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禾

码字的 微博:初禾雨上
乙腐通吃,不接受ky,不喜欢请右上角,这里谢过了

《敌对关系》(敌方爷x己方鹤) 第三十六章

36

只听“当啷”一声,三日月说完就把鹤丸的本体仍在他的身旁,转身就走。

将散开的衣服拉好,鹤丸咬牙站起来跟跟上三日月的脚步,三日月走得很慢,鹤丸也就走得很慢,两人一前一后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就像一个不可逾越的鸿沟。

 

跟随着进了屋,三日月理都不理他,当没这个人似的,自顾自地脱下外套随手挂在椅子上,把茶具整个一盘地端起来,用袖子胡乱地擦了擦桌子上的水迹,之后端到对面墙壁上的水池边清洗。

水声哗哗,同时旁边的炉子上煮茶的香气已经溢了出来,与三日月身上的味道如出一则。

被当成空气一样,鹤丸一个人站在那里,手指纠缠着衣角,略微有点尴尬。

 

三日月实在不擅长收拾家务,摆弄了好一会儿才勉强完事。他的头饰摘下下去了,身上只穿着深蓝的里衣,斜斜地倚在榻榻米上,漫不经心地撇了眼鹤丸,低头专心抿着茶水。

屋内明黄色的日式风格家具给房间映照出一片奇异暧昧的暗光,鹤丸就这样站在三日月的面前,越发显得手足无措,缠住衣袖的手指关节都发白了,终于还是把外套脱了下来,任凭它掉在地上。上面细细的链子接触到地面,发出清脆的响动。

之后是费事的腰带,鹤丸的手指上有刚刚战斗时留下的刮伤,还有握住刀刃割裂开的伤口,但他仿佛感觉不到痛似的,只是一味地将腰带解了开来。

 

三日月冷眼撇着他,直到鹤丸把身上的服饰都脱了,光//裸地站在他面前,修长消瘦的身形,身上多处都是新鲜的刀伤,有的地方还流着血。

 

鹤丸道:“这样可以吗?”

(点击阅读:)http://imgsrc.baidu.com/forum/w%3D580/sign=c91c648845086e066aa83f4332097b5a/f226855594eef01f4bace07ce9fe9925bd317d7d.jpg




================

印调请走:http://vote.weibo.com/poll/137694898


话说怎么把连接设置成文字形式呢?到现在还不会的我qaq


评论(68)

热度(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