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禾

码字的 微博:初禾雨上
乙腐通吃,不接受ky,不喜欢请右上角,这里谢过了

《敌对关系》(敌方爷x己方鹤) 第二十九章

29


点击网址上小车:http://imgsrc.baidu.com/forum/w%3D580/sign=0ab6fada27dda3cc0be4b82831e83905/97eaa44ad11373f0c3820cdaad0f4bfbfaed045b.jpg

折腾了很久两人才归队,和大家相互依靠着就这么睡着了。

夜色凝重,过了不知多长时间,三日月下意识地把手往旁边摸去——鹤丸总喜欢拉住他的手,将紧握的双手掩映在三日月宽大的袖子下面。每当这时候鹤丸就总是笑嘻嘻的,似乎觉得这样子更像热恋中的情侣。

比起三日月的风花雪月情意盎然,鹤丸这样显得直白多了,如果三日月的性情好似作琴棋书画诗酒茶,那鹤丸活脱脱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

 

荒郊野外,三日月半梦半醒中潜意识里想要握紧他,然而手一空,只摸到了微凉的落叶。

三日月随即就醒了,往旁边一看,空空如也,鹤丸并不在身边。

 

到处都是灰蒙蒙的,这么早鹤丸会去哪里呢?这里树林丛生,地形复杂,更甚的是在看不见的地方掩藏着并未退去的溯行军,鹤丸一个人怎么可能对付得了。三日月等了一会儿不见回来,就决定去找一找。

他这一有动静,身旁的光忠,药研,一期,小狐丸也都醒了,大家在周围找了找,也都眉间踪影。

眼看天就亮起来了,晨雾中,却只见鹤丸坐在湖边摆弄什么。大家凑近一看,是一种不知名的青草。

 

“鹤丸你到哪里去了,我们都找不到你。”虽然对这位前辈非常尊敬,对于他带来的惊吓也习以为常,但光忠还是对鹤丸偶尔的不着调表示抗议。

“找这种草药。”鹤丸指了指被他铺在地上的青草,“这叫失迷草,能治疗付丧神的外伤,神奇吧?我只在镰仓北条家的时候见过,没想到这座森林里竟然会有,惊喜来得真是意外!”

“总觉得你的野外求生技能特别强。”小狐丸由衷感叹。

鹤丸嘿嘿一笑,“毕竟我是一只闲云野鹤嘛,长时间周转颠簸让我了解不少事。好了不说这些,我得把草收起来,路上一定用得上。”

 

“原来是这么回事。”光忠大大松了口气,“既然都醒了那我们快点赶路吧,走这边——”

“恩,走这边吧,你看这里日光充足一些。”

鹤丸手一指,光忠就点头答应。这林子里充满了瘴气和淡得很难感应的灵力,反正鹤丸对野外生存很拿手,照他的话走应该没错。

 

几人穿行在树林间,三日月低低叫声:“鹤。”

听到喊自己名字,鹤丸就转过头,听三日月道:“不要再一声不响地离开了,起码要告诉我一声。”

鹤丸笑道:“可是你睡那么香,我不人心打扰你。”

“再怎么样,也要让我知道你去了哪里,不然我着实不放心。”

 

三日月的表情一反常态地凝重,鹤丸一愣,点点头,“好。”

三日月这才放心,看鹤丸的状态不是很好,刚想说些什么有趣的话题,就忽然一把扯过鹤丸,叫到:“小心!”

 

话音刚落,树林中就忽然窜出多个溯行军来,恐怖恶心的骨骸张牙舞爪地横档在他们周围,形成一个密不透风的包围圈!

从靠近他们再到发动攻击,敌人的速度都太快了。几人背对背的靠在一起。敌人的数量太多,只见慢慢地朝这边聚拢过来,包围圈越来越小。

砍飞一个骨骸,又有好几个一拥而上,流着绿色的汁液以一种不怕死的姿态扑过来。可怕的是他们不但数量多而且强大,光忠早就把阿津贺志山以往的作战方式抛到脑后了——因为从他们被困的那一刻开始,敌方就已经不按套路出牌了。

这么多天下来,溯行军已经大大小小地对他们发动了多次攻击,本来就旅途疲惫,加上被困的烦躁和作战,大家都早已力竭。

 

鹤丸横刀击退了一只骨骸,只觉得双腿都有点软,想必其他人也是这样体力严重透支。

几个人对这里的情况一无所知,现在的情形可以说是敌人在暗,他们在明,完全处于被动的境地,如果再这么下去,迟早会支撑不住。

 

鹤丸一咬牙,奋力砍刀扑向自己的溯行军,同时感到背后一阵冷风,刚一转身,腹部就挨了一刀!

这一下刺得很深,鹤丸疼得冷汗直冒,徒手抓住了那刀柄,反手把自己的本体插入了对方的喉咙。

“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鹤丸恨恨地,猛然将本体拔出来,飞溅的绿色血液贱了他一脸,他也顾不得恶心了,此时心里只有对遭人暗算的那种深切反感。

从前溯行军并不是这个样子,虽然也很难对付,但花样并没有这样复杂,也不会做手脚让手谕失灵。看溯行军要将他们赶尽杀绝的做派,鹤丸忽然想,难道他们的作战方式改变?难道,是从以前的被动改为主动,将本丸的刀剑,甚至连同本丸一同磨灭?!

 

把刀从腹部拔出来,鹤丸单膝跪地哇地吐出一口血来,雪白的衣服全被鲜血浸透了。眼看又一轮敌人挥舞而上,鹤丸勉强抬起头,眼睛都昏花一片,努力想要抬起胳膊却竟然力不从心!

眼见那把雪亮的刀就要劈向他,一道蓝色的身影闪身在他身前,一刀将那溯行军斩成两半!

 

鹤丸勉强睁大眼睛,看到三日月衣服上血光点点,看来也受伤了。

放眼望去,血光四溅,小狐丸的腿上已经鲜血淋漓,一把刀插在上面,他却不知疼痛地奋勇拼杀;光忠的肩膀上显然受了伤;一期和药研被众多溯行军围攻,看不清楚状况。一片厮杀中,交织的血花触目惊心……

 

“鹤!”

“走开!”心中烦躁到极致,鹤丸一把挥开三日月的手,重新加入到战斗中去,红白的后襟随着他的斩杀飞扬起伏,金色的条链在半空中划过道道刺目的轨迹。

 

不知过了多久四周才逐渐平静下来,满地的骨骸堆积在四周。谁都知道,不多时候他们就会再次卷土重来。

鹤丸握着他的刀剑,血水顺着刀柄往下落,一滴一滴地低落到地上,渗入到层层的落叶中去。

 

腹部的疼痛汹涌而至,鹤丸脑中一片空白,身子晃了晃,转而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鹤丸看到肚子上铺着失迷草药,三日月守在自己身旁。

伤口已经不是那么痛了,这种草的药效还不错,不过鹤丸知道这也只是暂时的缓解,用多的话身上会本能地产生抗药性,再来的话就不管用了。眼看溯行军一拨又一拨地那么多,就算伤口痊愈,体力也都已经到达极限了。

 

“鹤。”三日月握住鹤丸的手,“你还好吗,感觉身体如何?”

“还好。”鹤丸坐起身来,“虽然暂时还好,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到本丸,这样下去大家……”

“最近那股弥漫在这片森林里的灵力越来越明显,再过不久我想就能够辨认出具体位置。”

对于三日月对灵力的敏感度,鹤丸明显很吃惊,转头看三日月,正对上三日月望向自己的眼睛。

就听三日月道:“但是溯行军的攻势越来越激烈了,大家都受了很严重的伤,尤其是药研,草药似乎对那种伤已经起不到什么作用了,我们必须要抓紧才行。”

 

也只有濒死的刀剑,失迷草才会失去作用。

鹤丸的心一点点地凉了下去。

死一般的寂静在空气中蔓延。三日月握紧了鹤丸的手,试图给他最大的安慰,安慰他不要放弃。无论经历任何事都有一颗活跃乐观的心的鹤丸国永,是他最喜欢的了。

三日月要告诉鹤丸,还有自己在他的身边啊。

 

然而鹤丸一点点地将手从三日月的手中抽离出来,望向他的眼睛里,有一种三日月从未见过的,冷漠的目光。

 

 


评论(34)

热度(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