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禾

码字的 微博:初禾雨上
特会欺负鹤

邻居的秘密 part.12

本文关键词:①难以启齿的欲望②似曾相识③一/夜/情

前几话otz:part.1 part.2 part.3 part.4 part.5 part.6 part.7 

part.8  part.9 part.10 part.11

直接点下面tag也行

接下来2—4天一更,这样直到完结=v=


====================

12

三日月没有因为鹤丸的动手动脚醒过来,大概是因为生病的缘故。整个人昏睡着缩成一团儿,只露出一个脑袋,裹在身上的厚重棉把他的脸衬得更小了。可能是觉得难受,眼角有点发红,脸色苍白,看起来怪可怜的。

鹤丸啧了一声,心想这人怎么回事啊,又不是上了年纪,干一点体力活儿怎么就病成这样,这么娇弱真的好吗?年轻人可要多锻炼才是。

但是想到他昨晚“干”的是什么体力活儿,是怎么“锻炼”的,鹤丸太阳穴就开始突突跳动。

他决定暂且屏蔽这些有的没的腹诽,眼下还要决定拿三日月这只大猫怎么办。

 

不管这人的水多深,眼下是真真正正地病倒了,按照联合国人道主义规定鹤丸也不能随意把人连着铺盖一起端起来丢出去。

鹤丸抓了抓脑袋,翻箱倒柜地找退烧药。他自己的体质是很棒的,工作原因常常跋山涉水,平时又有意锻炼,病毒非常不喜欢他,上次生病都不知道是猴年马月,所以不太备药,真不确定家里还有没有药来给三日月吃。

没翻到就只好出去买,鹤丸随便披了大衣就出门了。

 

屋子里安静如鸡窝,屋外却灰土扬天地刮着大风,卷得满地的落叶四处飞散。鹤丸的头发不是被刮成三七分就是四六分,还要免费附赠背头。

药店小姐姐看到鹤丸放飞自我的头型憋笑别得很辛苦,鹤丸有点黑线,赶紧买好药裹紧衣服往回走,不料在快到家的时候偶遇了一个旧人。

鬼丸国纲,鹤丸这才忽然想起来,鬼丸国纲貌似就住在D市的。

 

他乡遇故知是人生的一大快事,比如和小光他们鹤丸就激动非常外加热泪盈眶,至于鬼丸,鹤丸一点也不想见到。

本来也不是什么故知,只不过鹤丸之前和他打过一炮,联系过几次之后就渐渐淡了。鹤丸本来就不是长性子的人,更不习惯鬼丸这人的性格,怎么说呢,就是这人过于强势了,甚至称得上暴戾,就那次差点没把鹤丸怼散架了,三天没下得了床。

约炮说到底只是图一时爽快,给身体造成负担就太不值得了,鹤丸吃一堑长一智,决定以后坚决抵制鬼丸这类型的。他又不是受虐狂,没事吃饱了撑的找人虐自己。

鹤丸约炮也是有水准的,不是手机摇一摇随便一个陌生人就可以,他还没有浪到那种程度。如果不是经人介绍,他也不会和鬼丸有交集,也是有这层关系,之后他们才有继续联络过几次,不然鹤丸早把他拉黑了。

当然之后也就几次,大多数还都是鬼丸找他,大概看出鹤丸应付得随意,几次过后关系也就淡了,两人又都不是喜欢更新朋友圈的人,之后也忘记是谁拉黑了谁,以至于过去这么久,鹤丸都忘了有这么一个人。

 

没想到还会出演偶遇这一出,鹤丸心想自己只不过是去买个药而已啊,世界还真是小。

鹤丸一点也不想见到他,一条腿刚往左一迈想躲进巷子里,鬼丸就非常是时候地转身。

两人顿时大眼瞪小眼地对上了,鹤丸还保持着迈腿的姿势,看起来有点滑稽。

 

鹤丸讪讪地把腿收回来,“哟,鬼丸。”

“鹤丸?”眼前的男人也是一下就认出鹤丸,那张脸还是一如既往地冷着——其实也不是冷,就是一个人过于严肃了,还臭脾气,浑身上下就笼罩了层黑云般地,让人不愿意跟他有交集。

鬼丸说:“你怎么跑到D市来了?”

“D市人文和风景都好,我不是来取材么。”

鹤丸两眼望天地心不在焉,他感到鬼丸上下地打量他,这才想起自己就是出来买个药,根本懒得换衣服,披了个外套就出来了,睡衣过长的袖子一直垂了出来,盖住半个手背,下面的睡裤更显得不伦不类。

半长的头发被风吹得特别浪。

 

鹤丸很讲究体面,鬼丸赤裸裸的目光让他很不舒服,本来鬼丸这人他也不喜欢,刚打过照面已经算很给面子。鹤丸提了提手中的袋子:“家里有病人,我得赶紧回去,咱们改天再叙旧吧。”

鬼丸很会抓字眼:“你情人?”

鹤丸不想跟鬼丸说话,并向他扔了一个白眼,“我妈妈。”

“……”

 

回到家关好门,整个世界都清净了。鹤丸寻思这几天自己怎么这么衰,先是照片被盗,然后遇人不淑,最后……

鹤丸瞟了一眼床上的大猫,恩,还要照顾病号一枚。

 

三日月还在睡,鹤丸推了推他:“醒醒了,你这样烧着睡不醒,快起来把药吃了先。”

三日月睁开眼睛,半张的眼睛里水汪汪的,漫了层雾气似的。慢慢地蹭起来靠在床头上呼气。

“我生病了,好难受啊。”

浓重的鼻音让他的说话声有点像外星人,鹤丸差点没笑出来,把手里的药扔给他,“没事,应该只是普通感冒发烧,养养就好了。”

三日月很乖地撕开药包装,“你养我吗……”

“……”

 

鹤丸赶紧给他灌水,三日月呛了一下没喝下去多少,药片没咽下去还粘在舌头上,贼苦贼苦的。

“太,太热了……”

这人事情又多又娇气,眼泪汪汪地瞅着鹤丸,鹤丸也没办法,只好把水吹温了再喂给他。

三日月吃了药重新缩回被窝里,迷迷糊糊地又睡过去了。

 

三日月吃了药安稳不少,不会在梦中难受地哼哼唧唧,但还是有点烧,本来白暂的一张脸上泛着些不正常的红润,就这么躺着看起来怪可怜的。鹤丸用冷毛巾敷在他额头上给他降温,温起来的时候再反复地更换,直到下午才没那么烫了。

 

晚上三日月醒了一小会儿,精神看起来好了许多,鹤丸不是很有兴致同他讲话,把药片扔给他之后就自己在那儿给图片分类。三日月乖巧地靠在床上歪头看鹤丸在那啪啪啪。

三日月带着鼻音同他讲话:“不知道怎么就生病了,给你添麻烦了。”

这人在不作死的时候从来都是这么礼貌又周到,完全不会给人不愉快的感觉。

鹤丸敷衍地恩恩了几声,忙着手上的活儿,提取出同一组取景的照片不住对比,终于在选出一个角度清晰度都满意的,然后把其他几张都删除掉。

 

三日月看了一会儿道:“不知道你的照片里有没有我呢?”

“没有吧。”鹤丸道。“你想拍什么样的我随时可以给你拍。”

“好啊,那我可真是太荣幸了。”

鹤丸转头看了他一眼,“没什么,反正也是闲着。”

鹤丸忽然不是很喜欢三日月的礼貌周全,总觉得这样讲话的他有点“端着”,仿佛真实的意图埋在这样的礼貌周全下很深很深,让人看不透。

 


--------------------

三日鹤同人小说本《敌对关系》TB地址:戳我

三日鹤同人小说本《囚鸟》TB地址:戳我


评论(33)

热度(213)