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禾

码字的 微博:初禾雨上
乙腐通吃,不接受ky,不喜欢请右上角,这里谢过了

《敌对关系》(敌方爷x己方鹤) 第四十六章

46

五个人不敢停留,简单整理后就朝东南方向继续赶路。他们知道事情远远没有结束,真正的困难或许才刚刚开始。

之前的出战次数过多,时空管理局物资一时供应不上,这一次本丸已经没有御守分给他们了。即便有,也供应不上这么多的付丧神同时出动,这也是此次出战最大的危机。

 

每个人都知道危险性,都做好了必死的决心和觉悟。但是物吉的离开还是让队伍蒙上一层氤氲。谁都没有说话,鹤丸觉得紧握的手指几乎都要折断,却缓解不了心中的绞痛哪怕半分。

“鹤。”奔跑中,三日月在他身旁轻轻地叫他名字。

虽然心中伤痛,鹤丸却知道此刻不是沉浸在悲伤中的时候,他咬住嘴唇,对三日月道:“物吉他还会回来的,一定。”

“恩”三日月点点头,转而望向天边的裂痕,那裂痕还没有消失,就证明溯行军仍然源源不断地来到这个世界。日食早已经过去了,天空仍是昏暗一片,灰云积压在头顶,空气中充满了肆意的戾气,与溯行军阵地的感觉所差无几。

 

鹤丸望着三日月:“你的身体不要紧吧?”

“没事,戾气横流之下,比较起来其实现在我算是最不难受的。”

鹤丸点点头,三日月的身体里有一半都是溯行军的煞气,是比没受过污染的付丧神要容易接受一些。但他的煞气发展到这种境况,可想而知之前又承受了多么大的痛苦呢,那些他没有再看下去的画面,他都不敢去想。

 

大俱利伽罗在鹤丸的身旁,将他的神情看得一清二楚。

其实在他不知道鹤丸和三日月的纠纷,他一直对三日月抱有成见,谁让他在历史修正主义者的阵营看到鹤丸被三日月伤成那样。

虽然大俱利对旁人一直都持有一种“别靠近我”的态度,对光忠和鹤丸也一样,但不说也知道,到底和他们是极其要好的同伴,鹤丸受到那样的对待,他又怎么能不向着他。

就算三日月回归,并且从光忠那里知道了一切的来龙去脉,也还是非常直心眼地看三日月不太顺眼,总觉得表面上看起来沉稳大度的天下五剑非常欠打。

 

但是,虽然他不太懂,可鹤丸对三日月的感情实在太显而易见,也太深了。

不由得想到很久以前,在伊达政宗那会儿,鹤丸就说过三日月宗近是他倾慕的对象,当时他神采飞扬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大俱利一直记得。

 

“喂。”鹤丸回过头捅了捅大俱利的胳膊,“你在想什么?”

“什么都没有。”大俱利仍然冷着一张脸,“不知道光忠他们怎么样了。”

“一定没问题。”

 

大俱利知道鹤丸是在安慰他,谁让他们对对方都太了解了,鹤丸总是把事情最好的一面展示给别人。

大俱利却也不点破,很配合地点了点头。他那样问,的确是想从鹤丸口中听到肯定的回答,因为在以前,只要鹤丸乐观地说出一件事情,就好像都会成为现实。

两人的心意特别相通。鹤丸坚定地望了他一眼,回过头继续体察四周及远处的动静。

 

跑在前面负责侦查的清光忽然停下脚步,鹤丸等人同时也感觉到了什么,不由得全都站在原地。

他们早就跑出了树林,狂风肆无忌惮地呼啸着。清光环望四周,映入眼帘的是重重叠叠的山峦和岩石,只觉得每一处都隐藏着敌人,却又不见他们的踪影,细长上挑的眼睛里面充满了焦虑,却反而更加沉着地感知着。

 

“小心!”一期一把将身旁的清光扑倒在地上,说时迟那时快,几乎就在同时,几只弓箭掠过了他们的头顶,然而远远还没有停下的意思,更多的弓箭向他们袭来。

一时间箭飞如雨,大家全都拔出刀剑挥舞抵挡。箭头碰撞在刀刃上面,发出无数金属碰撞的声音。

只见不远处的树木,岩石后面冒出了无数的溯行军,黑压压地一片,鱼龙混杂什么刀种都有。睁着一双双绿红的眼睛,看到付丧神,就张牙舞爪地向他们扑来。

他们的数量没有树林里的多,却也绝对不少,而且个个实力高强。鹤丸知道这大概是东南方向这一批敌人的主力队伍之一,不禁皱下眉头,牢牢抓紧刀柄,挥刀抵住攻向他的溯行军。

脑中都是物吉常日里可爱的笑脸,陪在自己身边,将他当做兄长来看待,笑着给予他祝福……悲愤在胸口涌现着,化作动力,与骨骸们拼杀周旋。

 

“三日月宗近,怪不得在光再没有找到你,原来你又回到本丸了么。”一个敌方太刀边对抗三日月,边狰狞地笑道,裂凯到耳边的骨质双唇一张一合,十分恐怖。

鹤丸想的没错,他们的确是比较高级的溯行军,尚且还留有思维。

三日月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冷冷地:“前长船在光的计划不会成功的,你们死心吧。”

“让我们死心,你才是应该担心一下你自己吧,最美的天下五剑,恐怕马上就要——”

 

话还没说完,后背就被狠狠地割了一刀,疼得他一声哀嚎。鹤丸手握刀剑,半眯的金色眼睛透露着咄咄的狠绝:“闭嘴。”

“你谁啊,付丧神之间还真是相亲相爱。”那太刀恶狠狠地逼视鹤丸,反手就朝他劈过来,鹤丸伶俐地闪躲避开,再次跳到他的身后,而那太刀前面就是三日月,一时间应接不暇,被鹤丸和三日月分别从前后夹击,一时间暴跳如雷,命丧两把刀剑之下。

 

鹤丸和三日月背靠背的站在一起,迎接一波又一波的敌人,另一边清光一直没和一期分开。然而敌军忽然不再和他们周迅,就像明白了他们阻拦的意图,纷纷从他们身边略过。

只听大俱利叫到:“你们快点往前跑,这里交给我对付,虽然不能歼灭所有的敌人,但我相信留守在本丸的同伴们!”

 

“不行!”鹤丸马上否决,边厮杀边道:“留你一个人,绝对不行!”

清光和一期听到这句话也是心头一惊,“或许还有更好的办法!”

大俱利皱紧了眉头,“你们不要管我——”

鹤丸拼命地摇头,“总之绝对不行,小俱利你不要意气用事,这不像你!”

 

“鹤。”三日月的眼睛里充斥着淡淡的哀伤,他叹了口气,“大俱利说得没错,天空的裂痕还没有闭合,不知道前面还有多少敌人,我们不能停留在这里。”

 

如果不能尽快地阻拦下前面的敌人,那么等他们涌入本丸的时候,就真的共愧于亏了,大俱利的做法是最折中的。这些鹤丸都知道,可是,物吉已经断了,他怎么能留大俱利一个人面对这么多的敌人,这不是送死么,他又该如何对光忠交代……

 

心中的疼痛几乎让鹤丸不能呼吸,紧紧地闭着眼睛,牙龈咬破的血溢出唇外。

大俱利浑身散发着逼人的气势,挥着刀剑为他们开辟出一条血路。其余四人顺着这条路往前跑去。

鹤丸不由得回过头,看到大俱利浑身是血地伫立在骨骸之中,拼死地挥舞着手上的刀。骨骸们一个又一个的倒下,他从来不知道他的小俱利有这么厉害。

 

浴血奋杀的画面终于随着他们的奔跑渐渐远去,鹤丸觉得眼睛胀痛得都要看不清前面的道路。风将一切都吹散了,他再也感觉不到大俱利的气息。

 

天空越来越暗。

敌方并不知道这次本丸的作战计划,因为大俱利的抵挡,没有一个折返回来通风报信,让后面的溯行军改道而行;也正因如此,及时前行的他们遇到了下一波敌人。

吃下携带不多的仙人团子,体力已基本恢复。望着眼前的溯行军,他们从未有一刻感到那些骨骸面目如此可憎。

 

“你们走吧。”一期干净利落地道:“我来阻拦他们。”

鹤丸头痛难当,听到这句话,还是不可置信地望向他。

一期温和的脸上却看不出什么额外的表情来,他冲鹤丸笑笑,“人们总是喜欢执着于其他,而忽略了身边的人和事。或许你说得没错,其实药研,我弟弟他——”

鹤丸不想听他讲这些,气急败坏地打断他,说出早就做好的决定:“一期,这一次我留下,你们走。”

一期摇头,“你应该与三日月和清光一同向前,因为你辗转于敌方阵营,比我要懂得他们许多,前面的路还很困难,不能没有你。”之后他望向三日月:“三日月,希望你不要忘记我那时说过的话。”

三日月郑重地点点头,随即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一期也冲他笑了笑,转而神色变得严肃,转头望向奔涌而来的敌人。

 

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了,只有再次将后背交于同伴,以成全整个大局。在一期的掩护下,三人很快冲出了敌军的包围,几只看透他们目的,追逐过来的溯行军,都被他们绞杀掉了。

已经什么都无法再想了,一直跑出很远,还能听到那厮杀的声音,空气里充斥的血腥味越发浓重。随即,身后传来了一阵震耳欲聋的巨大爆破声——

 

狂风席卷,火光冲天,大地都好像在摇晃。那熊熊的烈火对于一期一振来说仿佛是又一场洗礼,吞没了一切的一切。

 

这一次鹤丸没有回头,他怕一回头,就再也无法向前了。





==================

《敌对关系》印调请戳:印调

评论(71)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