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禾

码字的 微博:初禾雨上
特会欺负鹤

《敌对关系》(敌方爷x己方鹤) 第二十四章

24

浴室里水汽氤氲,鹤丸把背部倚靠在池壁上,舒服地叹了口气。他最喜欢泡澡了。

另外两个浴室的常客——石切丸和莺丸今天不在,暖洋洋的下午,这里反而被鹤丸和三日月先蹬足了。

三日月浸泡在温水里,笑眯眯的,头上还带着他金黄色的头巾,一轮自己画上去的月亮标志明晃晃的。

池水淹没到他胸口的位置,赤裸着双肩,两条修长的锁骨完全暴露着,胸口若隐若现地隐匿在水中,甚至比他的头巾都要明晃晃……

 

真是好身材啊。同为雄性生物,鹤丸不能不对三日月超完美身材感到羡慕,明明穿着衣服还是一副略显单薄的样子,怎么一脱光就这么的……

三日月完全沉浸在温暖的池水中,全身都放松下来,还真是一副活生生的老年人姿态。鹤丸想了想,就挪了过去,身后带起一条长长的水痕。

慢慢地,慢慢地抬起了手,对准三日月的胸口就掐了下去——

胸口一阵,恩,也不是疼痛,应该是酥痛。三日月受惊不小,猛然睁开眼睛,就看到鹤丸在那哈哈哈地大笑,简直上气不接下气。

 

三日月抬了抬眉毛,面不改色地:“鹤丸,你是又感到无聊了吧。”

鹤丸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他就喜欢看三日月受到惊吓的样子,不过平时三日月都太平稳了,如果不是出其不意,还真吓不到他。

鹤丸擦了擦挤出来的眼泪,“抱歉抱歉,只是看你一个人在那一动不动,怕你是因为这里温度太高晕过去了。”

“鹤丸真是体贴。”

“作为补偿,我帮你捏捏肩如何?我的手法很好的”

没等三日月回答,鹤丸就把他推离池边,自己靠到他身后,双手一边一只地按在三日月的肩膀上,用力揉捏起来。

 

常年握刀的手特别敏感,鹤丸几乎可以感受到三日月皮肤下面那薄薄的肌肉,均匀又恰到好处地铺在肩胛骨上。光洁的皮肤就这样裸露着,竟然会感到一丝性感。

吃豆腐的计划很成功。鹤丸窃笑,作为精神食粮那是已经饱饱的了,偶尔也要有肉体上的接触嘛。

鹤丸愉悦地道:“今天是主人的生日,下午大家要做烧烤。”

“烧烤啊,我只听说过,没有做过。鹤丸,你会做吗?”

“我也不会,不过可以请教小光,据说一期的料理功夫也很厉害。”鹤丸想着,“也难怪,他有那么多弟弟要照顾,这种事拿手是肯定的。不过换做是我有那样一帮弟弟,早就焦头烂额了,嘿嘿。”

 

“鹤丸。”三日月叫了一声,声音还是和颜悦色地:“据说你和一期现在同是当今皇家的御物,是吗?”

“对,还有平野,莺丸……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有一点好奇。”三日月摇摇头,感受到肩膀上传来的恰到好处的力度,略微紧绷的肌肉也得到了充分放松。他握住鹤丸的手,将他拉到身前,自己转到了他的后面去。

 

鹤丸一愣,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三日月的一双手就按在了他的肩膀上,也学着鹤丸的样子按压起来。

鹤丸一下子就乐了:“哎呀,三日月宗近也会照顾人吗,这可真是让人感到意外!”

“是,突然就想这样做了。”三日月笑笑,“虽然还不拿手就是了。”

听他这么说,鹤丸索性就闭上眼睛,“既然天下五剑殿下都这样说了,那我肯定要好好享受。”

 

鹤丸简单告诉了他关于按摩的要领,无奈三日月在这方面天赋为零,拿捏不好力度,又怕下手太重,力道就特别轻。

舒服一点都没感觉到,不过那双手紧紧贴在皮肤上,感觉还挺好的。用余光就可以看到那修长的,骨节分明的手指,指甲圆润干净,被水汽蒙上一层晶亮的光泽。

 

心口有些微微的跳动,不知道是不是熏蒸的原因,全身上下都热了起来。

鹤丸握住那只手,放在嘴里一口就有咬了下去——

 

“鹤丸。”三日月仍然像刚才一样面不改色,“你这只鹤,啄到我了。”

鹤丸并不松口,只是抬起那双金色的眼睛,含糊着:“唔鸡豆(我知道)。”

 

等石切丸和莺丸抱着浴巾来到时,看到的就是一副“站住我要抓你”“来呀抓不到哈哈哈”这样活色生香的画面……

 

泡完澡,也相互“按摩”了一番,鹤丸和三日月就去准备下午烧烤的食材了。

他们如今的主人特别喜欢呆在房间里,别说一般没什么事,就是有什么事的时候也很少出来。长谷部早早就把庆生蛋糕送了进去,之后这个烧烤宴会完全是大家借着主人生日这个由头自发组织的了。

反正他们有的是爱玩爱闹的。连嘴上说着“不愿意与你们搞好关系”的大俱利伽罗,都忍不住加入到了串肉串的行列中。

 

三日月也跃跃欲试,不过他实在不会弄这些东西,就被光忠和长谷部联合送瘟神似的送了下去,和莺丸,小乌丸他们并肩坐在长廊上。

 

新鲜的香菇是最好的烧烤食材,鹤丸把它们一个一个地串到竹签上,上手特别快。回头再拿准备从清光和安定洗好的蘑菇里拿的时候,就看到一期一振朝他走过来。

“其实香菇最好用热水浸一下再烤,味道会更好。”

一期说着,果然将手中的一大盆热水放到鹤丸旁边,结果他手里的蘑菇串放到里面。鹤丸学着他的样子,就把那些蘑菇全都放了进去。

 

“啊哈,你果然懂这些。”鹤丸抬了抬眉毛,一副果然如我所料的模样。

见一期有些意外,鹤丸就解释:“我和三日月上午谈到你来着,我说你绝对对料理这方面拿手,还真被我说对了。”

一期微笑道:“鹤丸怎么知道关于我的这些?”

“别看我这样,我看人还是很准的。”鹤丸打了个响指,接过一期递过来的竹签,两人的指尖就碰在一起。

一期微微一愣,仿佛受到了什么触动。鹤丸倒没什么反应,低着头从水中捞出蘑菇甩干了水串在竹签上,自顾自地:“话说你弟弟看我越来越频繁了,我都要得恐惧症了,总觉得要被绑架的样子。”

 

这话里当然含了几分玩笑,一期却很认真:“弟弟们虽然顽皮,但都很懂事,不会做那样的事情。放心吧,他们只是都很喜欢你罢了。”

“恩——不见得。”鹤丸抬手一指,顺着方向就看到乱藤四郎遥遥望着这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竟然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一期苦笑,“他最喜欢看热闹,估计是你比较热闹的缘故。”

鹤丸心想我一个人也热闹不起来啊,忽然手中一空,就看到刚穿好的菌串被人轻轻巧巧地拿走了。

不知什么时候三日月来到了自己身边。

 

三日月笑道:“我看你俩忙不过来的样子,就来帮帮忙。把它们放到烤架上我还是会的。”

鹤丸从善如流地:“好啊好啊,不过你只负责传送就好了,翻烤的事情就交给山伏国广。”

于是那边的山伏比了个OK的手势,还一遍拿着扇子大扇烤架上的各种串类,尤其是羊肉串,发出的味道香飘十里。

 

鹤丸接着和一期说话:“这么说我和乱倒挺合拍的。”

一期微笑:“哪天你们可以好好聊聊。”

鹤丸刚要点头答应,就觉得手背上一痛,回过头,发现三日月一脸抱歉地道:“哎呀,不小心扎到你了。”

鹤丸当然不在意,继续和一期说:“那我可要好好‘教育’他,偷看别人是不对的,嘿嘿嘿……哎!”

三日月又扎到了他,这次连抱歉的表情都没了。如果不是早知道三日月的生活能力,鹤丸肯定就要先“教育”他了。

 

接下来不是竹签掉了,就是蘑菇掉了,甚至衣服被铁丝勾住了衣服也要报告。总之鹤丸和一期的谈话总是被莫名其妙地打断,几乎都要进行不下去。

 

“一期哥!”乱终于走过来叫到,声音里竟然气势汹汹的。

然而没等他把一肚子的话说出来,今剑就噔噔噔地也跑过来,一手拉了乱,“走走走,那边需要人手呢,这个时候就不要偷懒咯!”

“咦?我才没有偷懒……”

“走啦走啦。”

乱一下子反应不过来,被今剑拖着走掉了。

 

鹤丸道:“今天大家的兴致都很高嘛。”

 

洗蘑菇的安定看着这一切,疑惑不解地喃喃道:“总觉得这几个人好奇怪。”

清光连忙吧安定的脑袋转回来,自己的眼睛却忍不住往这边看,嘴角抽搐道:“反正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不要管他们的事。”

 

人多力量大,不一会儿几大桌串宴就摆好了。牛羊肉香气十足,撒上一层红红的辣椒更添色泽;菌类外焦内嫩,口感特别棒;青菜经过一番烤制,除了兼有肉类的香气,里面还有清爽的滋味。

一直到很晚大家才散了。虽然清酒的没什么酒劲,但鹤丸喝得比较多,走路就有些歪歪扭扭。三日月干脆扶着他来到自己的房间,寻思找些清茶给他解解酒。

不过翻了半天也没翻到,大概是喝完了。

鹤丸拉住三日月的袖口,“不用找了,我又不难受,这就回去了。”

“可以吗?”

“没问题,你忘啦,我的房间又不远,就在你隔壁。”

 

说着鹤丸就迈出去一步,榻榻米上有一个未来得及收拾的纸筒,鹤丸一脚踩在上面,来不及松开手,拉着三日月就倒了下去!

咚的一声,这一摔倒不痛,大概是酒精的原因,还有种轻飘飘的感觉。三日月撑在鹤丸上方低下头来,漂亮的眼睛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韵味,那种韵味隐藏在浓长的睫毛下面,恍惚着,却越发深邃起来。

鹤丸仰躺在下面,衣服都有些散开。他也不在意,就那样直直地望着三日月,嘴角还挂着一点招牌式的微笑。


=======================

好像很久没有开温馨的车了,甚是想念=v=

假期又来了,学生们快考级了加了好多课,我觉得我要虚脱了T___T更新可能会放缓,不过仍然会努力~!

评论(53)

热度(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