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禾

码字的 微博:初禾雨上
乙腐通吃,不接受ky,不喜欢请右上角,这里谢过了

《敌对关系》(敌方爷x己方鹤) 第十六章

16

“鹤丸,喂,醒醒鹤丸。”

睡梦中有人推自己,身体却怎么都动不了,犹如梦魇了一般。只觉得胳膊一痛,鹤丸猛然睁开眼睛,发现三日月正狐疑地望着他。

“三日月,你掐我干什么!”鹤丸没好气地。

三日月神色淡淡:“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你睡了很久,而且你怎么了,哭了?”

 

啊?鹤丸满头问号,连忙用手擦了擦眼角,才发现那里潮湿一片,浸满眼眶的水汽随着他的擦拭一下子溢了出来。

“……我也不知道。”鹤丸也觉得奇怪,如果非要说的话,大概是那个梦境搞得他夜不能寐。犹如真实的过往一般,几乎都要分不清是梦是现实。而梦里的那个人鹤丸看得很清楚,根本就是三日月啊。那样宁静持贵的的样子,根本和眼前的人大相径庭。

明明都是美好和谐的画面,就像三日月真的与自己和大家曾那样愉快地在一起过,却不知道为什么胸口会阵阵疼痛,就算现在醒来,那种压抑悲伤的感觉还是隐隐存在。

 

“你……”

“我没事。”鹤丸深深吸了口气,试图缓解胸口的烦闷。他的睫毛都被水汽打湿了,几根几根地粘连在一起。他抹了一下,却有更多的水汽填满他的眼睛,越是想缓解就越适得其反,视线都模糊一片。

“哎,为什么……”真是奇怪,这个样子太不像话了。鹤丸左抹右抹,怎么都擦不完。

 

他是真有点慌乱了,情急之下手被人握住。

三日月将他的手拉下来,鹤丸一下子抬头,愣愣地看着他。模糊的视线里,这个人仿佛似曾相识。不是很久以前他离开五条家那会儿的一面之缘,也不是在心里想了数百遍的模样,而是那种彼此深刻了解,曾共同承担过无数事情的故人之感。

 

鹤丸反手将三日月的手紧紧握住,下意识地急切道:“三日月,我们之前是不是发生过什么!”

三日月垂下眼睛否决道:“没有。”

“骗人。”鹤丸摇头,“你一直以来的作为和神情都告诉我这是真的!”

 

鹤丸的态度坚决,还带着水汽的眼睛却灼灼地盯住三日月。三日月看了鹤丸很久很久,才渐渐地露出一点微笑,又似乎很是郑重地道:“既然是真的,那么,你留下来如何?”

眼前的人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出这句话。鹤丸一愣,“什么?”

“放弃你的主人,放弃以前的同伴,留在这里只与我在一起,我就把那些事情讲给你听。”

 

目光中的三日月又变得清晰可见了,所有对他的不解和遭受过的一切也都随即清晰起来,仿佛刚刚的故人之感只是错觉。

鹤丸不知道三日月为何会突然说出这句话,只是慢慢地,慢慢地将手从三日月的掌心中抽了出来。

他转头望向窗外,“说什么梦话,我被你害得还不够惨吗?就算真的发生过什么也不可能,投靠这里还不如一刀砍了我。”

 

下颚一痛,脸就被强硬地掰了回去。鹤丸心下一沉,他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巴,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

心想三日月一定又要做什么,刚对他怒目而视,就发现这个人的的眼睛里竟然有类似委屈的神色,就像被谁欺负了一样。

鹤丸就又有点起鸡皮疙瘩了。他这话说得是严重了些,可都是实话,别告诉他三日月忘了自己曾经对他作了什么。

 

然而并没有无故的伤害,三日月放下手,就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靠在床头。“我会给你时间考虑的,反正你也逃不出去。”

这家伙的语气恢复成了一贯的样子,甚至还很气人。鹤丸趁机道:“不如你和我回本丸吧,我的主人特别有趣,大家也会很喜欢你。”

说着鹤丸帮三日月拽了拽歪掉的衣服领子,深深吸了口气,语重心长地:“他们一直在等你。”

 

鹤丸的有意殷勤三日月不是没看出来,他道:“你这样想拉我过去?”

鹤丸难得郑重:“是。”

三日月看了他一眼,“不可能,我不可能去。”

“为什么!身为天下五剑的你,本该生活在本丸,小狐丸,今剑,石切丸他们都在!”

相比于鹤丸的悸动,三日月只是“哦”了一声,并没有理会鹤丸打的这一手感情牌,不置可否起站起身,看来并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

 

虽然每次交流都没什么结果,但一个说想让对方留下,另一个说想带对方走,无论如何两人之间紧绷的弦都有所缓和。鹤丸在屋子里闲着没事做,有时甚至会帮三日月稍稍整理一下房间衣物什么的,理由是自己非常不能忍受杂乱的环境。

一来二去的两人之间竟维持住了和谐的氛围,一静一动的竟然还有点默契。

 

但鹤丸是绝不可能永远被关在这里的。无人的时候,他展开手中的纸条,上面是一期劲瘦的笔体:“设法出来,枯井等候。”

这张纸条他曾看了无数次,小小的纸张几乎都被手汗沁湿了。终于等到某天晚上三日月不在,鹤丸带上本体刀剑,掏出那柄曾经从短刀溯行军身上刮搜出来的钥匙,打开房门,神不知鬼不觉地跑了出去。

所谓好钢用在刀刃上,他想方设法地拿到钥匙,就是一举用在恰当的时候。

他就知道他们会来救他。

 

经过前几次的跑路,鹤丸对这里大体上都摸了个遍。离这个房间不远的东北角的确有个枯井。周围寸草不生,泥土又黑又泞,发出阵阵恶臭,井里面还有一堆不知谁吃剩下的同伴骨骸,直让人作呕。只是旁边几棵粗大的枯木成了很好的隐蔽场所,很适合偷偷摸摸干一些事情。

 

历史改变主义者驻地的天空从来看不到太阳,也看不到月亮。白天是灰蒙蒙的一片,晚上更加伸手不见五指。鹤丸摸着黑,悄无声息地朝枯井靠拢,远远的果然看到有人站在那里。

因为太黑,鹤丸又怕守夜的溯行军发现,只能一点一点地往那边靠。

然而守在那边的人却迫不及待地跑过来,一把握住了鹤丸的手——

“你要不要紧?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主人和大家都很担心你!”

 

熟悉的声音和熟悉的面容出现在眼前,鹤丸觉得恍如隔世,连日里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他笑道:“哎,我能有什么事,我是最不用担心的。”

“真的吗!”

“千真万确,只是,哎呀,一期你抓得我好疼……”

 

蓝绿色头发的青年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无论从哪方面看看都过于激动了,略微尴尬地放开手,“抱歉……”

自己只是调侃一下,这个人竟然真的郑重地向他道歉,真是认真得过了头。鹤丸轻松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一个人来这里?到底是怎么过来的?那次战役怎么样了有没有人受伤?”

他有太多的问题想要问了,全都一股脑儿地说了出来。

“你不要着急,虽然那天很凶险,但好在大家都没事。”一期沉稳道。“那天物吉亲眼看到你被溯行军带走后急得不得了,击退一些敌军后把这事告诉了大家。于是我们在他们撤退的时候抓了一个比较低级的溯行军带了回去。不知道石切丸给他施了什么法术,让他说出了通往这里的方式。”

 

鹤丸一听这话差点笑出来,连日来三日月用了各种手段让他说出本丸的位置,没想到自家伙伴竟反而先一步知道了这里。石切丸也真行,不枉他整天神神叨叨的。

 

一期也不知道鹤丸为什么眼角憋笑,只是他知道这个人已经修炼到一定火候了,心又大,对什么都很看得开,于是决定把细枝末节放到一边,长话短说道:“光忠,大俱利,物吉,小狐丸,萤丸都在这边的时空转换器那里等候,只是为了不引人瞩目我就先一个人来找你了。事不宜迟,你快跟我走。”

“好。”鹤丸了然地点点头,随着一期穿梭在夜色中。“小俱利也来了啊。”

“没错,那时候你没能和我们一同回去,虽然他知道后还是一句话都不说,但营救计划一出来,他就自告奋勇地说要来。”

 

这可真有他的风格。鹤丸心下了然,关切地:“主人她也还好吧。”

“恩。”一期回过头冲鹤丸微笑,“放心吧,一切都好。你不在的这段时间里,最应该担心的是你自己才对啊。”

“哈哈哈,说的也是。”

 

血腥味如雾般笼罩在茫茫夜色中,自太怪异如鬼魅般的枯树随着两人的移动飞快倒退。挂在上面成串的灵骨蝶灵敏地感受到似是有外来者侵入,闪了闪血红的翅膀,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向,便又渐渐垂下不动了。

鹤丸沉默片刻,对一期道:“有一件事你们肯定想不到,你猜我在这里见到谁了?”

一期不解地摇头,鹤丸沉声道:“就是主人一直期待的天下五剑,亦是最美的刀剑——三日月宗近!”

一期一愣,下意识地:“怎么他也被抓来了……”

“谁有那个难耐能抓到他。”鹤丸咬住了嘴唇,“回去和你们说,我们现下还是快点离开吧。”

 

一期疑惑不解,加快了脚下不发,眼看离汇合地点越来越近,只要能到达时空转换器那里,这次行动就大功告成!

 

一抹黑蓝的身影从上而下飘落,阻挡在两人面前,宽大的袖口随着那身影绰绰飞扬。

 

他瞥了眼鹤丸和一期紧握的手,淡淡地道:“你们要快点去哪儿啊?”



===============


十几章的铺垫完毕,我要开始了





ps.周六照常停更><

评论(37)

热度(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