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禾

码字的 微博:初禾雨上
乙腐通吃,不接受ky,不喜欢请右上角,这里谢过了

【王喻】微草冠军当晚(短篇完结)

抽时间码了篇王喻,本来只想写个简短的肉,结果就放飞自我写了这么多,肉倒成了次要=v=

*全员出场

*论王杰希唱功

*黄少天不愧是黄少天

*感谢张佳乐



《微草冠军当晚》

 

第七赛季总决赛微草对百花,微草主场的时候微草赢了,百花主场的时候还是微草赢了。

于是第七赛季的总冠军当然是微草。

 

王杰希和众队友一同举起那座荣耀奖杯,手指碰触到光滑微凉的金属表面时,王杰希心里有一种微妙的感觉。

比赛主场是百花所在的K市,但喜欢微草的也不是没有,专程赶来为喜欢的队伍打call的粉丝那是相当多,航空局因为这事机票一度涨价。毕竟是总决赛,再怎么低调处理,气氛到底还是热烈,夹杂着百花粉的哀声怨气,气氛一度高潮。

王杰希举起奖杯,高潮达到最大,震耳欲聋的声响差点都把顶棚震开。王杰希透过向他袭来的各路散光灯,扫了眼下面的观众席,因为之前留了心的缘故,乌压压的人群中王杰希一眼就看到了喻文州。

 

观众太多了,气氛太热烈了,就算坐在特别观众席上,喻文州也快被淹没在乌压压的人群中,但王杰希的视力很好,总是能把他锁定的目标看得很清楚。

 

相对于周身的纷乱嘈杂,喻文州只是简单地拍手,身旁的黄少天倒是很激动,站在那里又挥手又叫,似乎还跳起来了。

黄少天叫的啥王杰希听不清楚,不过肯定不是什么好话,因为他看到喻文州拉了黄少天衣服一把,然后黄少天乖乖坐下来,还在嘟囔着什么,但明显低调了很多。

喻文州就是这样,任何场合都是最稳的一个。

 

王杰希只是扫了一眼就把目光收回来了,迎合着闪光灯展示那座荣耀奖杯。

他也很稳,他现在的心情很好,不止是再一次站在这个奖台上,还因为喻文州专程来看这场比赛,而自己这边又赢得了这场比赛。

当然知道喻文州跑这趟是为了微草和百花的“比赛”而非这两队其中的“个人”,王杰希这种理性的人当然也不会一厢情愿地觉得自己没有让喻文州失望——喻文州有什么可失望的,微草赢或是百花赢,对于他来说都一样。

但王杰希想,总归是没有在他面前丢了面子。

王杰希属于行动派,实打实的实干家,从来不在乎什么面子问题,现在却变得这么狭隘起来,他想自己也是挺可笑的。

也就是面对喻文州会这样吧。

 

比赛之后领奖拍照纪念讲话,应对完各路记者,当晚张佳乐宴请众人。

又一次在冠军家门口倒下,张佳乐纠结郁闷得要死,直想跳滇池,别说请客吃饭,实在连话都懒得说。但不知道是不是巧合,荣耀界几支强队的队长竟然都出现在这场总决赛上了。

除了蓝雨的喻文州携黄少天,霸图的韩文清携张新杰,烟雨的楚云秀,呼啸的林敬言携方锐,甚至连嘉世的叶秋都来了。

这太让人意外了,从不露面的叶秋大神竟然带着苏沐橙出现在总决赛现场,悄咪咪钻进了选首席里,如果不是黄少天眼尖看到他们就坐在韩文清后面,这次肯定就让他们跑掉了。

 

王杰希琢磨这毕竟是自己队赢得了比赛,这次吃饭就己方请,张佳乐却非常固执地说那可不行,要只是他们两队人还行,你王杰希不请都得逼着你请,但既然这么多人都来了,他这个本地人得尽地主之谊。

王杰希想了想挺有道理,于是也没和张佳乐争,从善如流地领着一帮队友提前来到张佳乐定好的地点,寻思帮把手什么的。

 

地点是张佳乐家郊区的别墅,他和父母平时住在市区的房子里,平时这里空着,用来招待宾客的确是不错的选择。

他来得早,有人比他更早,还离老远王杰希就听见黄少天的声音,说张佳乐你怎么这么小气不开个包房非要在你这破院子里开什么篝火晚会还怕我们一票人吃穷你是咋地你可真行不怕麻烦你啊啊啊肉串掉了……

 

黄少天表面上各种不满其实也只是想逗逗张佳乐,张佳乐脑子里总是装着些浪漫的东西,重感受,突发奇想说总是是饭店没意思,干脆来我家开篝火晚会吃大排档,玩得开,正好住得也方便,对此黄少天挺赞同的。

王杰希觉得也是,大家天南地北地打比赛早就厌烦了公式化的酒店宾馆,吃腻了千篇一律的餐厅食物,张佳乐这个提议倒真是不错。

 

蛮漂亮的花园里此时此刻摆满了装着牛羊肉,海鲜,蔬菜的锅碗瓢盆,烧烤架子已经加上了,还有成箱的啤酒,看来是要一醉方休的节奏。

 

喻文州正站在水管边洗菜,见王杰希来了,就招呼他们来帮忙,大家四散开来,倒是其乐融融。

K市四季常春,就算是八月也不是很热,尤其是郊外更是低了几度。

喻文州穿着白色的衬衫,袖口的扣子打开着挽到胳膊肘那里,露出挺白的一节胳膊,伸展着在从周围山上引下来的山泉水旁边洗茼蒿,看起来挺清爽的。

喻文州穿衣服从来都穿那种非常合身的尺寸,看起来温和无懈可击,不过现在扣子打开来,袖口就显得很肥大,一伸手就会滑下来,不得不边洗菜边不时地往上撸。

 

王杰希看在眼里,见不远处架子上挂着毛巾,就拽下来一条走近些递给喻文州,喻文州冲王杰希笑了一下说谢谢,擦了手把袖子挽得更高了些确保它不会掉下来,之后没停下手中的活儿继续洗菜,就着哗哗的水声跟王杰希说话。

他说:“孙哲平前辈也来了,刚刚和张队出去采购,王队你有没有看到他们?”

王杰希进门的时候的确和一辆车子擦身而过,不过没怎么注意。

想想也是,虽然孙哲平第五赛季因为受伤退役,但王杰希知道他还一直关注着荣耀,尤其有张佳乐的地方,总是能看到他的身影。

毕竟曾是最佳搭档,就算一个人迫不得已地退出了,感情也是在那的。

 

王杰希望了眼满园子的肉菜虾果,问:“这不有这么多东西么,还采购?”

喻文州苦笑:“张队说酒不够。”

看来不是一醉方休,是要一醉致死的节奏。

王杰希不由自主地捏了捏手中的菜叶,“刚比赛之后就要喝这么多,手指大概不想要了吧。”

 

王杰希不是个喜欢开玩笑的人,现在倒是开了个不算玩笑的玩笑。

他们游戏职业选手为了手的稳定很少喝酒,酒量十分差劲,街上随便拉个妹子过来都能喝倒他们一批。王杰希他们刚打完比赛,高频率的对决之后到现在手指都还有点抖,还要灌他们酒,怕是过了这晚要集体帕金森了。

 

大概觉得王杰希说得挺好玩,喻文州笑笑:“难得的假期,就放松一下呗。”

王杰希摇摇头,说假期也不能放松,尤其自己更不能放松。

他的心里一直压着一个担子,说不上有多沉重,以他的能力和毅力是绝对能够扛得起来的,但总归是搁在那里,并且要一直搁下去,没有人会与他共同承担了。

 

看出了王杰希的心思,大概是在斟酌措辞,喻文州犹豫了一下才说:“方士谦退役了挺可惜的。”

王杰希嗯了一声,并没有发表什么看法,其实方士谦退役的念头早就跟他说了,也决定了第七赛季一结束就宣布这事,并没有要给王杰希一个惊吓,所以王杰希对这事看得也比较开明。当然他及他们队都感到可惜,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喻文州没再追问,这事是微草内部的事,该说的王杰希已经对着媒体说了,没说的也不是喻文州该知道的,虽然喻文州感到好奇,但他总是能恰到好处地把话题停止在刚刚好的位置,从不会给人造成尴尬和困扰。

 

两人继续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些有的没的边洗菜,王杰希看出喻文州动作勤快,手法老练,荣耀时不太快的手指干活儿时倒挺速度,没一会儿盆里洗好的青菜就摞得很高。

那双手的手指有些细长,骨节分明,在傍晚太阳的余晖下透出一种带着暖意的白皙,就着流动的水,在剪得很短的指甲处汇聚成一个晶亮。

还有一小道突兀的红道。

 

“文州。”王杰希叫了他一声,声音挺轻的。

前辈对后辈直接称呼名字是表示友好的方式,圈子里都是这样,王杰希比喻文州年长了一点,于是王杰希也就这么叫着他,

虽然是很稀疏平常的称呼,但王杰希总觉得“文州”这两个字对自己来说还是有点特别的意义。

两人平时在不同的城市各忙各的,除了过年过节相互问候一声,就是为数不多的打比赛的时候相遇,叫名字的机会很少,但王杰希每次这么叫喻文州的时候,都会有一种其实两人的距离还是挺近的这样的感觉,反正也是圈子里的习惯,就叫得特自然,然后心安理得地享受这份亲近。

“恩?”喻文州看了他一眼,习惯性地冲他笑了笑。

王杰希瞅着喻文州的手:“受伤了?”

 

喻文州眨眨眼睛,不知道王杰希指什么,想了下才明白他的意思,不免觉得受伤这个词也太夸张了,笑道:“不知道什么时候刮了一下,可能是翻书的时候吧,没事。”

王杰希不置可否,没等说完就握住四指前端把喻文州的手抬了起来,正好非常微妙地抬到嘴唇的位置。

“手对我们这个职业很重要,一定要爱惜。”

 

可能是一直接触凉水,喻文州的整个手都很凉,他清楚地感受到王杰希由上而下的微微的,温热的呼吸。

 

“王队你不要看我们家队长人好就趁机探听我们蓝雨的情报啊我这肉串都串得差不多了你俩还没聊完啊!卧槽你俩干嘛呢???”

黄少天举着竹签子蹦跶过来,好像有事情要跟喻文州说,就看到自家队长被别家队长握着手要亲上去似的。

 

王杰希没什么特别的表情,从善如流地松开喻文州的手,转身端起盛满青菜的盆,说这些洗好的我放帮你放那边。

 

身后传来黄少天声音,吵吵闹闹的听不清楚在哇啦些什么,王杰希端着菜盆并没有回头去看,其实不看也知道喻文州的反应,不外乎是站在那里微微低头思考,说不定还会并拢被握到的手指。

为数不多的接触中,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他总是喜欢给喻文州留下这样那样的错觉,他觉得以喻文州那样聪明脑袋,敏锐的洞察,或许会发觉他对他的心意。

也可能是没有,大概是没有吧,或许念头只是在喻文州的脑海中一闪而过,然后被他苦笑着真当成是一种错觉。

当然更多的可能是被当做前辈对后辈的关爱,既然一切都没有定论,喻文州又不是轻易拒绝别人,更不会轻易发火,王杰希就心安理得地享受这份若有若无的亲昵,时不时地给他一点错觉,感觉挺好的。

 

王杰希做事果断,思维同样明锐,对自己的感情一向清晰。

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喜欢喻文州。

 

他和喻文州认识挺久了,两人第一次说话是在荣耀第二赛季总决赛,当时叶修和百花那两位打得干柴烈火,王杰希喻文州和黄少天在下面讨论,他当时坐在比那两个高一个台阶的位置,正好把前面那个少年手中硬皮本上的战略战术看得一清二楚。

理智,这是王杰希对喻文州的第一印象,自己也是理智的,不过比起自己,喻文州的身上要多出一丝少年气。就算是多年后的现在也是一样的。

 

鼓捣了很久的肉和菜,终于在天色渐暗的时候弄好了,张佳乐不知从哪搞到一堆柴火,用打火机一点很快燃烧起来,就着旁边烤肉的香味,还真有那种原生态晚宴的气氛。

苏沐橙和楚云秀没来,两位女同事非常志同道合地选择留在K市市里逛通宵,K市的衣服很好看,脑子秀逗才要放弃逛街和他们来吃肉喝酒,画风实在不符。

本来叶秋也要跑路的,不知道怎么后来又来了,跟在韩文清后面两手插个兜,看起来有点无奈,当然他本人就从来没有精神的时候。叶秋本来挺高的个子坐在韩文清身旁愣是显得小了一截,无聊地拿着根肉串在那啃。

 

王杰希是坐在喻文州斜对面的,没和喻文州挨在一起,中间隔了呼啸他们一队人。他们这些人挺默契,自然而然地自家队跟自家队坐一起,都没有越界的。

方锐大大提议说咱们不能干这么吃,既然现在有这个气氛就应该玩点什么,不热闹一下都对不起张佳乐大大的一片心意。

对此黄少天第一个赞成,像黄少天方锐唐昊,张佳乐这些都是爱玩爱闹的,张佳乐说要不咱们就唱歌吧。

张佳乐毕竟是年长一些,提的建议还是非常中规中矩的,如果按照黄少天方锐之流会选择真心话大冒险之类。

 

当然唱歌也挺好,现在气氛不错,张佳乐让孙哲平和他到房子里拿东西,不一会儿两人就般着音响和麦出来了。

黄少天说:哎呦我去张佳乐你真是要啥有啥,哆啦A梦啊你。

张佳乐特别自豪地说我服务周到吧,就被来接手的方锐拍着肩膀说恩恩,贤惠,可以结婚了。

 

张佳乐一边骂滚滚滚我和谁结婚啊一边把方锐推开,今天他兴致挺高,不知道是不是两次在冠军门口倒下,反而悲极生乐。

一边真正的冠军得主微草却是特别安静,王杰希本来就不是话多的一个,比起他们更像是一个大家长,他的理智和稳重和喻文州的还不太一样。

王杰希看到喻文州趁黄少天咋咋呼呼的时候,偷偷伸出筷子把黄少天碗里的肉夹走。黄少天再低头的时候发现肉不翼而飞,一脸懵逼。

 

王杰希觉得好笑,他笑的时候动作幅度不大,习惯性地只动动左边的嘴角,因为这点幅度的关系,把左边那只比右边要大一些的眼睛挤小了一些,他也就只有这个时候两只眼睛看起来是一样大小的。

刘小别不光手快,眼睛也尖,端详到王杰希的表情,私下里偷偷跟唐昊说我们家队长笑的时候还是很帅气的,唐昊就说我懂了,你家队长不笑的时候不帅,被刘小别追着打。

 

唱歌这种事只要有人带头就不容易停下来,他们这些人爱闹的特别能把房盖掀开,不爱闹的特别死气沉沉,两级分化十分明显

黄少天仗着嗓子好,抢麦抢得十分欢愉,手脚也麻利,夺过话筒往喻文州手里塞。

王杰希往那边瞥着眼睛,他还没听过喻文州唱歌呢,心说干得漂亮,文州唱一个。

不过喻文州并没有如王杰希所愿,喻文州是不爱唱的,悄咪咪地又把话筒塞给旁边周泽楷手里。

周泽楷就愣了。

喻文州笑道:“小周唱一个呗。”

 

刘小别惊奇地捅了捅篡位到他旁边来的唐昊:“原来喻队也会开玩笑啊。”

唐昊比赛后就心情不好,没好气地:“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哎我去你别捅我腰!”

喻文州在圈子里那是出了名的温和,文质彬彬和风细雨,绝不会给别人造成困扰,相比于别人,王杰希倒是很懂喻文州,这种欢乐的场合下开玩笑才符合气氛,喻文州虽然不爱闹不爱唱,但他从来都是符合气氛的那种人,不管什么场合下都特应景。

 

周泽楷拿着话筒放下也不是唱也不是,这些人还真都想听周泽楷这个闷葫芦唱歌,都没人和他抢麦,都是起哄的。

周泽楷见状只好把麦塞回喻文州手里,“你唱。”

喻文州直往后躲,说少天唱了那么多你们还想听啊,这次轮到你们轮回了。

 

周泽楷觉得喻文州的话哪里不对的样子,但又说不出来,呆呆的不知该如何反击,拿着话筒直看黄少天。叶秋都快笑死了,哈哈哈的时候竹签子差点扎了嘴,于是老实了。

江波涛说喻队你别欺负我们家队长啊,黄少天马上反唇相讥,就着喻文州的话说你看我嗓子都唱冒烟了你轮回唱一个能咋地,啊能咋地。江波涛不甘示弱说你嗓子能冒烟我江字倒过来写。

方锐说你这话赖皮啊,江字倒过来还是江,林敬言顺势说就是,人说话应该掷地有声,比如说方锐,抬杠的时候就可以说你要是怎么怎么样,我方锐就改名叫方秃。

方锐:……

 

最后还是张佳乐唱了,说实话这些人中张佳乐的嗓音是最好的,尤其唱低音的时候,磁性中带着一丝忧郁,配上他那张脸,说真的特迷人。听说他小时候嗓子就好,电视台还来找过他。

这人不当明星挺可惜的。

却不知道孙哲平为啥一脸自豪的样子,众人都觉得他特别欠揍,当然没人敢真的揍他,因为和韩文清一样这人武力值很高。

但人韩文清就算是喝了酒也不会让人觉得欠揍,只是眉毛往一块儿宁,看起来更好像要揍人的样子。

 

谁都有点喝大了,其实根本没喝多少,一箱都没怎么下去,但他们这些人是什么酒量,沾一点就要上头的。

黄少天惊奇道哎呦我去张佳乐你太厉害了,说着就要起来给他伴舞,被喻文州及时拉住,适时阻止。

“干啥呀队长???”

喻文州笑:“我怕你上头条。”

 

王杰希喝了口啤酒,听到喻文州的话又笑了笑。刘小别当然不知道王杰希是对喻文州的一举一动关心,还以为只是今天队长心情好,自己在那喝酒都能笑出来。

然后他看到王杰希站起来了。

 

一曲完毕,张佳乐极具兴致地摆了个poss,没想到举起的麦克风轻巧地被人接了过去。

张佳乐回头一看,就看到那双一大一小的眼睛,惊得他差点把胃里的啤酒喷出来。

“哇哦队长你要唱歌啊!”刘小别简直惊呆了,连忙站起来带头鼓掌。

“当真?”唐昊也惊呆了,印象中王队就不是爱唱的人,今天竟主动献唱,太惊悚了。

方锐一脸理解,摇头晃脑地对唐昊道:“恩恩恩情理之中,怎么也是冠军队队长,是应该以歌庆祝。”

这刀插得有点狠,唐浩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憋死。林敬言拍了方锐脑袋瓜子一下,你可闭嘴吧。

 

王杰希用张佳乐的外连电脑找好了伴奏,站回场地中央,拿着麦环视了四周一众人,还真有点冠军队长王者风范。

微草是冠军,王杰希是要宣泄一下,不过他此时宣泄的点还不只是冠军这一点上,除了这个,还有另外一种呼之欲出的情绪,尤其是喝了酒之后,加上冠军毕竟是高兴,催化得这种感情更为浓烈。

他望了眼喻文州,喻文州正好也在看他,单手托着下巴,安安静静的。

他忽然想就这么拿着麦对喻文州告白。

他有点想看淡定的喻文州不淡定的样子。而且以喻文州的个性,肯定不会当场拒绝他,大概会笑着说我考虑看看吧。

前奏很是时候地响起,阻止了王杰希的疯狂想法。其实他也真不会那么做,王杰希就是王杰希,就算再疯,也比谁都沉得住气,尤其是左膀右臂宣布退役之后,肩上的担子忽然就重了。

 

意外的王杰希唱的是一首古风歌曲,跟他们所有画风都不怎么般配,在一众通俗摇滚之中显得格外文艺。王杰希清了清嗓子试了下麦,特别专业的样子,众人看王杰希真的要唱,都安静下来不说话了。

 

只听王杰希开口唱道:

舟中吾且作远来客

梦里一碗青稞酒接过

辗转欲寻梦外的篝火

听不真切此刻你是因谁而歌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王大眼你够了!”

众人惊呆了,小伙伴们都惊呆了,叶秋第一个笑得合不拢腿,使劲儿拍韩文清后背,反正韩文清脊背厚实怎么拍都拍不坏。

歌词很文艺,曲调也很文艺,的确王杰希一唱出来就不文艺了,王杰希的歌声实在不怎么美妙,本来平时说话低沉挺有男人味,不知怎么的一唱出来就特沙哑,不是那种专业的沙哑派,是真的声带不好,用石头划玻璃那种声音,外带跑调跑到姥姥家。

张新杰咳了两声,用扶眼镜掩盖抽动的嘴角,黄少天睁大了眼睛,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连周泽楷都笑了,唐昊终于找到报复的机会,笑得把大腿拍得生疼,于是转去拍刘小别的腿。刘小别扶额,队长,您老还是别唱了……

 

王杰希才不管他们放肆的笑声,仍旧以一种睥睨众生的姿态唱:

梦里曾有雕花楼一座

凭栏恰似梦外的轮廓

摇红烛影今夜少了你的醉卧

##&*()¥@!*——)……

 

微草要哭了,感动哭的。看我们队长虽然唱得比张佳乐那小子差了那么一点点,但我们队长心理素质强大啊,任凭你们是笑是闹,我自雷打不动,这是什么,这就是定力啊,这就是领导力啊!!!

然后终于这些人也笑得东倒西歪。

 

王杰希唱功不行,但动作自然,边唱眼睛边扫着众人的脸,又好像没怎么在意,只沉浸在自己曼妙的歌声中。

晚风徐徐,篝火燃得久了柴火在熊熊火焰中爆开噼噼啪啪的声音,这点声音混在音乐的伴奏声中不太能听清楚,郊外遍野都是王杰希的声音,虽然不怎么好听。

王杰希没什么觉得不好意思,他只是觉得某种情绪在内心滋长,潮水一样地往外冒,就要抑制不住。

王杰希目光从喻文州的脸上扫过,顺着歌词就唱到:

我再次围着篝火曼舞欢歌

呐喊所有想说不能说

……

 

这些人中只有喻文州没笑,仍然是很让人舒服的表情,坐在那的姿势都没变,保持着胳膊肘腕支撑在膝盖上,单手撑着下巴的姿态。他是很认真地在听王杰希唱歌,他的目光和王杰希对上的时候,王杰希正好唱到这一句。

王杰希唱完这句就把目光从喻文州脸上移开了,不知道他是不是有意在唱这句的时候看喻文州,同时自然又恰到好处。

喻文州低下头继续听,望着篝火又不知道在想什么,一双眼睛透过流动的空气仿佛看到很远的地方。火苗把他的脸映得微红,随着火苗的波动有点看不真切。

 

这些人一直闹到很晚才结束,烤串吃了不少,酒也下去半箱,一个个喝得东倒西歪,不知天地为何物。

只有喻文州和黄少天没醉。喻文州看情形感觉今天大伙是要不醉不休,总得都醉了可不行,总得有个人善后,于是自己就一口都没喝。

至于黄少天,酒量竟然还算可以,跟普通人当然还是无法相比,但在这伙人中已经算得上一朵奇葩了。他也很知道自己酒量,看似比谁闹得都疯,结果结束的时候酒精度正好卡在适量的位置,现在整个人看起来都神清气爽。

 

两人分别送众人回到自己房间,忙了大半天终于差不多全都搞定。喻文州再从别墅中出来的时候顺便把篝火熄灭,架着最后一个人的个胳膊把他扶起来。

王杰希也醉了,他酒量不行,酒品很好,醉的时候不疯不闹,就在那安安静静地坐着。乖乖地被喻文州扶起来,酒精的催化下王杰希全身都软了,整个人挂在喻文州身上,所有的感触好像全都集中在触碰到喻文州肩膀的那只手臂上。

高原的晚风有点凉,只有那条手臂觉得特别火热,王杰希就想再靠近一点,但是双脚使不上力气,被喻文州拖着往前走。

 

王杰希的房间在二楼,和黄少天分开的时候喻文州说送完小周少天你就回房洗个澡好好休息吧,玩得那么疯别感冒了。

“哎呀队长你是知道我的,我怎么会感冒呢,我可强壮得很呀。”说着黄少天动了动肩膀以显示自己的体格,肩上已经睡死过去的周泽楷随着他的晃动呆毛都耷拉下来了。周泽楷的房间在一楼。

喻文州笑笑,刚要走,黄少天说那啥,要不咱们俩换一下肩上的人?

喻文州眨眨眼睛:怎么?

黄少天支支吾吾:“因为我总觉得王队……怎么说呢,呃,其实也没什么,总之队长你好好休息,好好休息哦!”

难得黄少天也有支支吾吾的时候,架着周泽楷就跑路了。

 

喻文州把王杰希拖回房,扶他躺到床上,之后到旁边的卫生间鼓捣了一阵后又折返回来。

王杰希倚靠在床头消化酒精,喻文州把毛巾放在床头柜上面,说王队你可能没力气洗漱了,毛巾是热的,刚洗完,就先擦把脸吧,我把盆给你放床边,半夜要是想吐就别忍着,床头这里有热水,刚做好的,你喝的时候小心些别烫着。

王杰希双眼直勾勾的,看起来实在不像清醒的样子,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清喻文州的交代。喻文州有点不放心,不过想到王杰希这么大个人了,也不至于醉个酒就出什么事,于是善完后就起身准备回自己房间。反正就在隔壁,真有什么事也好照应。

 

喻文州把保温壶往床头柜里面推了推,然后起身转身往门口走,刚跨出去一步手腕就被人从后面拉住了。

喻文州一滞,莫名其妙地回过头来,就看到王杰希坐在床上仰头望着他。

“你不恭喜我吗?”

喻文州“恩?”了一声,然后会意了王杰希的意思,笑道:“是啊还没有恭喜你们队荣获冠军,你们真的很厉害。不过,恭喜是真的,作为别队来说还是有点不服气。”

“比如蓝雨吗?”

喻文州微笑点头,直白地说是的。

 

王杰希不说话了,就这么拉着喻文州望着他,其实要说不服气,微草也有,微草是两轮冠军的得主,而本来预期的三连冠,不就是眼前这人带着队伍打断的吗?

善于制造话题,引发爆点的记者今天话里话外都在强调这点,甚至有的直接询问王杰希对此的意思,王杰希不想迎合记者,更不想制造事端,以一句无论对手是谁微草都将全力以赴的场面话应付过去了。

现在两队的粉丝也把对方当成了假想敌,大有一触即发的姿态。

那么接下来呢?嘉世式微,霸图强势,轮回日渐显露锋芒,要说假想敌,微草实在大有人选,真像他自己说的,每一个战队都很强劲,微草必定全力以赴,刻不容缓,只是经过微草今天这么一得冠,好像注定了蓝雨是微草今后最大的较劲者。

 

王杰希从不关心这些有的没的,不过现在他感觉这样挺好的,这样好像就和眼前的男人有了更加密切的关系似的。

王杰希放开喻文州,捂住额头直想笑,肩膀都有点微微抖动。

 

喻文州没见过王杰希这样,以为王杰希因为他们队的方士谦退役难过,毕竟那位号称治疗之神的人在微草中如同中流砥柱般的存在。喻文州分析过,少了方士谦,微草还不至于没落,再次竞争冠军的实力也还保留,但对于身为队长的王杰希来说,毕竟是少了这样一个左膀右臂,他接下来的路会很难走。

喻文州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加油的话不应该我说,不过我期待下次在季后赛再次和微草相遇。”

“那是当然的。”王杰希随口答道,方士谦退役他是伤脑筋,不过他丝毫没有怀疑过微草的前途,他王杰希扛着就是了。

现在他不想说这些,难得喻文州会错意,王杰希忽然觉得有点烦躁,他站起来叫了句文州。

“是。”

“我是唱给你听。”王杰希说。

“恩?”

夜很深了,室内还明晃晃的,白炽灯有些闪眼,王杰希干脆把胳膊抵在喻文州身后的墙壁上,敞开来的外套随着他的动作挂下来,把喻文州笼罩在一片阴影中。

王杰希微微低头看他,他说,你可能不知道,我是真有很多话想和你说,比如我想更深入地了解你的全部。

喻文州点点头,“我知道。”

“你不知道。”王杰希打断他,心底疯狂的念想呼之欲出,并不是酒精的作用,他知道自己现在很清醒,王杰希就是王杰希,比谁都沉得住气,也比谁都疯,他早就想这么干了。

王杰希按住喻文州的肩膀,和他离得很近,甚至可以感到呼吸轻打在脸上。王杰希说:“我一直在关注你,不止是比赛,更关于你个人的事。”

不给他思考的时间,随即王杰希眯起眼睛,说文州我喜欢你。

然后喻文州说:“恩,我知道。”

(接下来请:戳我

评论(15)

热度(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