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禾

码字的 微博:初禾雨上
特会欺负鹤

邻居的秘密 part.2

2

鹤丸惊讶得眼珠都快掉出来了,知道看了不该看的东西,连忙把杂志放到一旁,不过这种做法显然是掩耳盗铃,这一客厅的桃//色杂志,没有人注意才奇怪吧。

三日月显然也没有要掩饰的意思,端着两杯咖啡大大方方地坐在鹤丸旁边,将其中一杯推到鹤丸面前。

“请用。”

“谢,谢谢。”刚刚的冲击力太强,鹤丸正好觉得口干舌燥,也顾不得放糖,拿起来就喝。

 

大概没见过这种豪放的喝法,三日月笑了笑,一点都不在意鹤丸的些许失礼。“别急,你看起来很渴,我给你倒杯水吧。”

鹤丸摇头,“不用了,话说,你煮的咖啡很香啊。”

 

三日月家务不行,调制饮品倒很有一手,挑选的咖啡豆恰巧是鹤丸喜欢的,就算不放糖也不会很苦,加上三日月恰到好处的水温和高级专用器皿,一时间满口都是余香。

三日月笑道:“在店里空闲时间就学了两手,雕虫小技而已。其实我对鸡尾酒的调制更拿手些,不介意的话有机会我做给你看。”

 

没注意罗里吧嗦的一堆,只是那个“店”字引起了鹤丸的注意。

店?什么店……

鹤丸一边答应,一边借着喝咖啡的功夫悄悄抬眼去瞧三日月。

只见他将奶条撕开,将鲜奶倒进咖啡里,又把小碟子里的方糖全部放了进去,看来他非常喜欢甜食。

糖在鲜奶的催化下融化得很快,三日月坐在那里,上衣领口那里的扣子没系,微微向两边敞开,裹在裁剪精良的睡裤里的一双长腿交叠着,看起来很优雅。修长的手指捏在杯上,玉一样的颜色,指甲修剪得圆润光滑,指尖非常干净,连同嘴唇一样,都是那种温润的淡红。

这样的人只坐在那里就觉得太美好了。

 

鹤丸咽了咽口水,联想到三日月的作息时间,工口杂志,擅长调制饮品,还提到某个神秘的店,鹤丸好像,大概,可能知道他为什么不愿意透露自己的工作了……

从那以后鹤丸就特别留意这位邻居的事情,不多时就摸清了他的套路。每天不固定时间出门,但都是晚上,直到第二天早上回来,几乎没有休假。

鹤丸觉得三日月挺辛苦的,就很少去打扰他,毕竟白天的时候三日月要补觉,还要补充流失的体力。

 

鹤丸并没有因为三日月做这种工作而嫌弃他,与过去不同,现在的时代很开放,人们对男//色的需求日益提高,有需要就有供给,漂亮男人出//台不是什么稀有的事情,这也是互惠互利的过程,说到底男/公/关也只是一个服务类的行业而已。

三日月漂亮,优雅,说话得体,又勤于看书学习,不用想都知道他有多么受欢迎,鹤丸想象了一下这个人迎客时的样子,心里不由得一苏一苏的。

 

他对他的这位邻居有了一种难以言说的向往,所谓温饱思淫/欲,漂亮的人谁不多看上两眼,何况鹤丸本来就喜欢男人。

 

鹤丸这工作忙起来的时候累得要死,轻松的时候也是真的无所事事,三日月偶尔就邀请他来家里吃饭喝酒。

两人一起到超市购买食材,就算是在附近,三日月也穿戴也很整齐。此时还是秋季,三日月就已经穿上了羊绒大衣,长长的驼色羊绒围巾一圈圈地围在脖子上,他好像特别喜欢这类厚软的东西,半张脸缩在里面,非常畏寒似的。

 

鹤丸毕竟财力有限,更专注于那些便宜打折的东西,三日月却出手非常阔绰,看着他把一盒盒特级肉眼牛排放进购物车里,鹤丸都觉得肉疼。

 

牛排配红酒是件非常享受又优雅的事情,鹤丸想有这样的邻居可真好,虽然厨艺不怎么样,但只要有高级食材,自己很乐意过来大展身手,反正他对烹饪很有研究。

只是想到这些昂贵东西是三日月用出卖/肉/体换来的,鹤丸就觉得不太忍心。

鹤丸是个喜欢敞开天窗说亮话的人,尤其是喝了点酒之后。

他端着酒杯劝三日月:“能收手时就收手吧,这个世界上干什么不能赚钱啊,何苦做这些买卖。”

三日月不置可否地微笑,调成暖橙色的灯光给他浓长的睫毛镀上一层暧昧的光亮。他小口抿着红酒,“其实这行业不像你想象得那样,如今男/色消费已经很大众化了,没有什么见不得人。”

 

是是是,这些鹤丸都懂,掂量不能白吃白喝人家的东西,就想着哪天去那店里“关照”一下他的生意。

 

鹤丸承认这也是在欲/望的趋势下行动的。这晚他没什么事情,偷偷摸摸地穿戴整齐,溜出了公寓。

华灯初上,D市一天里最喧闹的时候已然到来。

五光十色的霓虹灯下,鹤丸看到很多形影单只的男人女人进出高级场,大街上情侣倒是很少见。

真是的,明明D市这样繁华,寂寞的人却还那么多。

 

鹤丸站在Galant门口,这是一处同志酒吧,经过探查,他知道三日月就在这里工作。

门口的男待者非常热情地把鹤丸迎进里面,一进去,才发现这里的装潢有多么精致,完全进入了一个新的世界一样,同时又很低调,是那种内敛的奢华;音乐不会过于嘈杂,时而轻缓的旋律反而更撩得一颗心丝丝痒痒。

鹤丸知道这里不光装潢和气氛恰到好处,更重要的是,它提供的色/情服务质量非常出众。

 

鹤丸点了杯喝的最在角落里巡视,过了一会儿,果然看到了他个熟悉的背影,马上招手叫来了服务生。

“请问先生有何需要?”

“我要点人。”

“好的先生,请您稍等,我们这就……”

“不用了。”鹤丸手指小动作地一伸,“我就要他。”

顺着鹤丸的方向看去,服务生吓了一跳,连忙小声冲鹤丸道:“可是这位是——”

 

三日月正在和什么人说话,仿佛感觉到什么,回过身来,正对上鹤丸的眼睛。

 

“鹤丸国永?”

对鹤丸的到来三日月表示非常惊奇,大概是没想到在这种地方会遇到邻居。

鹤丸从善如流地站起来,也不顾服务生的阻拦,笑容满面地着走到他面前,轻巧地点了点他的胸膛,直截了当地:“今天我点你,你已经被我包下了。”

 

三日月旁边那个身材高大,一头橘色头发的男人听到这话表情呆滞了一下,随即爆发出一阵狂笑:“哈哈哈哈哈三日月没想到你也——”

三日月一抬手,并没有让他把话说完,转而斜睨着一双眼睛,对鹤丸暧昧地笑道:“好啊。”

评论(49)

热度(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