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禾

码字的 微博:初禾雨上
乙腐通吃,不接受ky,不喜欢请右上角,这里谢过了

《敌对关系》(敌方爷x己方鹤) 第四十三章

43

距离溯行军的进攻只剩下三天的时间,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本丸往日轻松的气氛里多了一丝紧张和凝重。

 

为了缓解这份紧张感,更为了鼓舞大家的士气,审神者特别拨款,要压切长谷部和烛台切光忠安排布置酒宴,带大家好好欢闹一番。

也只有他们的主人还能在大战前夕有这么好的心态了吧。长谷部对主人又特别增添了一种敬佩非常的情怀,就差双眼放出星星来。光忠看在眼里,笑着拉他出去买食材。

说是酒宴,然而主角是爱玩爱闹的刀剑,不懂得那些繁文礼节,气氛就随意多了。好在还有好几位料理拿手的付丧神,审神者下血本的精心布置,也还不至过于接地气。

 

觥筹交错,酒光淋漓。这种酒宴是次刀太郎最喜欢的,他双手各拿了一瓶酒,光看包装就知道酒质特别烈,脚下还有一坛别的什么不知名的酒类,双颊绯红地叫道:“酒就是要这样放开喝嘛!今天大家不醉不归!”

山伏国广大笑着表示同意,笑声特别烘托气氛。太刀太郎淡定地坐在次刀太郎的旁边,才不管身旁那人各种耍酒疯,偶尔睁开狭长的眼睛,望向他的是柔和的目光,之后抬起一盏清酒慢慢品尝。

 

另一边,堀川国广挨着和泉守兼定,看他的杯子见底了,就十分殷勤地给他倒满。但是别看和泉守兼定长相十分华丽,性格张扬,俨然有本丸第一偶像的做派,实际上他的酒量和酒品和他的年岁是成正比的,三杯下肚,不用人推他自己就倒了,外加酣睡中说梦话。

即便如此,堀川国广也非常纵容他,今天兼定兴致看起来特别高,几杯下去,竟然还什么事都没有。看他兴高采烈的样子,堀川国广就笑着拿纸巾给他擦嘴角,因为他的嘴角上还挂着饭粒。

 

酒喝了不少,菜品刚刚出来。厨房和大厅是一体式的,光忠把新做好的菜肴放到炉灶旁,由长谷部负责给大家端过去。反正他对长谷部的速度特别放心,一桌桌地摆放完毕,菜也不会凉。

当然传统日本菜也是不能少的。光忠刚刚把一盘三文鱼刺身摆放好放在一旁,长谷部就风风火火地返回来准备端走。两人的指尖碰在一起,光忠对他笑道:“辛苦你了。”

“你还跟我说这些。”长谷部顺口说完就把盘子再次端走。这么久以来,两人默契得只要一个眼神就能使对方心领神会。

 

一期和弟弟们坐在一起,他的身边是药研,正帮他挡弟弟们的酒。小孩子可是不能喝酒的,然而弟弟们显然很开心,连秋田藤四郎都忍不住跃跃欲试了。一期苦笑着连忙拉住他。

 

偶尔回过头来,触碰到不远处鹤丸的目光。鹤丸看到他,就大方地冲他招招手,一期报以微笑地点点头,回过头来继续和药研奋战在夺酒现场。

 

鹤丸看着眼前这些刀剑就有些触景生情,他想着得帮他弟弟物吉贞宗找一个人相亲相爱,那他也就放心了。

小俱利好像还是孤身一人,不如……

鹤丸想了想那两人并肩而行,携手共进的样子,差点笑出声来,连忙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

 

三日月端起清酒就到嘴边,鹤丸连忙扶住他的手,低声说:“你就不要喝了吧,小心身体。”

这几天的时间里,三日月的状态和和健康人无异,仍淡然安稳得一派岁月静好,但鹤丸在他的身边,还是能够感觉到他絮乱的气息,好像随时随地都会再次就那样晕倒过去。

“哈哈哈,不要拿对老头子的态度对我。”三日月笑道,他一这样笑的时候,浓密纤长的睫毛就会遮盖住眼睛,一双眼睛弯弯的就像小月亮。

知道三日月在故意岔开话题,也不会老老实实地听他说话,鹤丸索性就二话不说,一把夺过三日月的杯盏一饮而尽。

 

“哇……”只和他隔着几只脚的距离的物吉睁大眼睛看着他俩,满眼惊奇,也不知道是因为鹤丸酒量好,还是三日月鹤丸这两人的“过分亲密。”

鹤丸想肯定是前者,物吉那么纯洁的孩子,他的“终身大事”还是容后再议吧。

 

大包平和数珠丸理论着什么,却只是他自己在那一头热,数珠丸只管端坐在那儿,理都不理他。莺丸对这种现象都司空见惯了,淡定地咳了咳,如果不是三日月刚刚回来,大包平是第一次见到他,还带着一种生疏的礼貌,估计连三日月也得遭到他的轰炸。

 

“为了我们的最终胜利,干杯!”

不知道谁喊了一句,所有人都起身端起杯子,一时间酒杯碰撞的声音此起彼伏,气氛达到了最高潮。

 

酒宴一直持续到临近傍晚才结束,刀剑们三三两两地各自擅场。鹤丸去了三日月的房间,两人望着窗外的景色说话。

鹤丸道:“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要不然到床上躺一躺吧。”

“不用了,我在这里透透气挺好的。”

“可是……”

“不知道鹤从什么时候开始也这么啰嗦了。”三日月斜睨着他,眼角带着笑意。本来他就好看,做这个动作神情的时候,更是勾人勾到了极致。虽然他本人是没什么自觉。

鹤丸脸上一热,不由自主地轻咳一声,从来都伶牙俐齿的他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令人抑制不住的喜悦占据着心口,而心口同时又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平静安然。

 

这几天好像总是有各种宴会,热闹惯了,现在静下来,就显得过于安静。只觉得有满肚子的话想说,却又觉得只这样有彼此在身旁就足够了。

傍晚的夏日,暑气还未散,夕阳把天空被染成一片耀眼光亮的橘黄色,房屋和树木的影子被拉得老长。几只灰背长尾的鸟拍拍翅膀,从屋顶飞向天空。

 

他们看到院子里有两个少年在奔跑。

 

安定的的手中拿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笑容满面地满院子追着清光,两条长长的围巾随着他的跑动在身后飘动。清光一边躲闪一边大叫:“安定你喝醉了,太可怕了,你不要过来你走开啊啊啊!”

安定却非常有兴致,清光跑到墙角再也没有路,转过身来后背紧紧贴着墙壁道,一脸视死如归。安定靠近他,一副天真的乖宝宝模样,献宝一样把那个黑东西拿到他眼前:“食鸟蛛不愧是世界上最大蜘蛛,清光你快看,它几乎有我手掌这么大了!”

 

蜘蛛在他的手上八只脚着地,静静地趴着,一双凸起的眼睛朝清光发出怪异的目光。清光都要吐了,简直要融化在墙壁里,颤抖着几乎哭出来:“你怎么能喜欢这种东西!”

安定歪过头,双颊微红,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看蜘蛛又看看清光,“它多可爱啊。”

“……”

 

不知道清光是不是已经晕了,三日月和鹤丸心照不宣地回过身来,脸上都有点隐藏不住的笑意。

安定和清光的感情一向特别好,无论做什么都在一起,没有例外。这当然归功于他们都曾是冲田总司的爱刀,是荣辱与共的同伴。另一方面,这种“好”更夹杂了另外的一种感情。

鹤丸才不会说自己偶尔起夜,路过他们俩的房间的时候,听到过不可言说的呻吟呢。

 

这座本丸里其实隐藏了很多对感情,鹤丸这种好奇心旺盛,行动力又极强的刀,对这些可不要太了解。

比如,他就知道他家小光其实和压切长谷部有不止一腿两腿,比如一期和药研,比如堀川和兼定,比如大包平和莺丸,比如……

只是他们都不太对外说而已,都是第一次经历爱情,都有一种本能的羞涩和别扭,但又因为如此,总抑制不住地流露,所以都成了公开的秘密。

 

也只有三日月这种坦诚到脱线的刀,才会近乎脱线地敞开了表达自己的感情。

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可是现在想起来,却仿佛就像发生在昨天。

 

“年轻真好啊。”鹤丸感叹地笑道。

“哈哈哈,说得好像你有多老一样。”

鹤丸从善如流地点头,“多老不敢当,总之是比你年轻些。”

 

其实两人就这样肩并肩地慢慢到老,也未尝不是一种幸福,主人故事书上的结局不大多都是这样的么。虽然不是人类,也不会真的变老,但一想道两个人一起走了很久很久,就觉得很幸运。

大概触景生情,鹤丸就想到这些。然而光是这样想,鹤丸就觉得心口胀痛得几乎让他不感去看三日月的眼睛。

 

然而三日月仿佛看透了他的心思,轻轻地托起了鹤丸的下巴,温柔得如蜻蜓点水般地吻着他的额头和眉心,又酥又痒的感觉直入心底,鹤丸伸手拥抱住他,在他的背脊和腰间流连。

 

那些不由自主的谎言,由爱生恨的伤害,不可调节的痛苦仿佛都已远去,淡成天边的一个小点,事到如今谁欠谁更多早已经不重要了,唯有“喜欢”越发明显。

 

他们明明那么相爱的。

可是所能共度的时光,却只剩下不到三天。

 

也许这就够了。

 

天天边的夕阳如一个深色的小圆盘,越发浓墨重彩,

鹤丸抵着三日月的额头,只感觉到他身上淡淡的檀香气息。在三日月所剩不多的时间里,他要把他们这些年落下的感情全都补齐,补成一幅仍然美丽的画卷。

 


 ==============

《敌对关系》印调请戳:印调

评论(45)

热度(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