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禾

码字的 微博:初禾雨上
乙腐通吃,不接受ky,不喜欢请右上角,这里谢过了

《敌对关系》(敌方爷x己方鹤) 第二十六章

26

三日月的告白是非常自然而然的事,跟两人第一次发生关系那次一样,就好像事情发展到一定时期的必然结果。

那一晚很静,本丸的院子里那棵樱树上的花全开了,远远望去粉红一片。淡淡的香气混着夜晚的露水,如雾般弥漫在空气里。树下的人转过身来,深凝的眼睛里似是一汪潭水,极深也极清澈,在浓长睫毛的掩映下,似乎也有一股雾气笼罩在眸子里,越发地迷离。

 

眼前的过往和那时候的梦境重叠,鹤丸透明的身体漂浮在半空中注视着一切。抬眼望去,果然那轮硕大明亮的圆月映照在樱花之间,洒下那柔柔的光亮几乎也和梦中里的情景一模一样。

月光也洒在那个人的身上。三日月望着鹤丸,眉宇间的那种微笑像是将世界上最温和的东西全都囊括在里面。

 

“鹤,我觉得……我喜欢上你了。”

 

鹤丸望着他,眉梢眼角都是那种灵动的微笑。其实三日月不说,他们的关系两人也都心知肚明。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是一起共事的时候,还是出战时将后背交给对方的时候,亦或是点点滴滴的某个瞬间?鹤丸并不能说清楚,只是在自己还没发现的时候,一直以来的那种倾慕和敬仰已经慢慢转化为另一种更为深刻的感情了。

 

不过就算两人心意早已彼此相同,听三日月这样明明白白地说,鹤丸还是感到很欣慰很开心。上前一步点了点三日月的胸口,“不用你觉得,我也是这么觉得的。你以为一直以来我们经历的一切都是在做梦?”

三日月凝视他,搂过鹤丸的腰把他往前一带,“如果是梦境,我希望永远都不要醒来。”

“你啊……”三日月离自己那么近,周身弥漫的凝香已经分不清是三日月身上的熏香还是花香。鹤丸双手捧住三日月的脸颊,用额头抵着他的额头:“那我们一起沉睡下去也不错。”

 

亲吻就像月光一样绵长。鹤丸看着他们,觉得脑海中本尘封的记忆在慢慢浮现,所见和记忆交相辉映,甚至能够体会到当年那份热烈的感情。

只是越这样望着,心中就越发滋生出一种莫名的钝痛。

 

又一轮出战信息很快就出来了,这次前往的地点是阿津贺志山。

对于刀剑们来说,这是一个新的地方,既然从没去过,那么对那里的一切就都是未知。审神者告诫他们,阿津贺志山非常危险,去往那里的溯行军强劲成都是前所未有的,一切都要万分小心,即便不能战胜溯行军,也万万不可勉强行事,一切都要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一旦受伤,马上回来。

审神者如是说,刀剑们倒不怎么害怕,反而是跃跃欲试的心情。

效忠主人,奋勇杀敌,本来就是刀剑引以为傲的职责与使命。

 

“如果我能去就好了。”在长谷部说出出战地点之后,今剑双手垫在脑后。不过他资历尚浅,而且这个地方承载了太多关于他主人的回忆,大概被选中的可能性不大。

“我更希望去简单点的地方,毕竟受伤太疼了。”乱用手抵着尖尖的下巴。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和今剑就总吵吵闹闹,在“某件事”上一副对着干的模样,可是干着干着,两人的关系不但没恶化,反而越发好了起来。

 

岩融揉了揉今剑的脑袋,“你就老实地呆在本丸吧,要说这次去的成员,三日月倒是很有可能。”

三日月来本丸也有一定时候了,本身的战斗方式又十分锐利,果然站在众人前面的近待长谷部第一个念到的就是他。接下来是小狐丸,鹤丸,药研,一期,队长是光忠。

 

长谷部念完,转头看了看身旁的光忠,深吸口气,“你要小心些。”

光忠会意地点点头,“你不用担心我,队长的人身安全还是比较有保障的,我只是担心队友们的安危。”

“小光,你总是担心这担心那,小心不帅了哦。”鹤丸一看光忠和长谷部在一起就高兴,有种一直以来关爱的后辈终于有着落的感觉。冲长谷眨了眨眼睛:“你不用担心小光,我会帮你看着他的!”

长谷部就有点黑线,但是说实话听鹤丸这样说,心底还真的踏实了不少。

他闭了闭眼睛,将心中所有的祈愿汇成一句话,也代表了审神者和大家的愿望:“你们一定都要安全返回!”

 

在一阵耀眼的金黄色光芒中,六人迎来了新一轮的战斗!

 

知道山野间埋伏着强劲的敌人,所以总感觉危机四伏。光忠叫大家不管遇到什么都尽可能地聚在一起,这样能够有个照应,千万不要单独行动。他已经侦查感应到了四周的动静,只要原地等待就好。

几人背靠背地手握刀剑,屏息凝视的感觉就像心里有一根紧绷的弦,只等待那一触即发——

极静,三日月却猛然侧身,就看到树林里有一抹黑绿色的影子一闪而过!虽然那影子非常硕大,但速度很快,几乎是转瞬间就没了踪影。

 

“三日月?”

那影子带着浓重的煞气,但速度实在太快,其他人并没有感觉到。

还没等三日月回答,就只见周围的树林,高草中冒出了无数的红得绿的光点。天空本来就昏暗,更显得那光点尤为可怖,如同野兽一般。

这么多的溯行军还是第一次见到,更何况有高级别的参杂在里面。

光忠捏了把汗,低声道:“敌人数量这么多,我们不分开是不可能了,尽量保证不离得太远吧!”

 

话音刚落,溯行军便铺天盖地地扑上前来。已经骨骸化的刀剑们根本没有什么思维可言,完全被控制了心神般地凭借本能作战,仿佛真的如同野兽。

绿色的汁液从骨骸的脖子中喷涌出来,也不知道是他们的血水还是骨髓。鹤丸灵活有余,速度不足,洒下来的绿水全都染在他衣服上了,雪白的衣服几乎成了调色盘。尽管身经百战,鹤丸还是觉得这么多的汁液实在太恶心了,等回去一定要把衣服好好洗洗。

骨骸数量太多,尽管光忠告诫他们不要离太远,可大家还是被冲散了。扭曲的骨头架子中鹤丸找不到三日月,特别不放心。因为刚刚的一瞬间,他看到一个身形巨大,速度却奇快的溯行军朝三日月闪过去,之后就不见了踪影。

 

稍微一分心,就没来得及看清有一只扑过来的敌人。鹤丸想要举刀已是来不及,眼看对方的长刀就要顺着胸口一刀而下!

“当”的一声,一人影闪到身前,举刀接下来迎面砍来的利刃!

“一期!”鹤丸惊得冷汗直冒,如果刚刚被砍到,那不断也得重伤了。反应极快地侧身跳到那个溯行军身旁,企图在他和一期对峙之时把他砍了。

谁知那个怪物见大好机会被一期阻拦,竟发狂似的直接和他拼上了,避开鹤丸发了疯一样攻向一期,那种打发纯粹是不要命,一刀一刀地将一期逼出老远。鹤丸的体力已经到达了一个极限,咬牙跑上前,从背后将那个溯行军抹杀。

 

“你不要紧吧!”鹤丸看到一期捂着胳膊的手指缝中冒出鲜血,特别担心。“多谢你了。”

“没关系,你没事就好。”

周围敌人众多,一期随口应了一句,闪身就继续投入到战斗中。鹤丸听得一愣,总觉得这话说得奇怪,却也来不及多想,回身就砍倒一个骨骸。

 

另一边树林深处,那硕大且快速的身影此时站在三日月的前面,看样子是是有意将三日月和大家冲散。

溯行军长得几乎都差不多,然而面前是一张从未见过的脸孔。虽然没有完全骨骸化,却完全不能说是付丧神,因为不止是半个身子已经成为骨头样子,更主要是周身散发出的那阴暗且危险的气息,一看就不是什么善类。

三日月眉头微皱道:“你是谁?”

“前长船在光。”那人丝毫不避讳地回答。猩红的眼睛埋在垂下的长发后面,阴测测地道:“三日月宗近,终于见面了。”

 

这个名字倒是听说过,据说前长船在光是历史上的名枪,无论是锋利程度还是做工都和蜻蛉切不分伯仲。没想到却被纳入到其实修正主义一方去了。

加入到那一方的在光似乎要比传说中的更加狠绝,这样的速度和身手,恐怕极少有人能够应对,即便是自己恐怕也……

 

三日月难逢敌手,现下遇到强劲的敌人,心下却越发镇定,眼睛幽深不见底,瞳孔中的那抹玄月却越发明亮起来。全神贯注地握紧了刀柄冲上前去。

对方速度太快了,硕长的枪在距离上更有优势,如果不先发制人,很容易被压制。

 

两股巨大的力量碰撞在一起,惊天动地的响音回荡在整个森林。一红一蓝两抹身影闪动在林中,两人都拿出了全力,只瞬间交手不下几百回合。

电光火石间,三日月死死抵住在光的长枪,“让你的同伴和你撤回去!”

一眼就看出前长船在光是此次溯行军,不,是所有溯行军的领头人,无论是身手还是意识,这个人都是溯行军中无与伦比的存在。

无穷无止的溯行军和光忠他们站得不可开交,空气中的血腥味让三日月知道那边已经有人受了重伤!

 

“可以。”在光有些扭曲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冷冷地望着三日月,“你也一同如何?”

“说笑了。”三日月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翻身跃上树梢,在光跟上前去,闪身到他身后,企图捅向他背脊。三日月早有预料,挥手砍断树枝,与在光一齐落下树去。

半空中没有任何借力,就没有什么速度快慢可言。三日月奋力将刀向前劈去!

在光眼中阴光一闪,侧身躲过,那把刀就避开了要害,直直地插进了他的肩膀中。与此同时着地的瞬间,从侧横扫而来的长枪刮过了三日月的胳膊。

 

激烈的战斗过后两人都有些力竭,喘息的声音沉重。三日月正待把刀从在光的肩膀中拔出来,却被在光先一步徒手握住,也不管手掌被割裂开了,任由着刀插得更深。

他就那样靠近了三日月,逼视着他:“主人很期待你,我也很期待你的到来。”




====================

搬家ok,学生时间安排ok,可以更文了T______T

三日鹤同人小说《囚鸟》通贩: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  spm=686.1000925.0.0.wwZYvj&id=538837626593

评论(32)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