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禾

码字的 微博:初禾雨上
乙腐通吃,不接受ky,不喜欢请右上角,这里谢过了

《敌对关系》(敌方爷x己方鹤) 第四十四章

44

(请点击阅读):车车

“三日月……”鹤丸捧住三日月的脸颊,金色的眼睛里,那种浓重到化不开的情谊溢于言表,就这么深深地望着他,好像要把他所有的细节全部映入眼底。

望着鹤丸的眼神,三日月不想骗他,轻声道:“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受到侵染的付丧神还会不会被召唤到本丸里,如果我之后真的没有再次回来,你不要挂念我,即使一个人也要好好活下去。”

鹤丸觉得眼睛里胀痛难当,他努力扯出一个微笑:“什么啊,我还有那么多同伴呢。”

“恩。”三日月欣慰地望着他,掌心贴在他的脸颊上,“有本丸的存在,你再不会孤身一人辗转于历史的纠纷里面,这样我也就放心了。”

“笨蛋。”

鹤丸闭上眼睛,伤痛和留恋让心口如藤蔓般绞在一起,愈发地刺心刻骨。三日月低头吻住了他的嘴唇,鹤丸仰头回应,对方气息环绕在唇齿之间,纠缠吮吸着,仿佛这样就可以留住那一份让人清醒的欣慰和甜美。

鹤丸死死地抱住他,仿佛一松手就会消失不见。

 

不要,他不要这样……

 

刀剑的生命本来可以无限延长,他们可是历史的见证者,他还想着和三日月一起生活在这座本丸里,感受每一天每一天的小小的不同,寻找令人愉悦的刺激,看同伴们打打闹闹,看彩霞铺满天际,他曾经真的以为可以这样下去。

 

可是他们共度的的时光竟然只剩下不到三天。

根本远远不够,又怎么可能够呢。

一向无所畏惧的自己都不敢去想,或许三日月永远也不会再回来了。

 

两人相拥着入眠,但是鹤丸没有真的睡着,半夜里他听着身旁压抑着的咳嗽声,死死地揪住了被角。

 

白天的时候三日月就跟没事人一样,鹤丸也就装作看不到他晚间的痛苦,用心地听他说在历史修正主义者那里的日子,将他怎么样抵御骨骸暴戾的煞气。

鹤丸问他为什么那时候想要知道本丸的位置,三日月就说,自己在敌方那里呆了太久,渐渐遗忘了很多东西,回去的路已经不太记得了。

 

可就算那样——鹤丸想向,他还是一心想着本丸,不然在煞气最为浓烈的时候,如果不是心底仍然留恋,那时候又怎么会那样迫切地追问呢。

想到这些,鹤丸的心里既酸楚又感到一种油然而生的骄傲。

这些阴暗的过往,从三日月口中轻描淡写地说出,甚至还带了些玩笑的语气。之所以让他讲出来,是希望他的这段心结能够就此解开一些。鹤丸不想他带着遗憾和痛苦离开。

 

总是希望时间能过得慢一些,再慢一些,然而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溯行军进攻的时间终于到来。

 

此次出战关键万分,为了保护本丸,更为了保护历史不被肆意改变;同时也凶险万分,虽然提前从三日月口中得知了情报,免除了本丸被出其不意地偷袭污染,可敌军此次的凶恶谁都清楚地知晓,绝不是往日的对战所能比肩。

 

敌军分六路朝本丸进攻,审神者审视夺度,过段安排,将本丸的一多半刀剑划分为六个队伍分别出战,他们要在半路截到他们,打一个措手不及,这样胜算会大大提高;剩下的少部分刀剑,包括压切长谷部,烛台切光忠,大和守安定,小夜左文字,明石国行,江雪左文字等负责看守本丸,以防敌军有漏网之鱼闯入。

一切安排就绪,鹤丸所在的队伍里,有三日月宗近,大俱利伽罗,一期一振,物吉贞宗,队长是加州清光。

 

夏日的正午,寂静得一反常态,树梢的蝉转到了树干的背面,合上了鸣叫的翅膀,连风似乎都静止不动了。一切都预示着一场大战即将来到。

本丸的院子里,大家不约而同地仰望着天空,每个人的心里都蒙着一层紧张的阴云。他们看到太阳被黑色的阴影慢慢阻挡,世界的光亮在一点点消失。知道过不了多久,世界就会完全沉浸在一片黑暗之中。他们甚至能感觉到敌军奔涌而来的躁动——

 

此刻正是迎击的时候!

 

 

评论(48)

热度(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