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禾

码字的 微博:初禾雨上
不接受ky,不喜欢请右上角,这里谢过了

邻居的秘密 part.27

职业成迷爷x摄影师鹤   本文关键词:①难以启齿的欲望②似曾相识③一/夜/情

part.1 part26

《邻居的秘密》本子印调:微博版  lof版


 

27

三日月和鹤丸完全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有人会来,还是破门而入的。

三人一齐僵在那里,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还是三日月比较手疾眼快,愣了一下之后扯过被子,把鹤丸全身遮了个严严实实。

 

来人随即会意地笑了,走进来把蛋糕和卤煮放在桌子上,瞅了眼鹤丸,认出这就是包下三日月的那个人,又望向三日月,随意坐在桌边的椅子上,笑着说:“怎么,不让看啊?”

“不让。”三日月又变成十分淡定的三日月了,他隔着被子拍了拍鹤丸的后背,说:“鹤丸,这位是岩融,你见过的。”

 

鹤丸还沉浸在突如其来的惊吓中,被三日月这么一拍才回过神。

岩融他当然见过不止一面,一次是在Galant,另一次是盗图事件两军对峙现场。两次都没交流过,第二次鹤丸还会错意把人家骂了个狗血淋头,总之这个头型古怪身高两米+满身肌肉穿着骚气的大个子男很让人印象深刻。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自己那个样子被别人看到真想一头撞死算了!

鹤丸从来没这么窘过,被三日月一拍,腰一松干脆完全趴在床上,双手抓着被角一把蒙在头上。

刚刚发生了什么?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岩融看着床上那一团儿,扬了扬下巴问:“他怎么了?”

三日月:“他害羞。”

岩融恍然大悟,哦的那一声十分漫长,傻乎乎的:“你们在玩医患play?”

三日月笑道:“我们没有那种爱好,这事都怪我,我昨晚——”

“三日月宗近!”鹤丸咬牙掀开一点被子,身子仍然缩在里面只露出一颗脑袋坐起来,金色的眼睛怒瞪三日月,好像在警告他敢说下去就杀了你。

 

三日月笑笑,果然很给鹤丸面子地没有继续说,觉得药涂抹得也差不多了,就把药瓶拧上,把棉签口袋封好一同放进抽屉里。

他问岩融:“你怎么来了?”

岩融一边说我来看你啊一边侧过身子献宝一样展示吃食,“你看这有你最爱吃的点心,哎呀都叫什么玩意来着,泡什么芙,牛什么包……”

 

三日月爱吃甜食,对糕点一类东西很感兴趣,他关好抽屉直起身来看了眼一桌子的花花绿绿,对岩融道:“这些色素太多了,一看就不是好料做的,下次换家买,XXX路上XXX广场进去上楼左拐那家就不错,都是奥地利进口黄油和奶油做的,你也可以尝尝。”

“行了行了,我可不爱吃这些东西,你也知道我不擅长购物的。”岩融挠挠头,一副十分苦恼的样子,对三日月道:“我是想跟你说最近店的事。”

 

一听“店”字鹤丸就把耳朵竖起来了,知道他们指的是三日月工作的Galant,捂着被子缩在那里像一尊雕塑,没人理他。

三日月道:“店里怎么了?”

“店里本身倒没出什么事,就是最近省里下来人突击检查,已经查封好几家了,有的都进去了。”

三日月淡淡的:“我们是合法生意。”

“那也是,不过毕竟Galant本质还是经营那方面服务,我是不怕,我是担心你。”

三日月看了眼鹤丸,顾忌什么似的,想了想之后拍拍岩融的胳膊,说我们出去说。

 

门被关上,鹤丸连忙竖起耳朵去听门外那两人的对话,可惜什么也听不到。他也不管后面的疼痛了,拽着被子三步并两步跑到门口把耳朵贴到门上,却还是静悄悄的,三日月家的隔音效果太好了,耳边只有轻微的空气流动的声音。

一片安静中,鹤丸的心口像紧闭的房门那样,越来越觉得紧绷,拉着根线一样,心跳的感觉十分沉重,又好像随时会断裂。

Galant是同志酒吧这没什么,如今社会这么开放,同xing爱已经合法化,但像三日月说的Galant本质还是提供s.e情服务,这扫huang打fei一下来,这种店肯定是首当其冲被抓典型啊。

岩融当然不怕,鹤丸还记得当时跟盗印杂志讨债时这人的强硬和戾气,典型的黑道作风,黑道的事网点太大,错综复杂,牵连人员太多,就连专案jing察组也不是一时能解决了的,更别提突击检查,明显不是为他们而来,大可以安枕无忧;这店的店长经理这些上层管理人物应该也不怕,毕竟这种店想要混下去,那跟黑道一定是有瓜葛牵连,早就给自己留好了后路,出什么事端得是有恃无恐,就算一时查封,风头过了也会重新开张,更别说会有人进局子了。

但三日月不一样,三日月再厉害也只不过是酒吧里的工作人员,那种行业水深得要命,人情世故只讲究一个利字,幸运的话被大佬庇护,不幸的话不但不会受保护反而会被当做替罪羊供出去当挡箭牌,这行业跟在钢丝上跳舞没两样。

三日月纵然手段高超,对自己的身家性命肯定一丝不苟,保护周全,但要命的是,听岩融的话,三日月这次恐怕会遭殃。

 

鹤丸皱着眉头,越想越恐怖,手心里一层汗,不由得握成拳头,指甲都扎进手心里去了。

他一直以文艺青年自诩,成天生活在阳春白雪风花雪月中,直面这种真实的血淋淋的场面还是第一次,没有害怕或是退缩,就是特别,特别,特别的担心三日月,担心得都要让他发疯。

说到底还是太喜欢三日月的缘故,而且不知不觉中越来越喜欢,就像沼泽一样越陷越深几乎勒住他的脖颈命脉。

但是三日月的世界却和他没有关系,耳鬓厮磨的背后他们仿佛生活在两个次元,鹤丸找不到一丝人脉保释三日月让他平安,没有任何的切入点可以缓和现状,这种无处可寻的感觉太让人崩溃了。



-----------------------------

鹤丸是坐以待毙的人吗?行动派才是他的本质,搞事搞事搞事恩=v=


无大纲的文写起来就是爽,跟看小说似的总是给我出其不意哈哈哈哈哈!(x)



三日鹤同人小说本《敌对关系》TB地址:戳我

三日鹤同人小说本《囚鸟》TB地址:戳我



评论(11)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