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禾

码字的 微博:初禾雨上
特会欺负鹤

【翔喻】最好的你 01

孙翔文州的校园日常,理智就需要用不理智来攻破

长篇长篇长篇

邪教大法好,确定不来一发吗=v=


1

初秋,骄阳似火,夏日的余温还未退却,太阳尽情挥洒它的热情,天空很高很蓝,有种沉溺心际的辽阔。

“热死了热死了!”孙翔踢开天台的小铁门,扯着领子把校服衣服拽下来甩在栏杆上,用手当扇子不断给自己扇风,啐了一口骂道:“擦,什么破天儿!”

“别抱怨了,战况如何?”

孙翔接住唐昊扔过来的冰矿泉水,拧开盖子就咕咚咕咚往肚子里灌,爽了之后才擦擦嘴说:“陈潇潇根本就不露面,妈蛋都是他哥和他哥的人,里三层外三层地挡着,我连跟她谈的机会都没有,烦死了。”

坐在石凳上的邹远吮了吮手指,从小塑料带里又拽出来一根卫龙辣条放在米饭上搅拌,头也不抬,“然后你就溜回来了?”

“什么叫我溜回来,”孙翔对邹远翻白眼,“人都去了面也不见,那是你翔哥我的风格吗!”

“然后你被揍了。”刘小别用十分肯定的语气叹息摇头,“这个时候就得溜之大吉,你说你没事跟他们硬杠什么啊,还装酷耍帅不带我们去,来我看看伤哪儿了。”说着就凑过来,十只手指在孙翔面前群魔乱舞。

“滚滚滚,紧急时刻,还闹!”孙翔全身上下都是痒痒肉,最怕别人碰他,人家要是在他身上乱抓那是要发飙的。

孙翔烦躁地抓着背心上下狠狠扇动了几下,压低了声音说:“我就是警告陈洋别参合我和潇潇的事,那孙子非说我耽误潇潇前途,叫我离他妹妹远点,靠,我有那么坏吗!”

“这不是明摆着的么。”邹远抑制不住地溜缝,然后缩到孙翔一米开外接着吃,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孙翔觉得邹远是越来越欠揍。

 

孙翔父母离异,由妈妈带着,在暴力妈的施压下生出一副反骨,从小不学无数,语数外一窍不通,政史地全都不会,最大的爱好是逃课打架搞对象,大体来说,就是别人口中的坏学生。

开始他娘揍他,狠狠地揍,揪着孙翔的耳朵把他从网吧拽出来,拖进小胡同开始抽他。但是效果甚微,孙翔吃软不吃硬,越揍反而越来劲,耿着脖子怒瞪他娘,转头就找人麻烦,逃课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的。他娘生意越来越大,事太多太忙,后来索性放开了不管他了。

家长都这样,老师更没辙,孙翔就这么放养着成了三不管,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在坏学生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初中时候就在这一片小有名气,周围学校都知道他。初二是孙翔闹得最欢的时候,中二少年欢乐多,和隔壁班的唐昊臭味相投,组成黑风双煞在学校胡作非为,老师领导没一个待见他的,好在事先他娘塞了学校一笔钱,保他三年不被开除,其他的也就睁一眼闭一眼了。

孙翔另一个爱好就是搞对象,他优点不多,长得却很好,有一副傲人的身高,头发爱往上梳理,一张帅脸上总是带着七分狂傲外加两分痞气外加一分瞧你不起的嫌弃,特别桀骜不驯,把一众少女迷得不行,一个月收到的情书比别人一年还多。

陈潇潇是孙翔初三毕业后那个假期交的女朋友,之前和孙翔同班,却没怎么说过话,小女生的意思是暗恋孙翔许久,但碍于家里管得严一直没敢告白,这才拖到毕业。

陈潇潇长得很漂亮,娃娃脸,齐刘海,一双眼睛忽闪忽闪的,像玻璃橱窗里的大眼娃娃。孙翔肯定是喜欢她的,暑假带着她玩了不少地方。

孙翔太高调,他俩的事情很快败露,被陈潇潇的哥哥抓了个现型,抓着妹妹的胳膊往身后藏,指着孙翔鼻子尖骂从哪来滚哪去。

孙翔是越挑衅越来劲那种,表示非常不服,无奈陈潇潇后来半个假期都被关在家里,任他再闹都没辙,他俩的问题这才遗留到了高中。刚入学军训完,孙翔就找了过去。

结果被她哥挡在门口,陈潇潇的哥是她高中隔壁大学的学生,人高马大,比孙翔还高了半个头,大学生闲来无事带着人横在那,孙翔试了几次都不成功,别说和陈潇潇谈和,连妹子半个人影儿都没看到,电话也早就打不通了。

 

“所以按我说,这事儿咱还是跑路吧,大学生咱惹不起啊。”

孙翔冷笑:“刘小别同学,如果你再说跑这个字,信不信我把你扔下去。”

孙翔把手腕掰得卡卡响。

刘小别是孙翔唐昊前段日子军训时混熟的,这人的唯一特长就是腿特别长,跑得特别快,加上个蔫坏蔫坏的邹远,黑风双煞迅速扩大成四人帮,四人成虎,日后在S高搞事也有个照应。

唐昊给孙翔掰着指头分析:“不是,你看啊老孙,人妹子如果想着你,怎么也能想方设法联系你吧,现在可好,暑假过半到现在连个声都没有,我看你是凉了。”

孙翔咬牙切齿:“反正我现在超气,妈蛋陈洋那货仗着自己岁数大就熊人,不能惯他,得找个时间修理他一下,不然不知道谁是爷爷。”

刘小别特爱惹事,顿时来了精神:“咱们怎么做?”

孙翔打开盒饭肉菜混着米饭往嘴里扒了几口,边嚼边含糊不清地道:“约个时间揍他。”

 

孙翔是午休时间出去的,时间紧迫,回来刚吃完饭上课铃就响了。孙翔把校服甩到肩上,邹远把四人饭盒扔到垃圾桶里,四人晃晃悠悠地去上课。

孙翔和邹远是一个班的,11班,放学后两人钻进厕所等了一会儿,12班那两只才出现。

天台是他们开会放空和吃饭的地方,除此之外二楼靠近1班楼梯拐角处的厕所也是他们的根据地,主要用来当临时落脚点。为什么不选11班附近,那当然是因为兔子不吃窝边草,远离自己班不怕被抓现形啊。

孙翔把抽了一半的烟头按灭丢掉,几个大个子男生悄咪咪地顺着墙根溜出学校。

其实邹远是不太情愿的,四人小团体又没办法独独把自己摘出去,特别悲剧。

“我还是有点不放心,咱们就四个人,怎么跟人家斗啊。”

孙翔走在前面打掩护,“有没有点出息,今天只是约架又不动手,别长他人志气成吗。”

邹远快哭了:“约不成还好,约成了咱们就这点人怎么打啊!”

对方人多势众还比他们大,这么浅显的算术题孙翔再怎么样也能算明白,但他也没办法,被人挡了这么久,无论如何都太没面子了。

他这人就这样,什么事宁可玉石俱焚也不爱自己忍着。

不过,他这样不代表别人也这样,唐昊替孙翔坦诚道:“那你回去吧,不怪你。”

“算了。”邹远耷拉着脑袋使劲儿攥了攥拳头,“要死一起死。”

 

孙翔他们的S高距离陈潇潇的C高不远,这么说这话,不多时分两队人马就碰头了。

孙翔走在最前面,直径走到陈洋跟前挑衅:“哟,还在这巴巴等老子呢!”

孙翔中午出现,陈洋就知道放学后他们还会来,早就在这等着,眉头都快挤在一起了喝道:“不是叫你滚,怎的还这么死缠烂打!”

唐昊指着陈洋鼻子骂:“别给脸不要脸啊,叫你妹子出来,躲着算是怎么回事呢。”

孙翔抬抬手让唐昊停下,对陈洋笑了笑,一脸的痞劲儿。

“姓陈的,咱们玩儿了这么久也该有个了结。这么的吧,找个时间你让我揍一顿,我保证以后就不找陈潇潇了,说到做到。”

没想到孙翔这么嚣张,陈洋瞠目,随即点头,“行啊,时间地点你们定,省的别人说我以大欺小。”

最后一帮人定的是明晚八点C高后门八百米处电线杆碰头,不过孙翔有个条件,就是到时候他和陈洋单挑,谁叫帮手谁是孙子。

唐昊气得骂孙翔脑袋被驴踢了吧,孙翔烦得要命,说反正不是被刘小别踢的。

 

C高周围没有直达孙翔家的公交,和那三只分别后,孙翔一个人双手插兜往家走。

天气闷热,孙翔宽肥的校服裤腿早被他拿缝纫店改瘦了,裤脚直挽到小腿上,但秋老虎当头,也没争取到什么凉意。孙翔烦躁地抓着书包肩带上下蹭了蹭。他喜欢单肩背书包,里面里没什么书,更多的是耳机ipad充电器零食之类,所以非常轻,斜斜松松地挂在他的宽肩上。

孙翔知道身后面有人。

孙翔把校服拉链拉得更低,露出被汗水浸得一片一片的黑色背心,终于忍不住回过身,皱着眉歪头道:“你干嘛偷窥我啊,喻文州。”

被叫做喻文州的少年其实没有偷窥,从孙翔他们约架开始到结束都是大大方方的站在那里,虽然距离不算近,但也不远,把他们的谈话一字不落地听了个一清二楚,在对方眼里喻文州怕早就是孙翔他们一伙的了。

喻文州也不掩饰,直白道:“你要打架?”

孙翔眉头越发皱紧,凝视着喻文州,“关你什么事。”

喻文州笑了笑,他的嗓音挺清澈,像他身上那件淡蓝色校服一样清透干净,不像孙翔画得花里胡哨。

喻文州笑出一个气音,“我可以帮你啊。”


评论(1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