教育你。”

孙翔皱着眉头笑:“我妈忙得很,没空。”

班主任气得要死,掏出电话就开始翻通讯录。

孙翔笑得一脸不屑,然而劈头盖脸的叱喝声中,孙翔渐渐笑不出来了。

透过两个老师的间距缝隙,他看到喻文州站在不远的地方。


---------------------

这个喻,啧啧

紧紧抱住我翔=v=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