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禾

爱好码字 微博:初禾雨上

《敌对关系》(敌方爷x己方鹤) 第二十章

20

鹤丸的果决让光忠感到略微惊讶,他神色复杂地望着鹤。

“就是这样。好了,我去外面吹吹风冷静一下。”

说着鹤丸就站起身来,一个人朝外面走去。

 

夜晚的风给初夏带来一抹清凉,吹着就感觉很醒酒。鹤丸靠在屋外走廊上,风撩起他微长的头发,微微浮动他的衣衫。院子里的樱花已经凋谢得快要差不多了,落了满地粉色的花瓣,被扫过的风扬起,漫天飞舞。

相似的画面曾不止一次地出现在梦里。

不变的庭院里,花瓣飞扬,那个人站在其中,好像一切污秽浑浊都不曾与他沾边,那样的矜持高雅的……他冲自己招手,表情淡淡的似是在微笑,有种不可抗拒的诱惑力。

他们还曾一起种田,一起喂马,一起生活在这个本丸中,出阵时也曾将背后交给对方……

 

屋子里还在狂欢,给他开的party完全变成了大众狂欢,甚至还有不小心砸碎碗碟的声音,山伏国广的嚎叫别说还真有那么些摇滚歌手的韵味……

鹤丸难得地逃离热闹。他单手支撑下巴,换了个姿势撑在长廊的木台上。

他在想,那些梦境或许不是梦境呢?

 

“哈哈哈,花了这么多钱也不能我们独享,我去叫主人也来吧!”

一阵喧闹,博多藤四郎举着半瓶酒跑出来,一路小跑差点撞到鹤丸身上。鹤丸一把扶住他,顺着他说道:“这个注意不错,主人一个人在屋子里太可怜了,给她个惊喜吧。”

“是吧!”博多一张小脸儿都被酒精浸得微红,他仰起脸来,“主人的财政又要空虚啦,哈哈哈!”

鹤丸笑道:“大概要赤字一个月!”

“没错!”

 

“博多,你不要乱来啊!”随即夺门而出的是一期一振,显然他追着博多已经跑了很久了,现下一把夺过他手上的酒瓶,举得高高的不让他够到。“主人现在肯定已经睡下了,你可不能乱来。”

“有什么关系啊一期哥。”博多踮起脚去抢酒瓶,但他显然是醉得不轻,身子一歪,就倒在一期的怀里睡着了。

 

一期松了口气,这孩子喝了酒就像完全变了个人似的,刚刚差点把大厅的房盖都掀开,战斗力太可怕了。

鹤丸趁机过来调笑:“一期你可真行,你弟弟喝酒你都不拦着。”

“你就不要再揶揄我了,照顾他们我也非常尽力了啊。”

一期苦笑,随后望向怀中的弟弟,眼神里充满了关切和温柔。他把博多打横抱起来,“我得把他送回房间去,不然虽然现在是初夏,也很容易感冒。”

 

反正也闲来无事,鹤丸就陪他一起走。酣睡中的博多藤四郎还不老实,一双拳头不停地在胸前挥舞,一副活力十足的样子。

直到一期把他放回到床上,博多才终于安分下来,身子一歪,抱着被子就不动了,只偶尔吧唧吧唧小嘴,好像做了什么香甜的美梦。

 

一期轻轻地给他盖好被子,鹤丸趴在床前望着博多羡慕道:“有弟弟真好啊,我也想有弟弟。哎呀,一想到有人能叫我‘鹤丸哥哥~~’我这心就淡定不下来。”

鹤丸双手捧着脸一副陶醉的模样,一期不禁笑道:“你不是认了物吉做弟弟么?看得出来他真的很喜欢你。”

“那当然,我和物吉是一见钟情,长相还有几分迷之相似,真是微妙的缘分。”

“细看的话的确是这样。”一期表示赞同,“不过性格好像相差不少。”

“恩——”鹤丸拉长了声音,伸出手指戳了戳博多肉嘟嘟的小脸儿,床上的小孩就耸了耸鼻子,娇憨得简直让鹤丸忍不住想去抱抱他。

 

鹤丸逗弄了一会儿博多,就准备回到大家那里。转身的时候,就看到一期正望着自己出神。

“呃……”一期也没想到鹤丸会突然站起来,四目相对之下不禁有些尴尬,连忙微微侧过头,然而一抹红润却在他白皙的脸颊上不适时地浮了出来。

 

自从那天从敌方驻地回来,两人就没怎么碰过面,现下独处在一间房里,一时间都没了声音。

鹤丸就想起那天三日月对一期说的话,又联想到一期当时一系列举动,不由得也尴尬起来,咳了一声,支吾道:“那个,一期啊。”

“恩……”

“该怎么说呢,这么多天一直没有向你好好道谢。多谢你把我从那个鬼地方救回来。”

“是我上次战略失策才让你被敌方擒去,再说这次是多亏大家,你不用谢我。”

“上次敌人数量很不寻常,那是突发事件,谁都没有料到,并不是你的问题。”鹤丸连忙的道。其实他随意惯了,很少用正式的语言对别人讲话,但是面对一期这么正正经经的人士,他就不能太不着调了,连带着整个人都规矩了。“都是三日月那个家伙搞的鬼,你不要在意。”

“恩……”

 

一期又不说话了,鹤丸最怕冷场,嘿嘿地笑了两声,挠着头道:“我今天有点喝多了,改天再向你好好道谢,我这就先回去了……”

说着就要夺门而出。这气氛太让人受不了了,明明年龄上一期比他小很多,怎么最不淡定的反而是他呢,还是溜之大吉吧。

 

“鹤丸。”

一期在后面叫他,紧接着手腕就被人拉住了。鹤丸差异地回过头,就看到一期一用他那双琥珀色的眼睛望着他。

着双眼睛明亮且清澈,鹤丸看到那瞳孔里倒映出自己的身影,刚要说话,就听一期正正经经地道:“鹤丸,三日月说得并没有错。”

“啊?”

“我喜欢你。”

 

告白来得太突然,鹤丸顿时懵了,简直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眼前的人,难以置信地盯住他的脸,“真的假的,一期你不像是会开玩笑的人啊,又不是我……”

“我没有开玩笑。”一期摇摇头,语调温和又坚定,“其实从很早以前开始,我就在注视着你了。”

 

这人的声音太温柔了,偏偏又这么正经地说出这种话,说得鹤丸心里一哆嗦。

相比这种细腻的性格鹤丸简直太粗糙了。他慢慢把手腕从一期手中抽出来,“可是我们之间并不怎么了解呀……”

“我了解你。”一期专注地望着他。

“啊?哦,哦。”鹤丸就想起来自己的确和他们共事过,只是自己碎了之后什么都想不起来而已。他脱口而出:“你的意思是你以前就喜欢我?”

 

“恩。”一期的脸色微红,一双眸子里似是蒙着一层雾气,将那琥珀色映照得更淡,也更深邃。他是真的温和,所以那种深邃中是不参任何杂质的,就这样注视着一个人,还真有点像情窦初开的模样。

 

一期温柔细心,办事风格却很果决。鹤丸低下头,一期却扶了他的肩膀,一手将他的脸轻轻抬了起来,凑过去吻住了他。

两人差不多身高,所以做这个动作格外和谐。一期的吻和他人一样不带有任何攻击性,轻柔得甚至青涩。他只是在鹤丸的唇上轻点着,好似十分的珍惜。

 

只一会儿一期就放开他,有点羞涩似地道:“所以,能和我交往吗?”

鹤丸摸着嘴唇“咦”了一声,好像对交往这个词感到特别新鲜,笑道:“一期你怎么跟情场高手似的,还温柔又好看,你要是人类那得迷倒多少小姑娘啊。”

“可能因为经历过,所以懂得。”灯影交错,夜色迷离,周围安静得几乎只剩下初夏的蝉鸣。一期笑笑,“我觉得鹤丸才是最好看的哪一个。”

“我更喜欢帅这个词。”鹤丸打了个响指。他看着一期,觉得一期这个人真是从头到脚都很不错,虽然性格不和自己一个路子,但反差萌也很好啊。

 

他捏了捏一期的肩膀说道:“一期你这么正式地跟我说这些,我就不能说笑着蒙混过去。这样吧,你等我办完事情我再给你答复如何?”

鹤丸灵动的眼睛里多了份郑重。一期只觉得胸口那里满满都是温热的气息,他微笑点头:“好。不过你想做什么呢,或许我可以帮你。”

 

听到一期这样问,鹤丸不禁沉下眼睛,犹豫了一会儿才道:“其实这件事也谈不上帮不帮,我只是想回到过去看看而已。”

“回到过去?”一期睁大了眼睛,“你是想……”

鹤丸找了个椅子坐下来,定定地望着地面,“我在敌方巢穴的这几天发生了很多事情,三日月他似乎有事瞒着我,又怎么都不肯跟我说个明白,所以我想通过时空转换器回到我折断前的时候,看看我与他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知道自己曾经折断这件事了?”

“恩。”

 

一期垂下眼睛,有些愧疚地:“鹤丸,并不是我们有意隐瞒。”

鹤丸了然地点头微微一笑:“我知道。”

 

正如烛台切光忠所说,抹去刀剑折断前的那段本丸记忆是一种优待,重新苏醒过来的刀剑面临的是全新的人生,那段痛苦的记忆并不需要,所以当鹤丸再次来到本丸的时候,谁都理所当然地没有提起,何况同伴的死亡是极其罕见的事情,对此大家更是避讳非常。

 

一期沉默着,在敌方驻地与他并肩而行时,鹤丸身上的伤口一期不是没有注意到,大大小小,深浅不一的样子绝不是一次弄上去的。何况他亲眼目睹三日月是如何掐住他,举刀想置他于死地。

遥远的记忆浮现在他的脑海里,联系到三日月的种种举动——一期觉敏锐地察到,如果查清楚了所有事情,那对于鹤丸来说,一定会是一场延续性的灾难!








=========================

三日鹤同人小说本《囚鸟》通贩开始,余本不多喜欢的妹纸抓紧喽^^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_u=s59t4pe31a0&id=538837626593

评论(40)

热度(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