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禾

码字的 微博:初禾雨上
乙腐通吃,不接受ky,不喜欢请右上角,这里谢过了

《敌对关系》(敌方爷x己方鹤)第四十八章(大结局.下)

48(大结局.下)

风呼啸在耳边,身上所有的伤痛和无力都变得不重要了,即使他能明显地感到生命体征在流失,唯有那抹蓝色的身影印刻在脑海中。

至纯的付丧神被骨骸煞气侵染,鲜血浸泡,或许再次接触到那样的气息,就会完全沦丧升为真正的骨骸……

鹤丸用力闭起眼睛,不,不会的,三日月绝对不会变成他的敌人,无论这样的循环往复多少次,他都仍然相信他!

 

距离那股气息越来越近了,深蓝色的身影就像一个镖旗,灼灼地出现在鹤丸的眼睛中。

“三日月!”

 

三日月睁大了眼睛,他万万想不到鹤丸竟然追到了这里,不由得开口:“鹤,你怎么……”

鹤丸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他的跟前,忍不住弯下腰大口地喘息,随后抬起眼睛狠狠地瞪他:“我才是要问你啊!又一个人偷偷摸摸地消失,为什么总是这样让人不放心!”

“抱歉,鹤。”三日月握紧了刀剑,来不及解释许多,前长船在光已经又一次冲了过来。三日月将鹤丸护在身后,抬起刀刃抵挡住对方的攻击。

 

长枪和太刀的碰撞发出巨大的爆破,原来骨骸的煞气有这样凌厉的气势。前长船在光不用说了,体内蕴含了这种煞气的三日月,或许已经变得强大到出乎他的意料。鹤丸退后两步,要三日月不要顾及他,发挥出他全部的实力。

 

“原来是鹤丸国永。”在光早已变得面目全非,完全不像之前的深沉,半长的头发垂在额前,浑身都被黑红的火焰包围,他的思维恐怕已经随着眼见局势的落败而混乱了。“真高兴你能来啊,你是想亲眼见成叛徒的下场吗?”

鹤丸皱下眉头:“三日月他并没有背叛你们,因为他至始至终都不曾加入到溯行军。也从没有背叛本丸,因为他一直都是本丸的三日月宗近。”

“是啊,到头来不过是我在自欺欺人罢了,总以为能看穿一切,岂不知——”他凶狠地望向三日月,“竟从来未曾看透过你。”

 

听他这么说,鹤丸才猛然想起来。对啊,前长船在光说不定真的对三日月有那种感情,只是溯行军和付丧神,就算用尽手段,也怕是永远都不会有交集吧。

 

三日月平静地:“在光,你所做的一切,花费了那么大的力气,真的值得吗?”

“成王败寇罢了,况且你以为我真的失败了吗?只要我有我在,溯行军就不会消失,这一次我要连你都抹杀掉,再回到主人那边重振旗鼓。”

“说是这样没错,可怕是从很早开始,连历史修正主义者也不得不听命于你吧。”三日月微微叹气,“你所做的本来就有违刀剑的职责,又企图一举破坏本丸,打破规律肆意妄为,注定是不会成功的。”

 

三日月一语道破了前长船在光的阴谋。他的眼神越发阴森,沉下声:“就算是你,也绝对赢不了我。”

“或许吧,可是,这一次我也同样不想输。”

 

三日月望了鹤丸一眼,眼神里带着安慰的笑意。然后他正色地凝视前长船在光,一时间额头上的印记光芒大盛,巨大的蓝色光芒从三日月身上迸发而出,将一切都笼罩在一片耀眼的蓝光之中。

强光之下鹤丸几乎睁不开眼睛,但他还是努力从抬起的胳膊上方去看。他看到三日月的衣袖在风中纷飞,吹落的无数片落叶在他的身边飞舞旋转,那巨大的蓝色光芒汇聚到他的身后,像蝴蝶的翅膀,又像蓝色彼岸花,将他的刀剑映照得煜煜生辉。而刀剑的光辉更是夺目到凌厉之极,将一切都遮掩下去。

 

前长船在光大惊,“没想到你竟然将骨骸的煞气融入你自己的气息,运用得如此自!”

“不试试怎么知道。”三日月冲过来,蓝色光芒包围着他,太刀的锐气势不可挡。前长船在光的牙龈都要要出血,狰狞着挥枪而去。

 

红蓝两团巨大的光芒碰撞在一起,惊天动地的力量震慑了现世甚至溯行军的世界。鹤丸从不知道作为刀剑有这样大的威力,睁大了眼睛见证这一场旷世之战。他告诉自己无论如何一定要坚持下去。

 

前长船在光狰狞地叫到:“三日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这个样子还有多少时日好活的,加入我们,或许你还能继续生命。”

“很遗憾,虽然那样我也有我的坚持。”三日月挑开在光的枪,顺着枪杆直直地冲上来。

在光避开他的攻击,用枪尾端往后一带,三日月顺势踩在上面,翻身越到后面去,凌厉地回过身用刀尖去劈对方的后脊。然而在光虽然高大,却灵活至极,速度之快更是无与伦比,瞬间侧过身,同时反手朝三日月劈去。

 

光刃和刀刃相互碰撞,不知道战了多少回合,直到一把闪耀着蓝白色光芒的长刀刺穿了那巨大身躯的心脏。

画面就此定格。

两人身上的光芒都消失了。三日月的身上都是血,死死地握着刀柄,忍不住咳出大滩的血来。

 

前长船在光惊愤得说不出话来,漫长的计划,他不知道哪里出错了,或许当他妄图得到三日月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他的失败。望着眼前的人,前长船在光只是大张着眼睛和嘴巴,似是有说不尽的怨毒和恨意。他慢慢地抬起长枪,用最后的力气朝三日月刺去——

 

背后一阵穿心的剧痛让他不得不停下动作,整个臂膀都悬在了那里。

他看到一把雪白的刀剑从自己的胸口处穿过。

 

鹤丸站在他的身后,身上脸上都是血,用尽最后的力气道:“对三日月,对本丸所做的一切,你就是万死也不足以偿还万一。”

 

前长船在光眼珠瞪得浑圆,脸孔因膨胀而极度扭曲。如巨人般高大的身躯如一颗定时炸弹,在脉搏停止的时候发出巨大的爆破——

前所未有的轰鸣响彻天际,鹤丸被爆破冲击开来,后背狠狠地撞到树干。浓烟重雾淹没了一切,将所有的血腥,厮杀,怨毒全都淹埋冲淡。

 

随着轰鸣渐弱,烟雾逐渐散开。鹤丸趴在地上,眼睛止不住地想要闭合,然而他知道自己还不能睡过去。他看到不远处的身影,努力地向那边移动身体,带出一条长长的血痕。

 

三日月躺在那里,似是感觉到什么,转过头望向鹤丸,对他露出温柔的笑意。

“还能笑得出来啊……”鹤丸咳着血,“真是不让人省心,究竟要一意孤行道什么时候呢……”

“抱歉。”三日月愧疚地望着鹤丸,“到底还是把你牵连进来了。”

“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鹤丸一寸寸地接近三日月。他全身的骨头仿佛都要散开,可是唯有眼前的人才是他所有的焦点。

三日月了然地叹气:“在光的实力太强大了,唯有渗透进骨骸之血的付丧神才可以一战,我不想同伴再做牺牲了。”

“所以你确定了混战状况的安全后,独自偷偷跑掉。”

“鹤,”三日月望着他,“你应该和清光回到本丸疗伤啊。”

“是吗?”

“是。”

 

话音未落,鹤丸终于来到了他的身边,努力握住了他平摊在地上的手掌。

银发的付丧神露出微笑:“可是这一次,我再也不会丢下你一个人了。”

 

上一次他以为他可以保全大家,然而他错了,阴错阳差之下,他与三日月再也不能并肩而行,可是无论多少次,无论三日月身在何方,他都会再次找到他。

他绝不会放手了。

 

三日月睁大眼睛,随即温和地露出微笑,握紧了鹤丸的手。

他们并肩躺在地上,看天上的灰云终于逐渐散开。

 

“鹤,本来就支撑不久的我刚刚用尽了力气,恐怕就要消失了。”

“真巧,我也是。”鹤丸闭了闭眼睛,“尽管会再次苏醒,可与你的那些回忆,不管是悲伤还是甜蜜,都不想忘却。”

“哈哈,鹤,还是……忘记比较好。”

“所以我把我们的记忆都写在纸上了。”并不理会三日月的话,鹤丸转过脸,冲三日月笑,金色的眼睛里充满了坚定的目光:“绝对不会忘记与你一起走过的岁月,那都是我们共同的经历。三日月,我相信你会回来的。”

或许是鹤丸过于坚定,也或许早就知道鹤丸会这样说,三日月并没有意外,微笑着望着他,握紧了他的手。“好。”他说,“如果鹤是这样期望,那么我会回来。”

“恩。”

 

天空洁净如许,晨光洒在付丧神的身上,身体逐渐变得透明且轻盈。那紧握的双手手指穿透对方的肌肤,仿佛变得再也不可触摸。然而三日月仍然紧紧地抓着他,“鹤,你等我,无论多久,我一定会再次回来的,一定!”

“是,三日月,无论多久我一定会等你!”

鹤丸笑着,他看着身旁的人逐渐消失,消散,他知道自己也在以同样的姿态迎接又一轮沉睡。他知道三日月会再次回到他的身边。

因为同样,这一次,他仍然相信他。

 

历史修正主义者大范围攻击本丸一战,随着溯行军的溃败和前长船在光的死亡,以本丸的胜利而告终。历史修正主义一方元气大伤,此后进行了长时间的休整,下一次出战,恐怕要在很久以后。所有的事情终于告一段落。

 

清晨的阳光温暖而明亮,照耀在空旷的原野上,照耀在两把交错的刀剑上。

 

 

 

尾声:

本丸里一如既往地热闹,起因是博多藤四郎跑得太快没看路,打翻了光忠的盘子。一旁帮忙的大俱利嘴角抽搐地闪开在一旁,气得长谷部冲出厨房,追着博多满院子跑。

“弟弟又闹事了。”药研掐着腰苦笑,却是满脸的宠溺,这一点他和他哥哥,或者说是恋人越来越像了。“算了,一期,我们回屋吧。”

“我也是这样想的。”一期一振表示赞同地点点头,索性就放纵弟弟们一天,其实他想开了,有时候管得太多也不是什么好事,不如放开些。于是便与药研一同走向住所。

 

今剑,爱染,乱,还有物吉他们几个特别爱看热闹,冲着因为跑得太快,身后涌起尘埃的长谷部和博多哈哈大笑,另一边清光一边抹着指甲油,一边摇头对安定道:“唉,真是的,这一天天连个安静的时间都没有,我啊,还是专心在这儿——”

 

话还没说完,博多就在他俩中间蹿了过去,安定往后一躲,安然无恙,清光就没那么好运了,博多的屁股撞到了他的手,的蘸着红颜料的毛笔往旁边一斜,瞬间手上多出一条红色的长条,惹得鹤丸哈哈大笑。

 

又是愉快的一天,鹤丸想,真希望溯行军不要那么快就重整旗鼓改变历史啊。不过偶尔也还真想去活动活动筋骨,如果是按部就班地战斗,他还是很乐意出战的。

生活本来就是要充满惊喜和乐趣嘛。

当然,如果和那个人一起就更好了。

 

初春的本丸一片生机盎然,院子里的樱树上开满了樱花,远远看去粉红一片,风一吹,花瓣如雨,醉迷了一切。

鹤丸习惯性地捏起挂在树上的纸条来看。

他还记得有人在这棵树下,用怎样的姿态风情对他说着让他心动的话。过了多久了呢?不管过去多久,他都仍然记得。

 

大概有些事情真的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消失吧。

 

夜露弥漫,花影灼灼,皎洁的月光下,他又一次看到了那双眼睛。蕴藏着如雾般的淡色弦月,温柔地冲他微笑。

 

 

(全文完)

 

 

2017.2.18 晚





写完啦!我终于又写完一部小说,爷鹤真是太好吃了,怎么写都不够!

感谢小伙伴一直以来的支持,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每次更文后看大家的留言,小红爱心和推荐也同样给了我无穷的动力!爱你们!工作忙碌之余能和你们在一起,一同追逐爷鹤的感情,实在是太好啦!

其实这篇文的灵感来得真的非常突然,如新片预告那样洗头的时候突发奇想,结果写成了全篇玻璃渣文,有几处我自己写起来都难过,有一阵子简直陷入了低谷期,哎,那天的洗发水肯定有毒。好在结局是he,爷鹤和大家都记起了过往的点点滴滴,那些过往和感情会一直印刻在他们心中。苦尽甘来的文我最喜欢了><

因为正文没什么糖,就想在番外里多撒些,正文没来得及交代的地方也都会写出来。大家都想看什么番外呢?欢迎留言点选!


接下来我会继续更新《樱都剑影》(龟速周更otz),以及爷鹤新篇也会再开,这次一定要写一个小甜文,大概是钢琴教授爷X艺考学生鹤这种,各种潜规则,恩,题目就叫《潜规则》好了(x)


《敌对关系》本子工作马上展开,大概会在三月初进行终宣预售,请喜欢的孩纸多多支持哦(づ ̄3 ̄)づ╭❤~


3.18  《敌对关系》TB预售将于3.19.日开始,地址请戳: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46741038829

评论(100)

热度(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