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禾

码字的 微博:初禾雨上
乙腐通吃,不接受ky,不喜欢请右上角,这里谢过了

《敌对关系》(敌方爷x己方鹤) 第三十四章

34

天空上布满灰暗的浮尘,腐败气息浓重弥漫,就像能吸入心肺中似的直令人作呕。

再次来到这个地方感觉恍如隔世,只是上一次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这次不一样。

 

鹤丸避开来往的溯行军,穿梭于楼宇之间。这里的植物都枯死了,可以用来隐蔽的只有一座座小房和枯树干。

他白色的身影非常显眼,好在此时留守在这里的溯行军不是很多,一路走下来粗粗计算,还在可以控制的范围之内不被发现,就算被发现也不至于丧命,如果超出那就不太好办了。

 

鹤丸背靠在墙壁上,转头看着一一排溯行军走过。墙面非常潮湿,粘在衣服上怪恶心的。

突然感到有人接近,鹤丸迅速转身,为了防止突然事件一直紧握在手里的刀起了作用,还没等那个惊惶的溯行军叫出声来,脑袋已经和脖子分了家,像失去吊线的残破木偶般哗啦一声散在了地上。

鹤丸厌恶地看了眼地上绿色的汁液,矮身离开。他记得三日月的那个房子应该是从时空转换器那里出来,一直往西走,再转几个弯就到了。

又无声地干掉了几个溯行军,鹤丸一路隐蔽身影,快速前行,从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急迫。

 

楼宇错乱,道路错综复杂犹如迷宫一般,路旁泥泞土地上的彼岸花伫立着,蔓蔓枝枝的花瓣,黑红的颜色,仿佛能让人产生谜一般的幻觉。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中心区域,饶是鹤丸记路能力再强大,也有一点发蒙,几乎都要分不清东西南北。

心想这样乱转也不是办法,干脆神不知鬼不觉地跳上了楼顶。这里是高处,霎时间黑压压的楼群展现在自己眼前。

到这个地方几乎已经没有什么溯行军了,也不怕那个厉害的前长船在光会发现,因为鹤丸早就算好了,这时候那把枪正在忙着改变历史,根本不在这里,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那个前长船在光……

那时候鹤丸欺骗三日月,用三日月作交易换自己回本丸,并非信口开河地胡说。想要骗得了三日月,十分中怎么也得有三分是有依据的。

他只是在之前的战斗中偶然瞥见那把枪和三日月交谈,也只是那么一撇,阅历丰富,敏锐非常的鹤丸就知道三日月对前长船在光有特别的意义。

没想到三日月真的被带回了这里,很多事情冥冥之中就是这样巧合得令人无奈。

 

此时无暇顾及别的,鹤丸专注精力辨别三日月的位置,确定方向后飞快朝那边赶去。

奔跑间忽然感到身后有异动,鹤丸沉下心来,用余光瞟着四周,并没看到有人,只不时地看到几只停在彼岸花上的灵骨蝶,黑红色的翅膀慢慢张合,那双双复眼正一动不动地盯着鹤丸这个外来者。

虽然看不到人影,但那么重的戾气太明显了,肆意穿行着,天空昏沉,楼宇间又这么阴冷,令人无端地涌起一丝恐惧之。

 

鹤丸默不作声地往前跑了一段,确定隐藏在暗处的人的确在跟着自己后,从两个房屋之间形成的拐角处转了进去,那个身影果然也调转方向,显然是想看看他到底要去哪里。

转过方向,随着奔跑房屋越来越密集,一直到一个清冷偏僻的地方鹤丸才慢慢停下来,藏在宽大袖子下面的手握紧了刀柄。

沉声道:“出来。”

 

没有声音,环绕在四周的是死一般的寂静。鹤丸皱下眉头,下一刻,一个身影便出现在眼前。

这是一个比前长船在光还要高大的人,称得上魁梧异常。脸上疤痕纵横交错,身上到处都是露出的骨头,肌肉仿佛融化了一样粘连在上面,非常恶心。

鹤丸瞬间睁大了眼睛,没想到,没想到能在此时遇到他!

——这把大太刀虽然面目全非,但无论他变成什么样子,就算化作灰,鹤丸都能一眼认出来!

 

握住刀柄的手忍不住地颤抖,几乎就要脱鞘而出。那把大太刀看着鹤丸,阴森森地说:“你是什么人?这种气息,看来是从审神者那里苏醒的付丧神了。”转而倨傲地道:“审神者的刀剑胆子够大的,一个人跑到这里干什么,是来找死么。”

鹤丸也不知道和他一战能有几成胜算,压抑着内心愤恨的情绪,就看到那大太刀露出狞恶调笑的表情继续道:“这里和你们那个世界水火不容,怎么,难道你要效仿天下五剑成为我们的一员?”

 

“闭嘴!”

唰地抽出长刀,刀剑锋利,划过一道耀眼的白光。鹤丸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死死地盯住眼前的大太刀,一直以来压抑在心里的愤怒几乎就要奔涌而出!

这个人,就是这个人……!

 

大太刀只觉察出鹤丸是审神者那边的刀,并不认识他,此时此刻也拔出刀来,狞笑道:“那么就陪你——”

话没说完,一道白光就闪了过来,大太刀吃了一惊,连忙抬手抵御,只听当的一声,两把刀剑就交错在一起,发出刺目的火花来,来者并不肯僵持,闪身从侧面再次攻向大太刀。

没想到对方来势汹汹,一时间只觉得周身都被包围,仿佛无数道白光像自己劈来,躲过了这一边,那一边身上已经被划出了伤口。

大太刀怒急,挥起巨大的本体想要将这个不速之客砍成两截,然而速度方面鹤丸虽然不怎么行,但大太刀更不行,这一刀下去扫了个空。鹤丸趁机又在他背上狠狠划了一刀。

 

大太刀不是吃素的,虽然之前受到了严重创伤,但底子还在,他等的就是这个时候,反身猛然砍了过去,巨大的刀随着挥舞发出如狂风般呼啸的声音。

鹤丸险险躲过要害,手臂还是剐蹭到了刀锋,在皮肉上隔开一个大口子,血淋了一地。

本以为剧痛会让鹤丸的行动稍微迟钝,然而大太刀惊奇地发现事情并没有如他所料,眼前这个人仿佛越战越勇,好像一点不顾及其他。

 

“你到底是什么人!”

 

没有回答,大太刀沉下心来,抵住鹤丸的又一轮攻击,伸手去掐鹤丸的脖子。鹤丸见状连忙后退,然而大太刀太巨大了,长得出奇的胳膊还是将鹤丸牢牢掐住!

有力的手指只要稍稍一用力鹤丸的脖子就会断掉,鹤丸哪里肯给他那个时间,狠命地举刀往他手腕上砍去——

料到对方会由此举动,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大太刀另一只手紧握本体,劈头盖脸地朝鹤丸砍来,眼看鹤丸就要断成两节,只看谁下手更迅速狠绝——

电光火石间雪白的长刀如闪电般下落,大太刀吃痛得手腕都要断掉,不得不放开鹤丸,几乎就在同一瞬大太刀已经挥了过来!

 

只见鹤丸身影一闪,下一刻脚尖就点在刀背上,落在了那巨大的刀剑上面,雪白的衣袖后襟随着他的动作起伏纷纷扬扬,像一只矗立的白鹤一般。

 

任凭大太刀再有力,也挥动不了本体了,因为他的本体此时此刻卡进了墙壁之中,用的是一股猛劲儿,想拔出来可没那么容易了。

大太刀一时间惊慌失措,鹤丸已经几步闪到了他的跟前,手起刀落,毅然决然地将刀刃捅进了大太刀的心脏!

 

血液喷涌而出,然而这大太刀特别强壮,即便被插了心脏也没有马上毙命,撕嚎着伸手抓向鹤丸,鹤丸早就料到了,侧身避开,又接连在他的身上背上以及手腕脚腕上划了无数刀。

“吓到你了么?那就对了,那个人所遭受到的痛苦,就从你身上讨回来一些吧”

 

大太刀很厉害,但要战胜势单力薄的大太刀并不困难,只要确保四周没人,将他引入窄小的空间。

本来还想找他,没想到自己倒先送上门来了。

 

巨大的身体终于像山一样轰然倒塌,鹤丸随着他一起落在地上。

大太刀面部本来就刀痕纵横,此时更是扭曲得骇人,铜陵般的眼睛中黑洞洞的,露出恐怖异常的神色。

鹤丸骑在他的腰上,他的手已经不能动了,还是凭着巨大的怨气一点点地握住了鹤丸的脚腕。“原来……原来你是……来找那把刀剑的……你和那把天下五剑一样……一样可恶……不甘心……我绝不……绝不甘心……我诅咒你们——”

 

一把长刀直直地插在了喉咙里,卡住了喋喋不休的话语。一阵痉挛后,大太刀哆嗦的身体渐渐软了下去。

鹤丸双手按在刀柄上,喷出的血液贱了他一脸。垂下的头发遮挡住他的面容,看不清表情。

 

只是讨得回来么,就算把你碎尸万段,也尚且觉得远远不够呢……

 

反手将刀刃插回腰间的刀鞘里,身上的伤口很疼,然而身体本身已经有些麻木了,鹤丸只管往前走,身后是大太刀断掉的大手和滚到几米外的头颅。

大太刀的异动引来了一队溯行军,鹤丸只好正面迎击,砍断击退了多少鹤丸已经不记得了,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自己决不能在这时候倒下,他还有事情没有完成……

 

血腥的气息蔓延,让端坐在木质走廊上的三日月也感到了异样。

他放下茶杯仰起头,天空仍旧灰暗一片。只是早已经波澜不惊的心中,不知为何忽然有些许的悸动。

 

三日月站起身来,或许他应该回房间去了。

然而他还是停住脚步。

“三日月。”有人叫他。眯起眼睛,随即就看到一抹白色的身影从高处落下来。

 

三日月定定这站在那里,面无表情地看着来者。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就这样站在自己面前。

满身的血迹,那双金色的眼睛里却闪烁着和之前不一样的神色。这个神色三日月那么熟悉,还记得遥远的从前,这个人就总是用同样的神色目光注视着他。

 

“鹤丸……”

“三日月,”鹤丸笑道,“三日月,我来带你回家。”

评论(57)

热度(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