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禾

码字的 微博:初禾雨上
乙腐通吃,不接受ky,不喜欢请右上角,这里谢过了

《敌对关系》(敌方爷x己方鹤) 第二十五章

25

请点击链接上车:http://imgsrc.baidu.com/forum/w%3D580/sign=19a3a7897f094b36db921be593cc7c00/040ed032c895d1438545bd757af082025baf07da.jpg

被窝里两人不知道又干了什么,总之一觉醒来天已经大亮。

是鹤丸先醒的,揉着眼睛打了个哈欠,望着身旁还在熟睡的三日月,并没有感到意外。

实际上昨天晚上他俩做了什么,从开始到结束鹤丸都知道。酒是喝得有点多,但远远没有到让他失去意识的时候,那些酒精反而成了一种催化剂,借着那股劲儿就和三日月纠缠上了。

也没想那么多,总觉得他和三日月这么久的接触下来,发生这事再正常不过了。

心底就像有什么被填满了,又觉得远远不够,然而望着三日月的脸庞,却又感到莫名欣慰。

 

鹤丸索性就不起来了,大不了翘掉今天轮到他的值日,想来一天不清扫本丸也不会脏到哪去。于是侧过身数起三日月的长睫毛来,一根,两根,三根……

 

不过很快三日月也醒了,看到鹤丸直勾勾地望着自己,眯起眼睛笑道:“早啊。”

“不早了。”鹤丸掐了下三日月的脸颊,调笑道:“这都什么时候了,老年人的作息时间不应该是早睡早起吗?”

“你没有资格说我,鹤丸,细细算来你也是一把年纪了,我们彼此彼此。”

“不要无端缩小差距,比起你嘛,我还是很年轻的。”鹤丸坐起身子,就觉得腰间一阵酸痛,差点没叫出来,揉着腰对三日月苦笑:“没想到你那个方面还挺行的。”

“哈哈哈,我本来就很‘行’。”三日月笑了两声,“对了,今天是不是该我们值日?”

“原来你还记得啊。”

 

于是那天两人就都没有去值日,又因为有人看到两人同时从三日月的房间出来,更甚的是衣衫竟然还不整,于是舆论就在刀剑之间悄悄燃起,成了那一阵子茶余饭后的闲聊。

 

别人不方便问,向来与鹤丸交好的烛台切光忠却忍不住不问,单独一人的时候,他就把鹤丸拉过来低声道:“你不会和三日月成为炮友了吧!”

鹤丸在刷碗,手上还沾着大朵大朵的泡沫,不知道往哪搁就悬在那里。他道:“什么是炮友啊?”

光忠咳了两声,斟酌着措辞,本来说这事他也挺不好意思的,不过在鹤丸面前也顾虑不了那么多了。“怎么说呢,就是肉/体与肉/体的碰撞,满足某些方面的需求,擦出快/感的火花。”

鹤丸一下就乐了,“小光,你是在哪里看到的这些?”

光忠有点心虚:“那个,主人的书上……你可别告诉主人啊!”

 

鹤丸点头答应。仔细想了想,似乎可能好像大概自己和三日月还真挺符合炮友的定义,说不定就是这种关系。

不过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太无聊了,鹤丸转了转眼珠,仰头问道:“那小光,你和长谷部也是这种关系吗?”

光忠一下就愣了,一张俊俏的脸竟然还不好意思地泛起了红润。“这个,咳咳,怎么说才好……”

鹤丸语重心长地拍了拍光忠的肩膀,也不管泡沫沾了他一身。“作为付丧神,要及时行乐才好,我支持你。”

“那你和那位天下五剑?”

“三日月啊,呵呵呵,还不错。”鹤丸故作神秘,就算跟光忠也总是不太好意思说这些,但看他询问和意味深长的眼神,实在怕他误解什么,就打算牺牲一下三日月的光辉形象强调道:“想什么呢,我是上面的,三日月那个样子可不要太销魂——啊,不要告诉别人。”

评论(41)

热度(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